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章 花香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42 字数:3363 阅读进度:145/364

其实陈致远之所以要给芸娘打预防针,他自己心里也是矛盾的。

昨天晚上他回去,他娘发了好大的脾气,说他不应该和赵家走的近,上赶着去给人帮忙,一点也不要脸面。让她听别人的闲话,以为她儿子多不中用,上赶着去巴结人家的闺女。

爷爷奶奶倒是没多说什么,不过看那神情也是不赞同的,觉得他不应该窝在庄子里给人出力,应该在镇子上好好照顾铺子,将来好找门镇子上的好亲事。

爹和兄长性格实在,但也对他帮赵家不解。

自己解释说,是看赵家辛苦,心里不忍,又想着请芸娘到时间来给自己家做饭,所以才相帮下。

没想到娘亲说,若是想请芸娘过来做饭,到时间给她银子就是,不必有过深的牵扯,说芸娘一家名声不好,和她们接触过多,对自己名声有碍,到时不利于自己的亲事。

陈致远眼内闪过不耐和心伤,其实娘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让自己娶表妹吗。

自己无心表妹,娘不是不知道,可她却不顾自己的想法,强硬的想自己应下,若不是自己倔强,说什么都不肯,怕是他早被逼着和表妹成亲了。

他陈致远要求不高,不要求书香门第,不要求对方家财万贯,不要求对方貌美如仙,也不要求对方贤良淑德。

他要的只不过是自己喜欢,自己中意,能让自己把她放进心里去,能让他觉得欢快的女子,只要多方心里有他,这样携手一生。足矣。

可这样的要求却是家人不许的。却是得不到体谅的,他们都觉得是为了自己好,可他们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一心给自己安排,不管自己接受不接受。

陈致远苦笑。神色却坚定,他认准的事情,绝不会改变,若是家人不许,他会让家人改变心意。

不过现在他不会强硬对抗,那样带给芸娘的便是无穷的麻烦和伤害,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等她长大,表明自己的心意,二人相扶相携的过日子。

“致远哥,你怎么了?”

芸娘看到陈致远有些走神,他心里并不如他所表现的这样平静吧。芸娘眼内闪过了然,陈致远怕是对自己真有那么一份意思?只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呢?

是从第一次在林子遇到自己帮了自己,还是从他第二次在林子里找到自己?或是从他那天轻轻帮自己按摩小腿开始?亦或者是从点滴相处之时开始的呢?

芸娘不明白,她也不敢想,对于感情,她是渴望而又害怕的。她都以自己年纪小为由,不去多思,可这不代表她不清楚。

“没事。没事,刚才想到了点事,愣了一下。”

陈致远笑了笑,然后转头又去装麦捆。

芸娘望着他的背影,眼内闪过淡淡的思索,却没有再多问什么。

就这样忙了三天半,才把所有的麦子都收了回来。

不等芸娘喘口气,就开始打麦子了,这里的麦子不像现代有机器。打起来很快很方便。

这里是靠人力的。

三里铺有打谷场,是专门打麦子的地方。

地方很大。可一到农忙时间,地方就显得小。要用就得排队。

由于打谷场在庄子的另一面,赵家离的远,就没打算在打谷场里打麦子,准备在自己家院子里打。

打麦子用的是石磙,圆滚滚的大石头,很重。

反正芸娘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去推,都是推不动的。

要用石磙反复的在摊开的麦子上碾过,这样麦仁才会脱落。

脱落完,有不干净的地方,妇人在旁边敲打一下,把麦仁打下来。

石磙很重,赵家并没有骡子和牛,完全靠人力拉。

看着舅舅那肩膀上的红道子,看着舅舅那使劲往前弓起的腰身,芸娘眼睛湿了,自己怎么这么笨,为何不买头牛或者骡子回来呢。

“舅舅,别拉了,咱们去镇子上买头骡子吧,不然这样拉下去你的肩膀可就毁了。”

芸娘跑过去让赵春生停下来。

“没事,没事,往年咱们家也是这样拉的,歇几天就过来了,芸娘不担心。”

