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别扭的母女

小说: 百味记 作者: 百味记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5:13 字数:2521 阅读进度:4/364

芸娘看母女二人皆不同地方,只站在那里相互的打量。

“娘,这就是我姥吗?”芸娘拉了下赵氏的衣襟,仰头望着她。

赵氏看了看闺女,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姥。”芸娘走了几步上前去,冲秦氏喊着,眼内带着丝激动,不管娘和姥姥有什么旧怨,她们都是一家人,她希望这次能化解了。

“你,你是芸娘?”秦氏一把拉过了芸娘,不住的上下打量着,眼内还带着慈爱。

“咋这瘦?这个字也不高,浑身没个二两肉,你娘是咋养的你,就把你养成这样,是不是不舍得给你吃啊,瞧瞧这小脸煞黄,真是的……”

秦氏嘴里不住的埋怨着,可话里不难听出她对芸娘的关心,她说完还摸了下芸娘的头发,就是这下,芸娘头上的伤露了出来。

“这,这是咋弄的?咋都破皮了,还肿了,春花,这到底是咋回事?你给我说说。”秦氏的声音有些大,显示着她的不满。

赵氏呐呐的没说话,对于闺女受伤,她也挺歉疚的。

“姥,咱们能进屋说话吗?这伤不怪我娘,说来话挺长的,让我们进去说话吧,我娘背我走了老远,挺累的慌了,让她歇歇中不?”

芸娘拉住了秦氏的手,上前缓解二人之间的气氛。

“那……快进屋,你这闺女也是,头伤着了也不早说,快进屋去歇着。”秦氏没再说什么,往屋里让着几人。

赵氏默不吭声的跟着,芸娘走着,手去被人拉住了,她回头一看那冲天辫就知道是栓。

“你娘真是俺大姑吗?那俺是不是得叫你姐?”栓好奇的问着。

芸娘伸手拉住了栓,栓抗拒了下,小声道:“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不能这样拉我。”

噗,芸娘差点笑了出来,这才多大一点的小家伙,怎么都这样迂腐的思想。

她伸手在栓的头上揉了两下,才道:“你想不想知道,想知道就老实听我的,要知道我可是你姐。”

看着这样的芸娘,栓侧头盯着芸娘看了会儿,才道:“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不过他虽然这样嘀咕,却并没有再反抗,而是任芸娘拉着,因为他能感觉到芸娘身上散发出来的好意。

月季只是看着并没有出声,她默默的进了灶屋,奶现在肯定没时间管这些,她却不能不管。

家里日艰难,就那么些菜和粮食,若是糊了,不能吃,那他们就要饿肚了。

芸娘一众人进了屋,秦氏让众人坐了。

芸娘跟着赵氏一起打量了下,屋内的摆设很简单,除了生活的必需,牀,木头箱,桌,椅啥的,别的几乎没有。

“那个,你们喝水吧。”秦氏手忙脚乱的从一个破旧的茶壶内倒了两碗水推到了二人的面前。

“姥,您别忙了。快坐下歇歇。”

芸娘拉着秦氏让她坐了。

屋内一时间又沉寂下来,都不说话了。

“姥,您想不想我和娘啊。”

芸娘又先出了声,因为她怕她不出声这屋内的人都干坐到明日去。

“想啊,咋不想,我是做梦都想啊。”

秦氏说着悲从中来,不知觉的又掉了眼泪,她急忙拿袖擦了擦。

“芸儿,你快和姥说说,你和你娘过的好不好?咋想到来看我了?今个还回去吗?能不能在这儿多住两天?”

秦氏的语气很急切,她知道问闺女,闺女不会和她说话,可这个外孙女看上去却是个伶俐的,应该能告诉她。

芸娘看了赵氏一眼,赵氏低着头没说话,不过看样并不反对芸娘说实话。

“姥。”芸娘喊了一声,眼眶红了,低声说道:“我那个……爹他得急病没了,他那个儿张大壮不是个人,他把我和娘赶了出来,娘求他,可他根本就丧了良心,他推我,把我推到梯上磕伤了头。”

芸娘觉得叫爹有些拗口,可是在画面里他对母女二人还是不错的,不过她对于本主的亲爹和后爹都没感情,是为了说事情才叫出来的。

“他那个媳妇还打我娘,扯我娘的头发,他们说要是我和娘不走的话,他们就要把我卖给人家做媳妇,我娘怕我受委屈,最后没法才带着我离开了。”

芸娘把她脑海里那电影的画面说了一遍。她的神情满是委屈,看着让人心疼。

秦氏的脾气有些冲,一听芸娘的话,就炸了性。

“那两个鳖孙咋那不是东西,你也是,那时间不让你嫁,你非不听,现在可好,你呀,真没出息,咋就让人家给赶了出来,你是木头啊,都不知道派人回来捎个信,别的不说,你兄弟,这些本家都能给你出头,打死那两个白眼狼。也不至于落个这样的田地。”

秦氏说着闺女,不过那话里满是关心。显然是对闺女落到个这样的境地气愤。

赵氏抬起了头,心里也不知道怎么起了别扭劲,她道:“您别说,要是嫌我是累赘,家里容不下我们娘俩,我们就讨饭去,不蹬您的门。”

说完她站起了身,一把拉起了芸娘就要往外走。

秦氏气不打一出来,喊道:“你就会和我耍狠,你咋不去给那对王八蛋耍去,我是前世欠了你啊,你一走就是十来年没信儿,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屁股没坐热就要走,啥叫我嫌你是累赘,你心里头就是恨我这个当娘的,咋,你要是恨不过,今个你就朝我来,别给我甩脸看。”

秦氏的话落,一屁股坐在凳上痛哭起来。

赵氏停住了脚步,身体微微的发抖,手也攥的芸娘生疼。

看着赵氏那不停滚落的眼泪,芸娘心里暗叹,这母女有多大的仇恨啊,至于这样吗?

“娘。您不是很想姥姥吗?咋来了就这样,您看姥姥她多难受。”芸娘小声的说着。

“奶,您别哭了,栓难受。”

栓跑到了秦氏面前给她擦着眼泪。

秦氏一把搂住了栓,却哭的更厉害。

栓使劲的挣脱了出来,跑到了赵氏身前,使劲的推着赵氏,嚷道:“你走,你走,你不是我大姑,我惹我奶哭,你不是好人。”

栓的话扎着赵氏的心,自己和娘是八字不合的吧,看来这里真不该是自己呆的地儿,她拉着芸娘又要往外走。

秦氏嘴张了张,刚想出声喊住二人,闺女现在没有地方去,她咋可能让二人离开,大不了舍下自己这张脸不要,也要让二人留下。

“娘。”芸娘拉着赵氏,往后坠着,不肯迈动脚步。

“我头疼。”芸娘只能使这招,先把娘留下再说。

“又疼了,快,快坐下。”赵氏心里慌了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忙扶着闺女让她坐了下来。

——————————

今天是中秋节,雪雪在这里祝福所有的亲们节日快乐,合家幸福!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百味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