208章 折腾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6:16 字数:3436 阅读进度:206/364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直到林大公子吐的东西很清了,芸娘都没敢喘口气,她的身上不少地方都被弄上了水渍,可她根本就没感觉,也没时间注意这个。

“绿豆水好了。”

陈致远又端了绿豆水来,厨房里还有不少碗,赵氏领着人正在使劲的扇凉。

“来,给他灌下去。”

芸娘摸了下温度,不热,然后又给林大公子灌了下去。

绿豆水能解毒,在他不知道他中了什么毒的情况下,用绿豆水解毒也是不错的法子。

绿豆水灌了两三碗下去,林大公子又吐了两次,芸娘看着他的脸色虽然灰白,可唇色却在慢慢的恢复着正常,这是不是说明他的毒性正在慢慢褪去呢?

这时听到林大公子的肚子咕噜噜的一阵作响,林大公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微眯,眼神透着一丝的迷茫,看向了芸娘。

其实林大公子一直没有陷入昏迷,最厉害的时间他也只是半昏迷,芸娘做的他都知道。

那个女子让陈致远捏开他的牙关,陈致远那么用力,他的脸颊怕是都留下了印子。

那个女子粗鲁的给他灌了一次又一次的东西,让他吐,还凶恶的喊着让他必须喝,好像他不喝就要和他拼命似得,一点也不温柔。

可他心里却起了一丝那么淡淡的感动,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他,这样紧张在意。

她的态度和语气虽然不好,可她却一直抱着自己,救治自己,自己多次吐在了她的身上,可她却从来没有看一眼,她这样的尽力。这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

看着林大公子看来的目光,芸娘的脸微微一红,并不是因为林大公子的目光多情,而是她明白了林大公子要做什么。

“你,过来。”

芸娘冲来财喊着。

来财几步就跨了过来,他虽然着急。可他怕自己影响芸娘救治,所以一直听芸娘的吩咐,现在听芸娘喊他,他很高兴,因为他看到公子张开了眼睛,嘴唇的颜色也浅了许多,公子应该是被他们折腾好了吧。

“你家公子要上茅厕,你扶他去。”

芸娘一松手,把林大公子交给了他的小厮。

来财急忙扶着公子。可林大公子不轻,来财又因为心神不安,又怕伤着林大公子,一下就没扶起来。

陈致远一伸手,帮着他扶起了林大公子,又同他一起搀扶着林大公子往外去。

看着三人都出去了,芸娘才敢透了一口气,感觉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她急忙扶住了凳子。才站好了身子。

好险啊,今日真的好凶险,没想到自己这番折腾还对了,要是自己没猜错林大公子现在应该没有性命危险了。

万幸的是林大公子中的毒并不是烈性的那种,要是砒霜或者是见血封喉的哪种毒.药,怕是自己根本就回天无力。

看来这下毒之人是算好了时辰。用了慢性的毒.药,就等着他来自己铺子的时间才发作。

发作以后,去请大夫,去抓药,来回可是不短的时间。怕那时间林大公子都没命了。

这不仅是要害林大公子,也要害自己一家啊。

若是林大公子救不回来,那后果……

芸娘想想都怕,此时才惊觉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那是忙的和吓的。

芸娘看看这屋内,地上全是污秽之物,不能呆人了,得清扫下才成。

芸娘走了出去,风一吹,她感觉到了一丝眩晕,昨天一夜没睡,心神烦乱,刚才又一直忙活,心神紧绷,此刻体力就稍微有些不支。

她站着稳了稳心神,就看到铺子的门口,赵春生,赵氏还有月季他们正在张望。

“芸娘。”

赵氏看到闺女的身影,焦急的喊了一声。

芸娘知道先头陈致远叮嘱过他们,不让他们去包间,他们又放心不下,才会在这里等着。

“没事,那位公子吃坏了东西,现在吐出来了,人没事了。”

芸娘过去解释了下。

“那人呢?这事他不会怪咱们吧?”

