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章 萝卜水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07 字数:3467 阅读进度:79/364

赵氏看芸娘确实没大事,才放下心来。

“那好,难受你可得和娘说,别忍着,娘给你请郎中。”

她还是叮嘱了一句,然后去给芸娘打水,让她梳洗。

芸娘不是特别的有胃口,早饭吃的并不多,看的赵氏直皱眉头。

“姥姥,姨娘回来可是高兴的事,要不咱们今日吃扁食吧,吃萝卜肉的,咋样?”

芸娘提议着,现在这里的饺子还不叫饺子,叫扁食呢。

“中啊,我也馋这口了,往年不到过年可是不舍得包顿扁食的,今个咱们包扁食吃。春生一会你去割几斤肉回来。”

秦氏二话没说答应了,她也开心。

“哦,哦,吃扁食了,吃扁食了,我要吃三大碗。”

栓子大声的喊着,表达着他喜悦。

“让娘破费了。”

赵春兰眼一红。

“说的啥话,一家人啥破费不破费的,芸娘本事给家里赚了这老多的银子,她又和那夫人说了好话,竟然没要你的卖身银子,家里这下可宽裕了,天天吃扁食也够,只是你也到了寻亲事的年纪,还有芸娘和月季,我得给你们攒着,做嫁妆呢。可不能乱花。”

秦氏笑的眉眼都合不拢了,觉得自己现在过的才叫日子。

“我不急说人家,这钱给芸娘和月季攒着吧,嫁妆丰厚,她们也能说门好亲事,将来在婆家也站得住脚。”

赵春兰脸色通红,可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并没有立即嫁人的打算,刚赎身出来就嫁人的话,她觉得对不住家。她想在家里多帮两年的忙,好好尽尽孝道,要知道嫁了人就是人家的人了,再想帮村娘家可就难了。

“这事先不说,等有合适的再说。娘心里有数。”

秦氏说完拍了拍赵春兰的手,眼角却看了大闺女一眼。

发现她虽然高兴。可眼内也带着淡淡的羡慕和哀愁,想来她也是不甘心的吧,她心里定然还想着那赵有义,哎,害人啊。

赵春生割回了肉,放好了案板,清洗干净,然后开始剁了起来。

剁肉是个力气活,要把肉剁碎没把力气可是不行的。所以他自愿的干了起来。

这边一个大锅烧开了水。大大厚厚的白萝卜片丢进去煮了起来。

这看火的活计自然用不到芸娘,有赵氏,赵春兰和月季呢。

她赵了个捣蒜用的蒜臼,然后她清洗干净,把鱼锏放进去捣碎。

一股难闻的味道立即充满了灶屋。

“芸娘,你这是弄的啥,咋这难闻?”

秦氏最先出声询问,还抽动着鼻子。显然是不喜欢这味道。

“姥姥,您别觉得这东西难闻。这可是好东西,是秘方,等我弄好你就知道了。”

芸娘神秘一笑,她不打算和家里说的太多,不是怕信不过家里人,是怕她们担心。也是因为她们实在,怕人问起说漏了嘴。

芸娘把捣好的鱼锏弄了出来,自己也嫌恶的抽了下鼻子,确实不好闻呢。

她甩了甩头,头有些晕沉。

看她这样。月季和栓子忙过来给她帮忙。

就这样几人捣碎了几味林子里常见的药材。

然后又把大料丁香一类的捣碎,都混合在了一起。

鱼锏的味道倒被遮盖了许多,又在空气中挥发了半天,倒也不显得那么难闻了。

芸娘找过了纸包把东西分开装好,别说,这些还真不少,她竟然包了十来包。

芸娘吐了口气,笑的眉眼弯弯,这次能应付过去好几个月了,她也不必和袁府打交道了。心情还真是舒畅,一时连头也不觉得那样疼了。

众人多少明白芸娘是为了什么,赵春兰更是清楚,这肯定是芸娘给夫人做的秘方配料。

她鼻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为了自己,芸娘把绝密的配方交出来,不是至亲之人怎会如此,自己欠她的,欠大姐的,容她以后慢慢偿还了。

芸娘的秘方出炉,这边一大锅的萝卜也煮好了。

芸娘看了看,萝卜水的颜色是青色的,不过并不透亮,变的浑浊不堪。她没让月季停火,反而扔了不少生姜片进去,继续炖着。

月季不明白大姐是做什么,不过大姐这样做自然有她的道理。

从大姐赚银子把赵春生赎身,又把银子拿回来,月季更是佩服这个大姐了。一切以大姐马首是瞻。

芸娘看了看,熬制的差不多了,汤汁更稠了,才让月季撤了火。

她盛了几碗出来,然后分给了大家,让一人喝一碗。

“这是做啥?萝卜水有啥好喝的。一股子怪味,不喝也罢。”

