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章 尽管放马过来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38 字数:3413 阅读进度:136/364

没多久赵氏起了牀,芸娘也跟着起来了,她好几天没管摊子了,今日开始要跟着忙碌了。

吃早饭的时间,芸娘和秦氏说了想买连二奶奶家地的事,秦氏倒是赞同。

“哎,说起你们连二奶奶那是个好人啊,也是个要强的,只是命不好,儿子就那样没了,那媳妇倒是个好的,也守得住,幸好有个孙子,孙女,还有个盼头,不然这日子咋熬啊。”

秦氏还是满同情连二奶奶一家的。

“那姥姥就去和连二奶奶说说,看这地她们卖不卖,说起来咱们买她家的地,价格是给的不高,不过往后开了铺子,请婶子去帮忙,必不会亏待了婶子,也算相互帮衬吧。”

芸娘没想过占人家的便宜。

“好,好,这事好,按你说的办,等会你们走了,我就去你们连二奶奶家一趟。”

秦氏很高兴,她是实在人,对于那些老弱孤寡,她也很同情,有能力,自然愿意帮衬。

“舅舅,等买地的事定下来,您没事的时间去庄子里问问,看看盖一个五间的铺子大概需要多少的银子,没事的时间去看镇子里看下桌椅板凳,看看大概要花多少的银子,咱们心里有数也好存钱。”

芸娘把这些事交给赵春生,他是男人,办这些事方便。

“嗳,我过两天就去问问,这真是要开铺子了啊。我都不敢想。”

赵春生爽快的应了。

“芸娘啊,要不地买了先放两年,这铺子往后再盖。这银子先留着吧。”

秦氏有些不赞同,她总觉得银子该先留着嫁女儿,娶媳妇,给芸娘她们攒嫁妆。

“姥姥,也不是立马要盖,不过先打听清楚了,以后盖的时间咱们也不至于着忙。”

芸娘明白秦氏的意思。老人的想法和她不一样,她不会硬着来。慢慢解决。

“你说的也是,多问问没啥坏处。”

秦氏点了头,觉得这话没错。

“奶奶,爹。大姐,咱们要是真盖铺子,那到时间我就能去铺子帮忙了啊。”

栓子边喝着稀饭边插了话,小脸上也满是兴奋之色。

“你好好跟着先生念书就是,铺子不用你,等我们开铺子的时间你要是学会写字了,到时间我们的菜牌子什么的,都由你写。”

芸娘笑着给栓子下达了任务。

“好,一言为定。我一定好好念书。”

栓子点了头,为了能写菜单子,他也会用功的。

等芸娘她们出了摊子。秦氏去了连二奶奶家,赵氏留在家中,芸娘回来了,她就不用出去帮忙了,她毕竟丧夫还不到一年,不是实在不得已。不会抛头露面。

芸娘她们的摊子刚摆好,就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而领头不是旁人。正是芸娘清早才想过的田桂花。

田桂花身后还跟着几个壮汉,不过张大壮并没有出现,这几人是她的娘家兄弟,被她叫来撑腰的。

看着她,芸娘并不奇怪,她料到对方会来的。

而赵春生和赵春兰却不喜欢田桂花。

“你们来做啥。”

赵春兰握紧了手里的水舀子,一脸怒色。

“看你这话说的不中听,我们能来做啥,我们肯定是来吃面呢,来照顾你家的生意呢。”

田桂花呵呵的笑着,不过她的声音却有些嘶哑,看上去精神也不是很好。

她率先一坐,然后对她的几个兄弟道:“都愣着做啥,赶紧坐啊,这家的面可是不赖,今个大姐请客,你们使劲吃啊。”

“是咧,都别客套,使劲吃,一个人吃他娘的十大碗。”

“今个可饱了口福了,那个大闺女,你先给哥哥下两碗,让哥哥尝尝你的手艺中不中。”

那些汉子都坐了下来,大声嚷嚷着。

赵春生气的青筋暴跳,握紧了拳,想冲出去。

赵春兰也脸如寒霜。

芸娘眼神一冷,面色却平静,她一把拉住了赵春生,冲赵春兰道:“姨娘,给他们下面。”

看芸娘这样,赵春兰咬了咬嘴唇,拿起了筐里的面条,走到了锅台旁,让月季点火。

月季低着头,遮挡了她眼内的愤怒之色。

“今个多往面条里加点药,我倒要看看你还会不会让我们肚子疼。”

田桂花大声叫嚷着,不出了这口气,她实在难受。她今日定要砸了赵家的摊子。

“肚子肯定不会疼的,嫂子放心就是,不过这身上会不会发痒,我就不知道了。”

芸娘冲她微微一笑。

田桂花愣神,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上会发痒?自己已经痒了两天了,难道这事和她有关系?可这几天自己并没有见她啊,她怎么能!

