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章 亲密(粉120加更)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15 字数:3494 阅读进度:95/364

“今日都走亲戚,你咋不去你姥姥家?”

芸娘看陈致远又沉默了,她主动开口询问,只是眼内带着那么一丝的狡黠。qd她是知道原因的,不过想听听陈致远如何说。

陈致远并没有发现芸娘眼内的促狭,以为芸娘随口问问就道:“我出来练拳,等我回去的时间,爹娘和妹妹他们已经去了,反正我都这么大了,不去也罢。”

看他说的轻描淡写,芸娘忍不住扑哧乐了出来。

陈致远不解的看向芸娘,自己这话有什么好笑的。

“你是练拳忘了时间,还是压根不想去啊,你要是不去,你那叫明姐儿的表妹可是会失望的哦。”

芸娘打趣起了陈致远,她心里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把陈致远当个能谈话的朋友,在现代来说,这样真不算什么。

陈致远脸通红起来,还微微有些恼怒,那是被人说破心思的不自在。

他真的不明白芸娘怎么会知道这些,知道舅母一直想把闺女许配给自己,她是什么想法呢?

陈致远想到这里略带紧张的看向芸娘,芸娘眉眼弯弯,眼神明亮生辉,嘴角轻轻的上扬,很高兴的样子。

陈致远心里微微失落,她根本不在乎的吧,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意芸娘的想法呢。难道说……

陈致远不敢往下想去。

“我比明表妹大两岁,我一直当她是妹妹,没别的想法。”

陈致远声音低沉,他都不敢看芸娘,可他也不想芸娘误会。

“恩,你们是亲戚。一起长大,自然有份兄妹之情,我觉得既然你把她当妹妹,没有那个意思,这事你还是和你娘说清楚的好,不然她还以为你只是不好意思呢。要是给你把亲事订了下来,你再不同意,可就闹的不好看了,到时连亲戚都不好做。”

芸娘委婉的劝着,她没法说近亲结婚不好,只能这样说。

芸娘的话让陈致远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她是不愿意自己娶表妹的,他劝自己和娘说清楚,她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她对自己也像自己对她一样的心思吗?

想到这里陈致远有些激动起来。他甚至都来不及去想自己的什么心思,打量着芸娘,可芸娘还是那副样子,落落大方,并没有丝毫的娇羞。

陈致远心里闪过了失望,她看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嗯。”

陈致远低低的嗯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

“我并不是要管你的事,只是觉得你们是亲戚。成亲了有磕绊的时间不好处理,你不会嫌我多管闲事吧。”

芸娘看向陈致远。其实她不该去干涉人家的婚姻,她只是不想看到陈致远和他表妹生个不健康的孩子,那时间该有多糟心啊。

“不会,谢谢你,我本也没想娶表妹,是娘和舅母一直有这意思。”

陈致远说着话的时间扭过了头去。他们现在算是孤男寡女,竟然在谈婚姻之事,若是让人知晓,肯定有风言风语传出。

“那就好,不过致远小哥确实到了说亲的年纪。有没有中意的人啊。”

芸娘问的随意,问的时间心里还在想,好像这方面女子比男子要早熟,那月香才比自己大一岁,去年她才十二吧,竟然偷偷的相中了赵宗才,这男子十二三的时间可是什么都不懂呢。

她竟然问自己有没有中意的人,她是发现了什么吗?

陈致远的心忽悠一下到了嗓子眼,急切的看向芸娘,才发现芸娘的眼睛直视前方,微微仰着头,一副惬意的样子。

“没、没有。”

陈致远有些口吃,芸娘大方自然,可他却满怀的心事。

“没有也好,反正你也不大,不必着急,总有合适的等着你。”

芸娘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长辈劝慰晚辈一样,可她现在的年纪却比陈致远小好几岁呢,他们之间的感觉让人怪异。

“嗯。”

陈致远发现自己除了嗯就再不会说别的了,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哎。”

芸娘却在这时间叹息了一声。

陈致远的心揪紧了,她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心烦的事吗?

“怎么了?”

陈致远询问,声音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焦急。

“没事,就是觉得这里人出嫁太早了,女子十五就得说婆家,十六七就得嫁人,十六七懂什么啊,怎么也得二十二啊,不然二十也行啊。搞不清楚那么急做什么。”

芸娘抱怨着,这里的女子发育的较早,十二三像现代的十四五一样,可她习惯了现代法定年纪成亲,感觉这里不习惯,十六七啊,做了妇人,要生孩子,想想芸娘就打哆嗦。

陈致远则震惊的看向芸娘,她,她说要二十多才嫁人,她二十,自己差不多二十五了,像自己这么大的,怕是孩子都满地跑了,她才要嫁人,那不是还要八年吗?八年啊,自己该如何跟家里交代呢。

想到这里陈致远更是不能回神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着要等芸娘呢?难道自己内心深处是喜欢芸娘的,想将来娶她吗?

