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交织的阴影 第八章 魂灭

小说: 暗主 作者: 阿玄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6550 阅读进度:138/213

烈的能量冲击打断了正在施法的女祭司和法师,几乎噬的能量bī)地吐血。更可怕的是那些乱窜的怨魂,它们接二连三的撞在防死灵结界上,穿透出不少的窟窿,其中的活人只要被它们触碰到的部分,就好像被野兽的獠牙撕咬,立刻会失去一大块血!

震波还没有散去,灰色的死灵能量再次充盈整个神堂,攒动着纷纷没入地上战死者的尸体内。不管尸体是不是完好,还是支离破碎,它们在八级的死灵法术“亡者复苏!”的作用下尽皆活动起来。

完好的尸体宛如睡醒的活人,一个个从地上站起来,那些致命的伤势转眼间就已愈合,如果不是它们鸀光闪烁的双眸中尽是沉沉的死气和森的杀机,从它们上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生命气息,看上去其实与生前并没有什么两样。

而那些四分五裂的残躯,则在法术的影响下自动拼凑起来。无头的尸体找到了被斩落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失去下半的半截体划动着双臂,寻回了双腿。即便是被斩成碎块的残骸,一块块碎也会蠕动着连接到一起,重新结合为一个整体。

“嘿嘿!居然直接转变成了炼尸,泰勒汀主母这下子有难了,看她要如何应付。”退在一旁的迪迪有点吃惊,也有点幸灾乐祸。他敏锐的发现那些复苏的尸体上产生了变异,体表面隐隐蒙上了一层青铜般的光泽。而且浑的肌逐渐收缩紧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原本吸满水的毛巾被搅干了一样。尤其是那几只牛头怪的尸体,上本来浓密地毛发脱落,饱满壮硕的肌,此时变得哪里还有血的质感。完全就像是用青铜浇铸出来的,其中充满了爆炸的力量。

这些正是炼尸的特征,它们是属于僵尸的一种,可战斗力比普通僵尸强大许多。不但有顽强的再生能力,最主要的是它们还保留着生前的技能和战斗技巧,等于是在与它们生前地强化版交战。而且现在神堂中炼尸有上百地数量,已超过了卡拉家族成员的总和,加之有邪神器“幽魂法袍”源源不断的供给死灵能量,这场战斗结果会如何还真难说!

“可恶,临死还要给我添麻烦!刚才真不应该留下你这个祸害!”泰勒汀主母低声咒骂。

祭坛上的路易兹主母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骂声。嘴角扯出一道丑陋狠的弧线。她发出指令。命令炼尸围攻卡拉家族的人员,她自己则低吟直接映入脑海地咒文,利用“幽魂法袍”地力量,准备施展第二个强力法术!

泰勒汀主母也没有闲着,立刻指挥家族成员发起反击。给施法者足够的时间是很危险的事,深明此点的她当然要加以打断。一部分祭司继续维持着阻隔死灵能量侵袭的防护结界,另一部分则在泰勒汀主母的主持下朝着祭坛上的路易兹发起攻击。强函若带着部下在人群外围组成一道防御的人墙。保护内部地祭司不受打扰。也让莫甘等法师可以安心地施展法术。

奔腾地火球、激闪的电束、翻滚地酸液,在咒文的吟唱声中出。它们落在迅速扑来的炼尸群中,轰响嘶鸣的迸发出各色的光芒,撕碎融化了爆发处的目标。就算炼尸有着金属般坚韧的肌肤,在狂暴的魔法力量面前,它们仍然无法抵挡。

可是这波法术无法把所有的炼尸都消灭,最多也就是减少了不到三十具左右的数量,而且半数没有完全被摧毁。在幽魂法袍的支撑下。又渐渐重新组合了起来。很快就又能投入战斗。剩下的炼尸依靠着比生前还要灵快的速度,与强函若等战士冲撞在了一处。生者与亡者展开了厮杀。

卡拉家族的男女战士现在要面对的除了之前就杀死过一次的敌人外,还要与曾经的战友交锋。好在黑暗精灵之间不会存在温暖的感,他们冷冰冰的神经,不会阻碍他们朝着熟悉的脸孔挥下利刃!靠着彼此间的协同作战,他们勉强挡住了个体实力增强,却不懂配合、只是各自为战的炼尸,强撑着等待第二波法术的支援。