赵春生笑着宽慰着芸娘,他不是不知道累,不知道疼,可家里就他一个男人,他不做,能靠谁。

还没等芸娘再多说什么,院子门口响起了叫声,她过去一看,却是陈致远拉着骡子进了院子。

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太及时了。

芸娘心里闪过感动,陈致远细心周到,真是没话说。

有了骡子,自然不用赵春生肩膀去拉了,他轻松了很多。不住的冲陈致远道谢。

陈致远微笑着站在那里,眼神却不时的看着芸娘忙碌的身影,翘起的嘴角,笑的很柔很暖……

这样又忙了三天,赵家的麦子全部打完了,都平摊在院子里晒着。

秦氏边做活边不时的拿扒犁翻翻麦子,为得是麦子晒的更均匀些。

赵春生和赵氏他们则在地里翻着麦茬,翻平整了,到时间麦茬聚在一起,可以在地里点燃,点燃的灰,算是给地的养分。

虽然芸娘说不想种庄稼了,可赵春生还是准备种一亩的玉米,半亩的花生,剩下的地足够盖屋子,多了也用不了,闲着太浪费。

赵家刚忙完,就到了庄子里农忙的时间,赵春生本要去给陈致远家帮忙,让陈致远拒绝了,说大爷爷请了不少的人来帮工,两家的地合在一起收,就不用赵春生去了。

最后赵春生被请去帮栓子的先生家收麦子,这是义务帮忙,指望着先生能对栓子好些。

舅舅不去,自己是跑不了的,那时间答应了陈致远去他家里帮忙做饭,庄子里是都知道的,自己如果不去,怕是到时间又有不少的闲话,所以芸娘决定去陈家。

陈家面对芸娘却有些犹豫,他不想芸娘辛苦,也怕自己的娘会脾气上来说不好听的话,但芸娘还是不想食言,怕庄子上乱说闲话。他也不想芸娘被庄子里人说,一时间陈致远心里暗怪自己莽撞,那时间没有处理好,才陷入了今日的局面。

这是芸娘第一次到陈家。

陈家的左边是一座很大的宅子,高高的门楼,朱红的大木门,一边关着,一边半开着,看上去很是气派。

她知道那是族长的家里,庄子里就林举人家和族长家是最气派的。

陈致远的家里门楼也很高,和旁边一样的大木门。

院墙磊的很高,芸娘踮脚也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真是不同啊,这房子比姥姥家气派太多了。什么时间自己也能赚钱给姥姥家盖个这样大的院子,一家人住在里面,肯定很舒心。

心里想着,芸娘微微咧开了嘴角,跟着陈致远迈过门槛,进入了陈家。

先入目的是一个大大的院子。

院子的地面非常平整,虽不是大理石或者石子的路面,可地面没有一丝坑洼,平平谭谭的,让人感觉很舒服。

芸娘四下看了看,陈家不像一般的农家会在院子里种些菜,陈家的院子里除了几棵年龄较长的槐树,桐树外,还有一颗桃树,上面挂了不少的果子,压弯了枝头,让人感受着丰收的喜悦。

左边还有一个花架子,上面爬满了牵牛花和丝瓜,而花架子的左右是两颗月季树。

月季的长势非常好,很粗壮,爬的很高,一直窜到了花架子的顶上,一颗是粉色,一颗的红色,千朵一起盛开,一眼看去,就好像那架子是用堆成的,让人觉得进入了花的海洋,就连空气里都是花香。

花架子下面是个石桌,旁边几把凳子,在下面纳凉倒是不错。

另外院子里还种了不少的花。

凤仙花,鸡冠花,美人掌,芍药,杜鹃都长的很好。

真好闻,芸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花香都吸入了肺腑中,她非常喜欢这两颗月季,以后自己也要养来玩。还可以用它来配菜,好看又清香。别有滋味。

“你喜欢那月季?”

陈致远本在前头领路,回头的时间看芸娘停在院子内看着花架子出身,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他便明了。

芸娘扬眉一笑,答道:“是啊,我从来没见过长的这样好的月季,它们能长这么高,开这么多花,我还是头次见。”

她不否认自己的喜欢。

陈致远的眼睛晶亮起来,眼神如波,低声道:“那月季本是野月季,是我从林子里移植过来的,我娘不是很喜欢,嫌弃是山野之物,我就把它们种在了那边,搭了个架子,没想到它们生命力那么强,竟然长的这么好,现在这里倒成了纳凉之所,我妹妹也很喜欢。”

芸娘有些惊诧,这些花草不都应该是女人喜欢之物吗?她本以为是陈致远的娘养的,图个好看,让院子充满花香,真没想到竟然是陈致远种下的。她怎么也无法把花和一个男人联系在一起,不过由此可见,陈致远应该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我去了那么多次,怎没在林子里见到过野月季?”

芸娘很奇怪,她去了多次,除了野菜,药材,野花,确实没发现有月季。(未完待续)

ps:谢谢吴千语,醉槿花清影送的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