陈致远感觉自己坐不住了,心里乱糟糟的没个头绪。

“我们、我们回去吧,这里凉,不易久坐。”

他站了起来,再坐下去还不知道芸娘都要说些什么呢,他没法搭话。

“行啊。”

芸娘也觉得出来时间不短了,跟着站起身来。

可她坐了那么久,腿早被冻的没有知觉了,坐着还不如何,这一站就觉了出来,腿找不到感觉,木木的迈步,没有了支撑点,身子就往旁边歪去。

陈致远一直注意着芸娘,看她要歪倒,一伸胳膊拉住芸娘,又怕用力拉过了,急忙用另一只胳膊平衡住芸娘,让她站稳。

“腿麻了吧?你先站着别动,我帮你活下血。”

陈致远说着蹲下身去,让芸娘扶着他的肩膀,他的手则放在了芸娘的棉裤上。

“没事,我活动下就好。”

芸娘觉得这不是什么事,一会儿就好。

“你不要动,天寒凉气若是入了骨头,以后你会受罪的。”

陈致远说完犹豫了下,芸娘穿的厚,隔着棉裤捏的话,他怕力道掌握不好,起不到最好作用。

可自己也不能把手伸进去啊,虽然里面还有衣服,可芸娘是女子,那样不是坏了她的名节吗?

陈致远犹豫着不知该如何下手。

芸娘不明白为啥他不让自己动,他自己则愣在地上也不动。

“怎么了?”

芸娘问着,他要是不动,让自己活动啊,这样站着干嘛。

“隔着棉裤,我的力道掌握不好,若是重了,你就言语一声。”

陈致远说完把手放在芸娘的腿上,轻轻的给芸娘推拿穴位,活血。

芸娘惊奇,没想到他还会这手,不过这力道太轻了,他怕会弄疼自己吧。

“可以加重些力道。”

芸娘觉得这样感觉不大。

陈致远听话的用了力,可他是习武之人,手劲本就大,芸娘让他用力,他下意识的就用了力。

“哎呦,你想捏死我啊。”

芸娘叫了一声,好疼呢,不过她眼内并无怒气,对方是好意她懂。

“对不住,对不住,力道拿捏不稳,弄疼你了吧。”

陈致远连忙道歉,看芸娘没生气,他才放下心来。

“这棉裤厚,不好按,你把我棉裤卷起,帮我按几下吧。”

芸娘没多想,这是按摩活血,身体不尽寒气,她当然乐意,况且她里面还穿的有裤子呢,根本不怕什么。也是想着赶紧按完赶紧走。

“那得罪了。”

陈致远咬了咬牙,卷起了芸娘的棉裤,找到了穴位,把指头放了上去,然后又把棉裤放下,轻轻的按了起来。

芸娘倒没什么,就是觉得酥麻,还有种热热的感觉从脚心升到腿部,很是舒畅。

这边陈致远的脸已经红成了煮熟的虾子,连耳根都通红了起来,心跳的比平时快了好几倍。

他想赶紧按完了事,可又怕芸娘身子进了寒气,况且他有些舍不得放手,想这样一直按下去。

“好了,我感觉现在热乎乎的,很舒服,谢谢致远小哥。”

芸娘觉得差不多了,别说,这陈致远习武真有用处呢,他认得穴位,帮自己按这几下,确实很舒服呢。

陈致远没敢抬头,换过芸娘另一只腿来按。

“好了,你走路试试。”

陈致远终于住了手,脑门子上都出了汗,感觉这一会儿比平时他打套拳都来的紧张,其实他按的很快,没一会儿就好了,只是他自己觉得时间漫长,好像很久似的。

“哎呀,我的腿不麻了,还觉得热乎乎的,很好受呢。”

芸娘走跑了几下,还踢了几下腿,感觉舒服极了,哪还有刚才麻木的感觉。

“那就好,走吧。”

陈致远说完率先走去,他根本就不敢看芸娘,他的心还在蓬蓬乱跳,心里有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以前没有的,他也不懂是什么。

“致远小哥你有这手手艺,都可以开个铺子了,以后谁要是不舒服,不活血,你就可以帮人按了,生意一定很好。”

芸娘想到了现代的按摩,这陈致远的手艺可比那些按摩师好多了。(未完待续。。)

ps:谢谢保持联系0,龙吟月投的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百味记../5/5969/)--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