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章 坑不死你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5:03 字数:3537 阅读进度:67/364

车上的芸娘因为是背对着,并不知道来了人,听了舅舅的声音,她挑了眉毛,二公子,他不是在那周夫人处吃饭吗?怎么会在此处,拦住他们做什么,为了自己不给他做菜?这人怎么这样,一个大家的公子,真是闲的没事了。

袁世清看着面前的汉子眼眸内多了几分不耐烦,他心里也憋着气,想他堂堂袁府内的二公子,嫡子,将来的家业都要他继承的,什么时间吃过这样的亏。

被一个丫头连续拒绝了两次,这不是打他的脸吗?若是她欲迎还拒的手段,不错,她确实引起自己的兴趣了,谁让她两道鱼都做的好吃,让他对她的手艺感兴趣,更想一尝肉食呢。

“我和那个丫头说几句话可行?”

袁世清懒得和赵春生纠缠,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他找芸娘。

“这?二公子有啥话说吧,天色不早了,我们还得回去呢。”

赵春生说的实在,可却让袁世清不满。

他上前几步,看着那裹成一团的丫头,她一动也不动的坐着,就露了个脑袋在外面,下半张脸又在围脖内,只余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很明亮,如繁星一般,却没有什么温度,还带着一丝丝的不耐烦。

“见了本少爷为何不下来行礼。”

袁世清的话带着两分的恼怒。

芸娘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被娇惯坏了的孩子。

“我又不是你家的下人,为何行礼,有话说吧。天冷呢。”

芸娘淡淡的说着,意思是你没话的话可以闪了,别耽误我们回去。好狗还不挡路呢。

“我吩咐人让你给我做肉食你为何不做。”

袁世清不满意,不满意芸娘的这份态度。他想看到芸娘吃瘪。

“没见着你的人。”

芸娘就这样答了句,她没说错,她确实没见着他派去的人。

“休得胡说,我吩咐了丫鬟去找你。我要在母亲处用饭,让你做几道肉食。你明明知道为何不肯做。”

袁世清想咬牙,这个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实在可恶。

“你是公子金贵,你的丫鬟也金贵,反正我一直在厨房忙活。没见着你的人,没听到你的吩咐。”

芸娘还是那副表情。

“那我现在的吩咐你可听清楚了,我要你给我做肉食。”

袁世清压下火气,他能看出芸娘没说谎,定是自己的丫鬟自持身份,就没进厨房随便说了一声,这丫头连自己的面子都不卖,丫鬟不亲自告诉她,她更是有理由不做了。

“不做。”

芸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都这时辰了,况且她今日也累了。胳膊疼呢,还回去给他做吃的,没毛病吧。

“为何!”

袁世清是咬着后槽牙说的,眸子内冷意连闪,还从来没人这样连续拒绝过他。

“今日的鱼我已做完,别的不在我的份位之内。您老想吃另找高明,抱歉。请让让,我们要回去了。”

芸娘懒得磨牙了。

“呵呵,你是不会做吧。”

袁世清用上了激将法,但凡有手艺的人,生怕别人说她不会,这个丫头还小,肯定受不得激。

“是啊,我不会,舅舅,咱们走吧。”

芸娘冲赵春生说了一句。这么幼稚的手段就想激怒她,把她当孩子了吧。

“嗳,二少爷,那我们先走了。”

赵春生躬了下身子,他看着这大家的公子不自在,也不知道咋说话,虽担心芸娘得罪了人,可他也知道芸娘比他中用了,他只听着就好。

“站住,若是你不应,我就去找母亲把赵春兰的卖身契要过来,让她做了我的丫鬟,你想赎也赎不了。”

袁世清看他们要动身,低呵了一声。

赵春生的后背一僵,急忙停了下来,呐呐的说道:“二少爷,这可不中啊。这我们都和夫人说好了,做好了鱼,就让我们给我妹子赎身的,您、您咋能这样。”

芸娘眼内冷光一闪,他这是在威胁自己吗。

袁世清高高的抬起了头,他不愁对方不听他的。

芸娘掀开了棉被,站起了身,从车上下来,径直了走到了袁世清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眼眸内波光流动,动人心弦,可这波光太冷,让人打颤。

她知道,若是对方一定要这样,那她和夫人的约定可以不作数,她人单势孤,斗不过袁家。可就这样让她低头,她怎甘心!

袁世清被芸娘看的有些不自在,这丫头年纪不大,定力惊人,这眼神竟然让他都有些动容。

正当袁世清以为对方要说什么狠话之时,那丫头突然笑了。

那笑容极明媚,如百花绽放,美丽多姿。

“好,你喜欢肉食,等我下次来做于你吃便是,你要几道?”