秦氏不解外孙女的用意,嘟囔着,现在家里也不却吃的,这都要包扁食了,做啥喝这个。

“姥姥,我稍微有些着凉,我怕传给你们,你们就都喝一碗吧,我听人说这萝卜生姜水能防人得风寒,也能治疗风寒,反正咱们刚好熬了萝卜水,有备无患,都喝碗吧。”

其实芸娘从说吃萝卜扁食就有了打算,萝卜加生姜水确实能治疗感冒,预防感冒,所以她提议吃扁食,不仅有吃的,还能喝。一举两得。

听芸娘这样说,秦氏不说什么,端起碗喝了。

“噗,不好喝。”

栓子也吹着尝了一口,随即苦着小脸吐了出来,

“栓子乖,喝了就不难受了,要不这几天你就不能来大姐身边了,不能和大姐说话,玩了。”

芸娘柔声劝着,她自己也吹着喝了起来。

要趁热喝才有效果,不过真是好难喝啊,芸娘也差点吐了。

一股子萝卜的味道,并且非常浓烈,好闻也就罢了,问题是不好闻。真像姥姥说的,一股子怪味,又有股辛辣呛口的味道,她也好想吐出来啊。

可看看姥姥,舅舅,娘亲和小姨都喝完了。她们都是受过苦的人,也是大人,比孩子能经受些,不好喝也不会说什么。

可栓子和月季也和芸娘一样,栓子小脸苦巴的厉害,全部皱在了一起,像个小老头一般。

月季本是个乖巧懂事的,可现在秀气的眉毛也皱在一起,有些不愿意端碗。

芸娘看的好笑。勉强把嘴里的萝卜水咽下,然后捏着鼻子往里灌。

喝了两口她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吐口气,看了看碗,还有很多呢,看来想法是美满,以为一口气能喝完,可现实却是骨感的。难喝啊。

最后芸娘一横心,也不品味了。大口大口的往下灌着,好不容易把萝卜水喝的剩个碗底了,她忍住心里一阵阵的反胃,放下了碗。

心里却在寻思,这不可能喝一顿就好啊,起码得喝个三五天。可这样难喝实在让她无法下咽。自己是不是得改良下这罗卜水的味道呢。

等她寻思好,那边已经盘好了扁食馅。

猪肉,大葱,姜末,加上剁碎的萝卜。芸娘炸了些料油放了进去,尝了一口,咸淡正好,喷喷香。

秦氏和赵氏是擀皮的,只见小擀面杖在她们手里飞快的转着,一张张圆圆的皮子就出来了。

赵春兰领着,月季和芸娘包,栓子在旁边看的眼馋,想捏形状。

可皮子到了他的手里却不听话起来,他捏了一个,却是歪七扭八的,还有的地方漏出了馅,搞的他脸通红。

“栓子,去,这么多人干活呢,不用你,你去找你那一般大的玩去吧。”

秦氏把擀面杖在案板上矗了下,赶起了栓子。

栓子本是好意想帮忙,现在看自己不是那块料,就红着脸跑出去玩了。

这边月季看芸娘的扁食包的好看,虽然她没捏什么花型,可一个个扁食圆丢丢的,看着大小模样全部一样,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不像自己包的大的大,小的小,有的圆,有的扁,就连姨娘也比大姐差的远了。

“大姐,你教教我呗,我这里总是捏不好。”

月季小声的问着芸娘。

芸娘因为喝了碗热乎乎的萝卜水,这会身上出了不少的汗,身子倒爽利了不少,人也有些精神了,看月季请教她,她便耐心的教起月季,如何拿皮,如何打馅,如果捏折,边说边示范,让月季听看个明白。

月季不笨,学的很快,不一会就包的似模似样了,就连赵春兰也跟着学了起来,屋子里的气氛很是温馨。

包了两锅排的扁食,这边芸娘刚把馅放在皮上,正和赵春兰还有月季讲着月牙扁食该如何包时,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她耳朵一动,听声音是男声,这都快到饭口了,是谁来串门呢?

随即她放松下来,外面有舅舅招呼呢,用不着自己,自己包自己的扁食就好。

她告诉了二人让二人学着,她自己也开始飞快的捏起扁食来。

不一会儿,赵春生进了灶屋,先喊了秦氏和赵氏一声,把目光看向了芸娘。

舅舅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让芸娘皱眉,难到刚才的来人是冲自己来的?会是谁呢?

忽然芸娘灵光一闪,难道是周夫人派人来的,不是说了让舅舅送去吗?她打算让舅舅吃了晌午饭就送去的,会是她派人找上了门吗?不会这么沉不住气吧,这也不像周夫人的作风啊。(未完待续。。)

ps:谢谢古言迷,朋友交一辈子,刮痧板6,莫临沧投的粉红票,看粉红80了,要加更了,不过雪有些感冒,头疼,难受的很,把加更放到明天。明天三更,谢谢亲们的支持。(..)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