同一时刻,高阶祭司们联合起来释放的神术在她们的头顶上幻化出一只巨大的蜘蛛幻象。这只蜘蛛美丽异常,浑皆是五彩斑斓的彩纹,外形曲线也柔美妖异,只要见过它的人绝对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幻化出的蜘蛛影像在祭司们祷文的诵咏声中逐渐凝实,宛如一只真实存在的活物。它开合着一对奇形的口器,而后舒展划动八条细长的节肢,指向了祭坛顶上灰雾缭绕的路易兹主母。八条节肢锐利的尖端各自亮起了五彩的光斑,飘带似的光晕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汇入光斑之中,快急的扩张为一个个绚烂的光团,滚动着挥洒出道道美丽的光波。

“呲喇!”八个光团同时扩张,化作巨大的五彩蛛网,其中充满了毁灭的力量,它们撕裂虚空似的激起刺耳的炸响,抛向祭坛的顶上。路易兹主母神色不变的依旧在继续着法术,而她上的幽魂法袍自动做出了保护主人的措施。盘旋窜舞的怨魂中突然钻出八只,急速的绕着路易兹周的浓浓灰雾飞旋一圈,转眼就变成了八个死气缭绕的巨大骷髅头,迎着来的八张光网就撞了上去。

“轰隆!”声连连响起,迸发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爆炸,各色的流光伴着能量乱流四下激,削去了祭坛上大片的石块,在地面造成一道道深深的沟槽,更把祭坛底下一圈装饰用的镂空金属柱子绞碎成了细小的废渣,混杂在飞扬的石粉中,“扑簌扑簌”的撒落神堂各处。

爆炸的恐怖威力同样掀翻了还在激斗的人群,要不是距离较远的莫甘等一干法师及时将法术扔进炼尸群中,不会被爆炸冲击波震晕头脑地炼尸肯定冲进了祭司堆中大开杀戒了。

“冰封法球!”使用了超魔技能“瞬间施法!”,翻站起,莫甘尖细的声音再次传来。紧接着之前的法术,一颗晶蓝的冰球旋转着飞过家族战士的防线,在法术覆盖的半径外爆发开来。上百枝冰箭在冰球炸裂时迸溅而出,水平辐状的朝着四周飞。冰箭程并

但只要碰上物体就会碎作彻骨的寒息,所以顷刻间就一片区域冻结了起来,十几具炼尸也随着结成了冰雕!

卡拉家族的战士中最先恢复过来的当然是强函若,借着自己弟弟法术地光,他迅速地站稳子,红光一闪即逝。一剑斩下了近处一具炼尸的头颅。接着长剑舞动翻飞,再把它几乎一半被冻结的体切成了片。

然后他对上了一具牛头怪炼尸。受到死亡力量的污染,这个大块头受到侵蚀的灵魂以牛眼中莹鸀色的凶光反映出来。它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嘶鸣,露出转变成尖厉形状地牙齿,用让卡拉家族武技长都要讶异地凶猛和速度,狠狠地挥出它的巨斧。

原本就不敢承接这种巨大怪物直接斩击的强函若现在更不敢去触碰当面砍来的巨斧。他略微慌乱的往后退到致命的距离之外。他看到落空的斧头砸在了黑耀石的地板上,造成一道宽大地裂痕。不由得战栗了一下。

精壮地手臂完全无视反震地力道。牛头怪炼尸拔起深嵌地板的巨斧,继续朝着强函若劈来。同时,它另一只手中地斧子朝旁边一扫,一名打算绕到它侧发动攻击的女战士用双手紧握的大剑承受了这一击。可比预想要还要巨大的力量配合沉重武器的威力还是把她轰飞了出去,凌空笔直的撞上后方一名维持结界的中阶祭司,两人一同爆发出惨叫和骨碎裂的响声,呕血瘫在了地上。

