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 舅舅回来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26 22:54:08 字数:2666 阅读进度:13/364

“你到了哪?”

赵氏追问,神情紧张。

“我也不知道,我到那个地方是个大屋,屋里有个桌,上面全是好菜,看的我可馋了,想吃。”

“可那桌上后面还坐着一个人,他的脸黑黑的,还带着个很奇怪的帽。他盯着我看,我很害怕,哭了起来。”

芸娘的话让赵氏惊奇,这是个什么地方,她咋从来没听说过,可闺女又不像说瞎话。

“那脸黑黑的人一直盯着我看,还和人说什么,我养寿未尽,不应该跑到这里来,责怪他手下的办错了事。”

芸娘这句话惊的赵氏差点跳起来,这闺女莫非进了地府不成!

她看到那个黑脸的人莫非是阎王?

对,对!都说阎王是黑脸的,闺女见的肯定是,只是闺女不明白这些。所以才不知道。她咋会到了地府,咋会又活过来,这些让她想不到了!

“接着呢?”

赵氏追问,声音带着颤抖。

“我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心里很怕,我想娘,我想回来找娘,可不知道为啥我动不了。”

“接着…接着屋内又来了两个人,我一看,那竟然是我两个…爹。”

芸娘很艰难的才叫出了爹,为了圆谎,她只能这样。

可芸娘的艰难取信了赵氏,她觉得闺女定是害怕和惊奇。

“你见到了你两个爹?他们可好?”

赵氏紧紧抓住了芸娘的肩膀,她确定闺女的魂魄肯定被地府抓过,不然不可能见到她两个爹,要知道那二人都已经死了。

“我听说我亲…爹在那黑脸的人身边做了个小官,是给黑脸人管伙食的。”

“我后来这个…爹要准备去个好人家,说他什么积福了,要享福之类的。”

“我那两个…爹都求那个黑脸的人,说我还小,不应该来,让他放我走。”

芸娘说着话,赵氏一直发抖,敢情自己头一个男人竟然做了阎王爷身边的伙夫头吗?

第二个男人竟然要投胎了,也是,他生前为人挺好,对她们母女也算优待,是该投个好人家。

“因为你两个爹的求情,那黑脸的人放了你?”

赵氏问着闺女。她有些信,因为她相信若不是真的,闺女肯定编不来这些。

“恩,他说放了我,我那个亲爹又说放心不下我们,就求那个黑脸的人发慈悲。”

“那人说,既然你现在是伙夫,那就把这本事给你闺女吧,接着他就朝我挥了下袖。我感觉脑里多了点东西。可具体是啥,我也不知道。”

“我两个…爹说让我赶紧走,让我回来好好照顾娘,让娘过上好日。”

“我醒过来后就在娘的背上了,娘背着我回姥姥家。”

“我也是才知道我脑多了很多菜谱,好多我都没有见过,不知道是咋来的。”

“难道是那黑脸人袖一扇,它们就进了我脑里?”

“对了,他们还说,让我不要把这些告诉人。不过娘问我,我想应该没事。”

芸娘编了假话,古人信鬼神,有过这一次,她相信往后赵氏不会再问了。

她不可能说实情的,难道告诉赵氏,她的灵魂不是她闺女了?她相信赵氏肯定不会接受。

赵氏有些发怔,这些是她没有想到的,可闺女说的合情合理,这么说,她这做饭的手艺是阎王爷赐下的?

这也算是福气吧,自己两个男人都得了好报,还福泽了闺女,给了闺女一手好厨艺让她回来照顾自己。

他们都没忘记了自己,就是身在地府也惦念着自己,自己活的真是够本了。

赵氏眼眶红了起来,一把搂住了芸娘,掉下了眼泪。

“娘,您怕我吗?”

芸娘轻声问着,带着丝不安,她不想失去这份亲情。

“傻闺女,多咱你都是娘的好闺女,娘怕你做啥,你这本事是阎王爷赐下的,是靠了你两个爹的福泽,娘高兴还来不及呢,有啥怕的。”

赵氏给闺女擦了下眼眶,因为芸娘也见了泪。

“不过这事你往后可不兴和人说了,就是你姥姥她们也不能说,让人听见了不好。”

赵氏交代闺女,男人交代过不让说出来,可闺女告诉了自己,自己不会说的,也不能再让闺女说了。

“恩,我只和娘说。”

芸娘靠在了赵氏怀内,心里默默说了句对不起。

这事就算搁下,赵氏搂着芸娘,母女二人一起歇了个午觉。

第二日如正常过去,就到了正日。

这是祭祀节,对于赵家是很重要的日。

一大早栓就去门口守着了,他想看看爹能不能拿回来肉。

虽然大姐说就是没肉也能做好吃的,可他还是觉得肉最好。

芸娘领着月季去了后院。

后院内种了些菜,她得提早做准备。

土豆饼她没有打算再做,因为土豆饼要趁热好吃,凉的话会显油腻,也不发脆,失去了味道。

她拔了一颗大白茶。现在的大白菜还略微显嫩,还没有完全长好。

又扒了红萝卜,揪了黄瓜,摘了辣椒。

然后去清洗干净备用,若是舅舅带不回肉来,她就用这些食材做。

时间在等待中过去,日头升起老高了。众人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若是有肉拿回来,现在早该到家,看来是没希望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会儿,门口传来了栓的喊声。

他惊喜的叫着爹,可看着爹空空的双手,他眼内略带失望。

“奶奶,姐,大姑,你们快出来,爹伤了……”

栓的声音传来,连芸娘都跑了出去。

院门口进来一个大汉。

大汉身高七尺,身材魁梧,一看就很结实。

他二十六七左右,四方脸,脸孔微黑,相貌忠厚。

他的眼眶有些发青,脸上带伤,像是被人打了。

身上是粗布的青色褂,褂上有两处破了,像是被什么撕破一般,下身是黑色的粗布裤,脚穿黑色的布鞋。

布鞋的颜色很脏了,一看就走了很多的。

“春生你这咋了?咋弄的?”

秦氏疾步上前拉住了儿,连声问着。

“娘……”

赵春生诺诺的开口喊了一声,脸色尴尬,眼内带着丝愤怒的光芒。

“快进来。伤着哪儿了?可要紧。”

秦氏拉着他进了院,仔细观看。

“没啥,都是皮外伤。”

赵春生答了一句,然后把目光放在了陈氏和芸娘身上。

他上下打量了好几眼,刚才听见儿叫大姑他还奇怪呢,现在看来真是。

“春花大姐?你是芸娘?是你们吗?你们回来了!这是真的吗?”

他神情激动,眼内带着惊喜和不可置信,这简直就跟梦一样,他有多少年没见这个大姐了啊。

——————————————

家里电脑主机内存条坏了,今年已经是坏第次了,机器老,修理的人都说内存条都是二手的,没新的,用不了多久。哎,这台机器也用了八年了,好习惯,不舍得。下次再坏,看来要买新主机了。谢谢sunnywow9,伽送的平安符,谢谢karlking送的和氏璧,非常感动,谢谢大家的支持。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