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陈姓致远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5:13 字数:2715 阅读进度:10/364

她活动了下手脚,还好,都能动,应该没伤着。『推荐百度/兔淘淘*小/说/网阅读』

“多谢小哥相助。”

芸娘躬身道谢,虽然礼行的四不像,可表达了她的感激之情。“不必。”

少年冲芸娘点头,救人危难是习武之人本该做的。

他微微打量了芸娘一眼。

面前的女不过十岁出头吧,身纤细,面色有些发黄,不过眉目尚算不错。看着挺讨喜的。

“不知小哥如何称呼。”

芸娘觉得人家既然帮了自己,怎么也得问下对方的姓名。

少年看着芸娘沉默了下,自己并不认识对方。应该不是他们庄的,可这附近并无别的庄,她是如何来的?

“我姓陈,你是何庄的?怎么只身来到了这里?”

陈姓少年问着芸娘。

“我是同我弟弟一起来的。”

芸娘答了,看了眼自己手内的猴头,还好,并没有碎。

“那好。既然你已无事,那就快些出去吧,林里有不少野兽,这里虽然是前山,还是不要久待的好。”

陈姓少年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小哥,等等。”

芸娘急忙唤住了他,开玩笑,她迷了,让她自己出去,转到天黑都出不去,好不容易遇到个人,他又不像坏人,自己怎能错过。

陈姓少年叫陈致远,本是里铺人,他自幼得了奇遇,遇到高人指点武艺,因为外人并不得知,所以他常一个人来这林内打拳。

今日无意让人撞见,他没有扭头就走,是救人心切,现在人没事了,他不愿和芸娘纠葛。

所以芸娘一喊,他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埋头往前走。

“我不认识,走不出去了。”

芸娘大喊一声,她得让对方知道她不是故意纠缠。

陈致远听了芸娘的喊声,脚步顿了下,又往前走了两步。

芸娘看他没回头,心内有些失望,既然人家不愿意帮助,那就自己找吧。

芸娘低着头,却没有发现陈致远走了几步又慢下了脚步,终是停了下来,转回了身。

芸娘正准备转身仔细寻,却见眼前的光线被遮挡住了,是那少年又转了回来。

芸娘嘴角上扬,在这个林里,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她心能安定少许。

“你是哪个庄的?”

陈致远问着芸娘,对方还小,既迷了,那自己把她送出林便是。

“我是里铺的。”

芸娘脆生答了,眼前这个少年人还不错,做个邻家大哥哥合适。

陈致远蹙眉,怎么可能,一个庄的,自己为何没有见过她?

“我也是里铺的,为何我不认识你?”

陈致远追问芸娘,眼内的光有些冷。

“我是才来里铺的,我姥姥家住在这里,我舅舅叫陈春生。我是和栓一起来的,我第一次来这个林,结果就走散了,我越走越远,迷了。”

芸娘给对方解释清楚了,以免他再发问。

陈致远点头,对方说的倒也合理,这几个人他都知道,陈春生家里较穷,栓是常到这里捡柴火,至于他家的亲戚,却不怎么熟悉。

“跟紧我。”

陈致远没在多话。迈步前走。

芸娘急步跟了上去,走的时间她又四下打量了一眼。

其实她是在找猴头。

她手里有一个,不过猴头一般都是相生。

一般发现一个,在它的对面不出5米的距离内必定会有另一个的存在。

可今日自己是跟着别人走,她不愿意给人添麻烦,让人帮自己寻找另一个。

事事本无绝对的完美,自己得到一个就好了。

芸娘想到这里又咧开了嘴角。

这林陈致远常来,熟悉的很,几乎都不用看就能辨别方向。

芸娘跟着他,走的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她和栓分别之处。

芸娘四处看看,并无栓的身影,难道是这孩见不到自己先回去了吗?

芸娘看了下,却发现不远处有个竹筐,那是栓带来装柴火的。

她急忙上前去,竹筐柴火都在,却唯独不见了栓。

人呢?难道是进里面找自己去了?芸娘心急起来。

“栓。”

芸娘把手拢在嘴边大喊着。

陈致远也四下打量着。

“别急,我去找找。”

他宽慰着芸娘。

芸娘胡乱点头,此刻她心里很慌,也怪自己,怎么能这么没分寸,丢下栓一个人呢。

“大姐……大姐……”

突然芸娘隐约听到了呼喊声。

她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

是,确实的栓在呼喊自己,可究竟是那个方位,她却不明白。

看着对方求助的眼神,陈致远心里紧了下,对方的眼神竟然让他的心里不知觉的疼了下,不知觉的想帮她。

“你等在这里别动,我去带栓回来。”

陈致远辨了下方向,然后大踏步而去。

芸娘在原地不住的踏步,她心急如焚,希望栓没事,不然她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突然在陈致远离开的方向,她看到了黑点。

黑点越来越近,她看清楚了,那是陈致远回来了。

他的背上还有一个人,那是栓。

栓可是受伤了吗?

芸娘提步跑了过去。

“栓,可是伤了吗?对不起,都是大姐不好,大姐不该和你分开的。”

芸娘抓住了栓的衣裳,眼眶红了起来。

栓的小脸脏兮兮的,身上也有草屑,他肯定是急的不行。

才这么大的孩,发现自己不见了,他怎么受得了。

栓看到大姐,先是高兴,继而眼眶一红,却扭过了头去,不理会芸娘。

他捡完柴火一回头发现大姐不见了,他害怕了,他赶紧丢下柴火,到处找大姐。

怎么也找不到,他嗓喊哑了,因为跑着找,他摔了好多次。脚生疼却不敢歇着。

生怕找不到大姐,也怕大姐进了深处遇到了什么野兽,受了伤。

他又累又慌又怕,心里难受了,可不敢停歇,只能不停的找着。

这滋味真不是一个孩可以承担的。

当致远大哥找到他的时间,告诉他大姐没事,在等他,他高兴哭了。

大姐没事就好,可现在见到了芸娘,他觉得委屈。

大姐怎能这样!他不想要这样的大姐。

所以他扭过头去,不愿意搭理芸娘。

芸娘一看这样,知道小家伙在怪自己,自己确实不该。

她急忙转到了另一边,看着栓道:“栓,大姐不对,大姐赔礼,你原谅大姐好不?”

栓眼内全是泪珠,他憋着小嘴,又转过了头去。

“栓,你可受伤了,和大姐说说话好不?”

芸娘心里着急,她担心这小家伙。

芸娘又跟着转了过去,可栓依然扭了头去,和芸娘闹别扭。

陈致远一直背着栓,看这样的情况冲芸娘摇头,示意栓并没有受伤。

“谢谢陈大哥。”

芸娘道谢,今日真是多亏了他。

芸娘伸手慢慢的把栓从陈致远的背上挪了下来。

小家伙的身体有些僵硬,胳膊一怔就想离开芸娘的怀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谢吴千语,千羽千语,雾冰藜送的平安符,谢谢萱禹投的pk票,谢谢karlking送的和氏璧。谢谢大家的支持。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