芸娘竟然应了下来。

她这是低头了吗?

袁世清心里升起了无趣感,没意思,就这样就服软了,不好玩。

其实这个袁世清作为大家的嫡子,又岂会是他表面表现的这样简单,他可是会伪装的,之所以和芸娘纠缠,也不过是看她有两分的意思,解下闷罢了。

“几道?看来你会做的不少啊。”

袁世清的声音有些发懒了。

“多了不敢说,上百道没问题。”

芸娘淡然的说着。

“好,那下次你就做一百道给我尝尝吧。”

袁世清觉得无聊了,不过还是出言为难芸娘。

“好。”

芸娘点头。

袁世清神色不耐起来。刚想说什么打发芸娘走,就听芸娘又道:“到时也请公子准备好银子。”

“银子?什么银子?”

袁世清愕然,怎么问他要银子?

“请人做吃的不要付银子吗?公子既然要芸娘给你做百道。那就请公子准备百两银子吧,到时间芸娘定倾力而为。”

芸娘说的正儿八经,做吃的给你可以,但你要付钱,一道菜一两银子,我坑不死你。

袁世清心内升起怒火,好个丫头。竟然耍他,一道菜一两银子的工钱。酒楼也没这贵的。

况且他虽每个月领着月例银子,可一个月也只有二十两,就算他参与了家族的生意,可一个月也没一百两。她竟然敢和自己要一百两!

“你竟觉得自己的手艺,一道菜值一两银子,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袁世清不忿的撇了嘴。

“觉得不值,公子可以不用芸娘啊,芸娘决不强求。”

芸娘微微一笑,是你上赶着的,以为我愿意啊。

袁世清一噎,这丫头太气人了。

“好,下次你来给本公子做十道。若是不好吃,本公子不会付你银子。”

袁世清虽然不忿,可打定主意让芸娘做了。想让自己退步不用你。门都没有!

“怎么?不要一百道了?”

芸娘说完看了袁世清变了脸色,急忙又道:“谨遵公子吩咐,那我们先告辞了。”

她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去吧。”

袁世清挥了挥手。

看着车子远去的背影,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这次交锋他没占到便宜,菜是让这个丫头做了。可他也付出了银子,还是那丫头占了便宜。可他并不觉得难受,毕竟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丫头,可比十两银子来的重要。

回去的路上芸娘有些沉默,赵春生也没说话。

一直快到庄子口,他才说道:“芸娘,那大家的公子哥沾不得,那二公子咱们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他那银子咱们不要也罢。”

赵春生的意思,芸娘如何不明白,他是老实人,只想过本分的日子。

自己何尝不是呢,可本分的日子又岂是那么好过的。

“舅舅,我知道了。”

芸娘不想和舅舅犟嘴。

“恩,那回去这事就不和你姥姥还有你娘说了。”

赵春生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

“恩。”

芸娘点头。

说起姥姥和娘她也心烦,二人表面看上去什么事都没有,可她知道,风平浪静下隐藏的是暴风雨要来的节奏啊。

到了家门口,栓子果然等在那里,边喊着二人边和里面报信。

进了屋门,热水已经打好,二人洗了脸,又接过了热水喝了几口才觉得暖和。

吃着饭菜,芸娘讲了回来晚的原因。

“是这样啊,没事就好,左等你们也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可是担心死我了,以为有啥事呢。”

秦氏长出了口气,放下心来。

赵氏柔柔的看着女儿,眼里满是慈爱和自豪。女儿有本事,她这个做娘的也开心。

“芸娘,这次去还是没见着你姨娘?”

秦氏忍不住又问了句。

“没,说姨娘当值呢。”

芸娘也知道,这肯定是周夫人故意吩咐了人,不让姨娘过来见自己,为得是让自己好好的做菜。

“哦,也是,这给人当丫鬟,总是得听人家的。”

秦氏暗叹了口气。

“快吃吧,吃完好好去歇着,今个你也累着了。”

秦氏又说了一声。

芸娘吃完梳洗过后躺在牀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黑暗中的赵氏睁着双眼,听着闺女均匀的呼吸声,好半响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她想和芸娘说些什么,可每次话到嘴边她就说不下去。只能这样在深夜里叹气……(未完待续)

ps:谢谢龙之战宝2投的粉红,够40票了,雪去码加更的章节,晚上还有第三更。雪呼唤粉红,亲们继续支持啊,谢谢姐妹们了。。.。(..)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