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栓子的心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48 字数:3478 阅读进度:157/364

栓看着自己的大姐,她的目光柔和,脸色却有些苍白,脑门也有不少的汗水,前面的头发都被打湿了,气也微微有些喘,应该是刚才追着二成媳妇跑累的。『推荐百度/兔淘淘*小/说/网阅读』.

“大姐最近很累,天儿这么热,可大姐总是忙个不停,让你歇会你也不肯,你的脸上都不好看了,总是白白的,我看着心疼,这胭粉豆的花可香了,轻轻一拍就能出粉色的胭脂,还有香味,我想着把这花栽到家里,给大姐当胭脂用,这样大姐的脸上看着红红的,就能好看了。”

栓喘均了气,轻声的把自己的理由说了出来。

栓的声音不大,可如珠盘一般,声声击在芸娘的心上,她感觉她的心在颤抖。

栓啊,这个弟弟,他竟然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脸色能好看些,所以才要那棵花,才和人争抢,为此不惜和比他年纪大的孩打架。

芸娘眼睛一闭,眼泪顺着眼眶就落了下来,她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人,可此刻她的心软极了,就如一滩水要化开一般。

“大姐,不难受,是栓错了,栓让你操心了。”

栓伸手替芸娘擦着眼泪,他自己也掉起了泪来。

芸娘一把抱住了栓,抱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了一般。

“你这孩。”

秦氏上前一把搂住二人,也红了眼眶,她如何不心疼啊。

月季也上了前,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她还狠狠的瞪了满湖和二成媳妇一眼。

满湖傻眼了,他不算个很坏的孩,就是看栓挖的花好看,心里也想要。所以才争抢的,可现在一听栓的原因,他觉得自己好像错了。自己好像还把花扯了,他低下头。

二成媳妇也傻眼了。她本以为是栓不占理,搞了半天是自己儿不占理,自己今个没讨了便宜,反而弄了这么一出,丢人啊。

看热闹的很多人心里也不好受。

“栓是个好孩儿啊,才这么大就知道心疼人。”

“是啊,说起来芸娘这闺女也是个好的,真不易啊。来了后就没歇过,整天忙着,看着让人心疼。”

“他家是不容易,月季那闺女不也是整日忙活着。”

“都是那些被银钱迷糊了眼的缺德货,看人家赚点银眼红,天天起五更搭黄昏的忙活。不管老的小的,就没歇过,当人家多容易,都歇着的时间,人家在干活。这热的天还站在那日头低下,被烤着,受那罪你们都不知道是啥滋味。丧了良心啊。”

……

门外看热闹的话声传了过来。

饶是二成媳妇脸皮再厚也觉得站不住,本来今个被芸娘吓成这样,她就够丢脸了,现在被这样一说,她恨不得钻进地缝去。

“娘,走吧,走吧,今个的事都怪我,不怪栓。”

满湖走到自己娘跟前拽着娘的衣裳。拉着她,他不想再呆下去。

“都是你个崽。没事找事,要不是你。老娘能受这么大的委屈。能让人指点,看笑话吗!”

二成媳妇照着儿的脑袋就削了一下,打的满湖眼泪汪汪的。

二成媳妇起了身,看了看芸娘拉着她儿就要离开。

“等下。”

芸娘站了起来,擦了下腮边的眼泪。

“你、你还想干啥。”

二成媳妇转过了身,想硬气点,可看着芸娘的目光,她又硬气不起来。

芸娘就那样站在那里,身体站的笔直,头微微昂起,声音凉道:“婶就这样闯进了家,声称要把我兄弟栓打的跪地磕头,若不是我和月季刚好回来,今日我姥姥和栓还不知道要被你如何糟蹋,现在婶知道了情况,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天下有这样便宜的事!”

“那、那你想如何?”

二成媳妇没想到对方不肯罢休,以前这都是自己做的事,现在反过来了,她有些不习惯。

“道歉婶不会吗?你放心,我家没那么龌龊,不会要你家的银。”

芸娘的脸上有些嘲讽。

“我、我不是都说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吗,哎呦,婶,你这事,这是一场误会啊,你可是饶过我吧,侄媳妇给你赔礼了,先前侄媳妇是不知道,现在知错了,您最是好不过,别和侄媳妇一般见识,把我当个屁放了,栓是个好孩儿,我心疼还来不及呢,咋会打他,我、我说笑呢。芸娘妹,你可再怪我了,若是往后我还敢,你砍了我还不中吗。”

二成媳妇再也没了来时的嚣张,哭啼啼的陪着礼,她一是不占理,二是真怕芸娘了,现在想起那明晃晃的刀贴着脖边下去,她还觉得后脊梁发寒,她今个差点就没命了啊,不行,回去一定好好的骂男人一顿出出气。