田桂花有些心惊。

“这小娘皮嘴还挺利索,大姐,你说一会儿咋收拾她。”

一个汉子看着芸娘问田桂花。

田桂花没有答话,心里却有些惊疑不定。

芸娘看都没有看哪个汉子一眼,反而冲田桂花道:“嫂子几日未见,怎么都不想和妹妹说说话吗。”

“我和你有什么话好说的!”

田桂花下意思的就反驳了一句,可说过之后,她看着芸娘似笑非笑的脸,她的心乱了,她肯定自己浑身发痒的事和芸娘有关系。

“你要和我说啥。”

田桂花的脸黑了,心里很不自在。

“既然嫂子觉得没啥好说的那就算了。”

芸娘拢了拢头发,一脸的不在意。

“你!你跟我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田桂花气呼呼的起了身,走到了旁边去,她打算好好问问芸娘,总得把事情弄清楚才是。

人不笨,芸娘暗自笑了下,然后跟了过去。

“嫂子要和我说什么。”

芸娘站在那里,这个位置能看清楚摊子,可摊子的人却听不到她们说话。

“你怎知我身上发痒的事,是不是你捣的鬼?”

田桂花开门见山的问上了。

“现在痒的不厉害,并且是隔两三个时辰才痒一次,痒的时间也能受的住,再不成就是挠挠呗,没啥了不得。”

芸娘的声音很轻,如鹅毛抚过人的心头,田桂花却身子发紧,因为芸娘没说错,说的正是她的症状。

“不过从明日开始痒的时间会越来越长,挠都止不住,会从骨头缝里发痒,痒的钻心,那时间就是把身上的皮都挠破了,也解决不了,我听说有的人觉得嗓子痒,把嗓子挠破也止不住,直接把脖子挠了个洞出来,那血流的……可还是止不住的痒,嫂子说那时间可咋办?”

芸娘说着还动了两下身体,好像很恶心害怕一样。

可田桂花却是另一个感受,听了芸娘的话,她的觉得她的骨头缝里像长了小虫子一般,像在啃咬她的骨头一般,痒的她忍不住想去抓。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怎么给我下的药!”

田桂花的声音有些凄厉,她好想掐住芸娘的脖子,想使劲的摇晃芸娘,可她不敢。

“这痒也痒不了太久,七七十九天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嫂子不必着急。哎,不过好多人忍不住,硬是把身上的皮蹭去了,还有的不堪忍受,直接一头碰死了,好可伶啊。”

芸娘嘴里说着可怜,脸上却带着嗜血的神采,让人有那么一丝的畏惧。

如果不这样,她镇不住田桂花,她必须让自己显得冷血无情,这样才能不被欺负。这样以后才能有安生的日子过。

“你好狠的心肠,你才十二,怎这样恶毒。你不是人!”

田桂花害怕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着道的。想想芸娘说的,她心里打颤。牙齿都有些发冷。

“恶毒?”

芸娘呵呵一笑:“若我恶毒,那嫂嫂算什么?若不是你逼上门来,我又何至于如此,你以为我愿意和你浪费时间磨蹭,若是你不贪心,若是你还有那么一点良心,我会下这样的手吗?嫂嫂别把一切都推到我的身上。你竟然狠心把我们母女赶出家门,那你便好生呆在张家庄就是,又来逼迫我们作甚!你都要害我们了,我还要让你欺负不成!”

芸娘说道这里,不等田桂花答话又道:“不妨告诉你,离开你们张家的时间,以前的芸娘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不是以前那个我。我不仅会做菜,更会下毒,想来嫂嫂已经知道,也亲身尝试过,不会怀疑我这话。”

芸娘说道这里,看着田桂花那副惊恐的表情,冷冷一笑,道:“嫂嫂记住我的话,要害我的人我不会放过,就像你这次一样,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你中毒,并且还让别人还查不出来,往后也是一样。有了这样的本事,我自然不惧你来,反正受罪的也不是我,你若是不怕,若是觉得身体能承受的住,觉得能欺负得了我,嫂嫂只管来好了,有什么招数,我尽管接着。绝不会让嫂嫂失望。”

田桂花看着这样的芸娘,听着这样的话,不住打颤,她今日本来是来寻芸娘的不自在的,想砸了芸娘的摊子,可现在她怕了,芸娘这下毒的本事,让她害怕,上次吃的亏,身体的疼痛她没忘记,此刻她不禁觉得身体发痒,更是胆寒。(未完待续)

ps:谢谢测绘一兵送的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