赵春生也很急,若是在他们铺子里出了事,他们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人在茅厕呢。和咱们没关系,他是在别处吃的。”

芸娘说了一句,看了看自己身上,又道:“那雅间不能坐人了,我去收拾一下。”

赵氏一把拉住了她,说道:“你别去,你去换身衣裳,顺便歇歇,我去收拾。”

芸娘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多处都有污渍,确实要换一下,不然这味道很难闻。

“舅舅,你去等着他们,等他们出来,把他们领到一个干净的房间,让那位公子躺会,我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不会走。”

芸娘和赵春生交代了一句,然后领着月季进了一间屋子。

后面好几间屋子呢,这个屋子是给芸娘和月季准备的,里面都有两套她们平时穿的衣裳,也有牀,累了还可以歇息下。

芸娘边换衣裳边道:“月季,你等会就去厨房招呼着,这快该上客了,我怕是没时间过去了,那位公子那里还有事没处理。你对王大娘和巧花婶子,你就说客人吃坏了东西,别的不用多说。”

“好。”

月季懂事的点头,她知道这里面的事不是那么简单,可大姐不说,她选择不问。

等月季走后,芸娘换了干净的衣裳走了出去。

问清楚了林大公子在那个房间,她让赵春生去招呼生意了。

赵春生眉宇之间有些担忧,嘱托了芸娘两声才走。

芸娘进了屋子,发现陈致远站在窗户处,牀上躺着林大公子,而来财就站在牀头。

“公子,公子,您怎样了?”

来财不住的喊着。

“你别喊他了。他现在哪有力气答你。”

芸娘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人折腾了这么久,任谁都脱力了。

她上前看了一眼,林大公子虽然肤色苍白,没有精神,可眉宇间没了黑气。嘴唇也不发乌了。这毒应该是清了,不过肯定伤了元气。

该!让你欺辱压迫我,现在让你遭这样的罪,也伤了元气,怕是得调养一段日子,活该你受罪,芸娘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那我家公子是好了还是没好?”

来财焦急的问着芸娘。

“你自己不会看啊。”

芸娘的回答把来财噎的不清。

“我又不是郎中。”

来财辩解着。他觉得公子好了,可又无法肯定。

“我也不是。”

芸娘的话让来财气结,扭过头去。算了,看在她那么尽力救公子的份上,自己不同她计较。

“你可请郎中了?”

芸娘想到那时间来财出去了好一会儿,应该是吩咐人请郎中去了,为何还没来。

“请了,我让车夫回镇子上拉郎中过来。”

来财估算着时辰,约莫再过会能差不多来了,那华郎中医术高明。又是公子的人,请别人他都不放心。

芸娘撇嘴。真是笨,镇子上一来一回得多久啊,不知道先在庄子里找一个啊,就是医术不是多高明,起码能想点办法解毒啊。非得死等着镇子上的郎中,那么远。等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芸娘懒得同来财说这些,问道:“你家公子中的毒并不强烈,究竟是怎么中的毒?你想想他今日都吃什么了?”

芸娘得问明原因,不然人家还以为是自己家在害他呢。

“早上公子吃了早饭。是白粥,花卷,菜有四样,一道是花生西芹,一道是凉拌鸡丝。另外两道热菜一道是炒羊肝,一道是炒的芽菜。粥,花卷用银针试过,这四道菜不但银针试过,都有来福尝过,并无问题。”

来财回想了一下,告诉了芸娘,他也希望知道公子是如何中毒的,不然这样太吓人了。

芸娘皱眉,这东西是没有问题,就是慢.性.毒.药,银针也会发黑的,那就是说,不是吃食了。那就奇了怪了。这毒是怎么中的呢?

“就这些?没别的了?香料呢?你家公子可用香料。”

芸娘总觉得有那里不对。

“就这些。没别的,我家公子也不用香料。”

来财认真的回答了芸娘的问题,他也在思索。公子中毒的事非同小可,若是那位在害公子,她是如何做到的呢?莫非公子身边还有她的人不成?若真是那样,一定得把人找出来,不然他连睡觉都不安稳。

“不!还有……”

这时间林大公子突然出声了,只是他的声音非常嘶哑,人也没有力气,后面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就断了。

芸娘朝他看了一眼,他面色苍白,连头都抬不起来,说一句话显得很吃力。正躺在那里喘息。

芸娘明白,他定是伤了嗓子,人也脱力了,不过这并碍事,养几天就过来。

“还有吗?”

来财皱眉,突然反应过来,道:“对了,我们出来的时间,来顺塞给我一包点心,说他看公子早饭吃不多,让我给公子带些公子最爱吃的点心,以防路上公子饿了,我就带上了,可来顺是公子的人,并且那点心我也先尝了,也用银针试过,并无问题啊,你们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那你家公子可曾吃了点心?是什么点心?”

芸娘隐隐觉得她就要明白了。(未完待续。。)

ps:谢谢简和玫瑰送的平安符,谢谢karlking投的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亲们周末愉快。(..)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