她这边刚说完,满湖接着道:“栓,对不住,我不知道你要那棵花是为了给你大姐做胭脂敷面的,我以为你就是觉得好看,我才抢的,我以后肯定不抢你的了,你原谅我这次吧。”

相比于他娘,他的话真诚了许多。

“算了,你也不知道,这次我不怪你了。”

栓大气的挥挥手,表示他原谅了对方,因为他觉得对方是真的认错了。

“算了,算了,你赶紧回去吧,往后也别来俺家了,俺们被你闹腾不起,没这闲心搭理你。”

秦氏摆摆手,看着二成媳妇,她觉得闹心的慌。

“芸娘妹,我能走了吧?”

二成媳妇又腆着脸问芸娘。

芸娘没说话,这样的人不值得自己费心神,她头扭了下,示意对方能走了。

反正今个该说的说清楚了,让人知道自己家不是那不讲理的人家,他们家占的住理。至于自己的恶名,她压根不在乎,她反而希望能传的更恶一点。这样便没人欺负上门了。

等二成媳妇领着孩离去,看热闹的人和秦氏。芸娘说了几句也都散去了。院里又剩下了秦氏,芸娘,月季和栓。

芸娘看事情解决,心神松了下来,可心神刚一松,她就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一般,身一软。就要往后倒去。

秦氏和月季都在芸娘旁边,看芸娘身一软,急忙伸手扶住。

“这是咋啦?”

秦氏着急的道,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就要晕了。

“奶奶,快把大姐扶进去,刚才大姐就是因为身不舒服才回来的,这一闹腾,大姐肯定受不了了。”

月季眼眶红了,怎么就这么多事。不让人消停呢。

“那,快,快进屋。”

秦氏和月季一边一个扶着芸娘。往堂屋去。

看着坐在凳上,面色苍白,虚弱的芸娘,栓心里难受极了。

“我去请郎中。”

说完他就又往外跑,他好怕大姐有个好歹。

“别、别去。”

芸娘出了声,她的声音有些虚弱。

她刚才就是力竭了,才眩晕的。没多大事。

“大姐,大姐,你没事吧?”

月季和栓连声问着。都带着哭音。生怕芸娘有个好歹。

秦氏也急的不行,她都想去掐芸娘的人中了。可看芸娘意思还清醒,便没动手。

“没事。就是刚才晕了下,跑累了有点热,不要紧,月季,你去,你去灶屋找湿的仙草给我拿来。”

芸娘让月季去,灶屋有前两天李二牛送的仙草,以前送的都晒干了。

“嗳,我这就去。”

月季擦了下眼泪,往外去了。

“你这闺女,身不好你也不和姥姥说,还拎着刀满院去追那二成媳妇。她哪有你重要,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可咋活啊,早知道是这样,姥姥就自己上了,哪能让你去。”

秦氏急的不行。心里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如芸娘。

“姥姥,这不是没事吗,都是我自己乱跑,您快别说了。”

芸娘不舍得秦氏自责。

“大姐,都是我不好,给你添乱了。”

栓低着头认错,

“傻瓜,哪怪你,是赶巧了,你是为了大姐,大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芸娘轻轻的替栓擦去了眼睛边的眼泪。

“大姐,仙草来了,你快吃下去。”

月季很快的跑了回来。

芸娘揪了几片,放在鼻下面闻了闻,微微的刺鼻,让她脑恢复了一点神智,然后放在了嘴里,一片清凉的感觉涌了上来,她觉得好了许多。脑不那么迷糊了。

“咋样?管不管用?不中的话就请郎中去。”

秦氏盯着外孙女的脸色。

“好多了。”

芸娘笑了一下。

“这就中,这就中,有用就中。”

秦氏心里念着阿弥托福。

“栓,那花死了吗?”

芸娘又问起了栓。

“我也不知道,我带回来了,我估摸活不成了。”

栓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不但没有拿回胭粉豆让大姐高兴,反而害大姐差点晕倒。

“没事,你拿来给大姐还成不,要是不成,大姐以后在镇找找买一棵。”

芸娘心里不想让栓难过。

“嗳,我去拿来给大姐看。”

栓跑了出去,脚步挺快的,脸上的伤心也少了。

芸娘接过秦氏递过来的温水喝了几口,又把仙草含在嘴里,精神清爽了许多。

看外孙女脸色恢复了些,秦氏才放下心来。(未完待续)

ps:谢谢雪花~飘~飘~送到和氏璧和粉红票,谢谢书友080606233831226投的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出门在外,就上移动版m..

--over-->(百味记../5/5969/)--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