强函若对于被打飞出去的自己人看都没有看上一眼,他这次面对巨斧不退反进。利用仍然占有优势的速度先一步跳到大块头的跟前。用锋利的长剑横向切开了对手的膛。可他显然太小看炼尸这种亡灵生物了。而且牛头怪的膛太厚实了,长剑竟然没能把它完全分开。后背上还连着一部分肌。弥漫在四周的死灵能量立刻就如同受到召唤一般,汇聚流入到伤口中,转眼间上下切口中就生长出蠕动的芽,把巨大的切口合拢了起来。

巨斧回削,虽然牛头怪炼尸有短暂的停顿,可强函若也因为轻敌而毫无防备。他竭力躲闪,还是被后突然削来的斧子带到了左臂,所受的伤并不重,但却失去了平衡。他急忙翻滚着脱出对手的攻击范围,可牛头怪炼尸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跃起来用双蹄向他压来。

一道淡淡的炽白电光飞来,暂时包围住了跃半空的牛头怪炼尸,让它稀疏的毛发根根竖起。这是一名法师适时出的闪电,魔法的力量迸发开来,把体形巨大的牛头怪当作小小的玩具一样砸了回去。大块头撞上了后方的炼尸,他被闪电束命中的部位正好是前还在愈合的切口,所以体被闪电的破坏力撕裂,落地后顿时四分五裂,一股子皮毛烤焦的气味溢散。

更多的攻击魔法飞来,支援岌岌可危的战士们,但是这并没有多大的效果。被击倒的炼尸不用多久就会重新站起来,而卓尔战士一旦丧命于对手的刀剑下,也会再次站起来,可它们攻击的目标则会截然相反,这样的形下再坚固的防线也坚持不住。

战场一角,迪迪同样遭到了炼尸的围攻。他左手长剑迅疾一划,当面的一具炼尸如遭到雷霆劈中的朽木,干脆利落的一分为二,尸块还没有落地,迪迪上腾起的暗炎吞没了它们,把它们连同污染的灵魂一同焚尽,化为了最微小的粒子,如果这样它们还能重组躯体,那迪迪也无法可想了。

他的双剑继续连环旋斩,就如一道可怕的利刃风暴,近的两具炼尸被斩碎分尸,同时块上燃烧起诡异的暗炎,翻滚着急速消逝。

随即,迪迪屈指连弹,数道黑色的直线划过迷蒙的灰雾。钻入另几具朝他冲来的炼尸体内。它们前冲地子立马停顿,颤动了一下,熊熊的黑色火焰就从它们的体内爆发出来,包裹住了它们。可怕的高温刹那间将它们焚为灰烬,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烧熔的凹坑!

“唔!效果似乎还不错。”在背后那几只牛头怪敬畏的眼神注视下,迪迪暗自点头。这招其实与当初运用圣力的技法“星煌”一样,是将暗炎凝聚压缩,再发而出,把突然与杀伤力融于一体,威力比原先的“星煌”更加强劲。另外。因为现在使用的是黑暗力量。所以迪迪把这个技能的名字改成了“幽煌”,他觉得还是蛮贴切地。

没有了烦人地亡灵生物打扰,迪迪把目光转回了几乎被抹去了一半的祭坛。滚滚的烟尘中,隐约可见完好无损的路易兹主母漂浮在祭坛的废墟上空,如果要说有什么变化,那仅有她穿在上的幽魂法袍似乎有些不对劲,怨魂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频繁扰动。显得颇为有气无力。灰色的死灵能量也变得浅淡稀薄……

幽魂法袍损失了大量地能量护住了路易兹主母,也为她赢得了完成法术所需地时间。随着她不断吟唱出直接映在脑海中的咒文,一道道由无数符咒构成的灰色光圈在她边显现,环着她上下浮动。

突然,她的旁紫色的光辉耀闪,因为祭坛失去了神能的保护,失去了阻截法术的功能,莫甘就大胆的把两个女战士用传送术送到了路易兹主母地畔。希望以此来终结战斗。并获得母亲地赞赏。

浑都包裹在各色保护法术地光环中。两名女战士刚脚踏实地,就反应神速的使用浮空术飘起来。用剑挑刺半空中地目标。

化为不死的路易兹主母眼角都没有瞟她们一下,她不闪不避,仅仅用手指向下一点,出一流暗灰色光波,两名卓尔女战士在环形光束下像两朵被劲风吹散的蒲公英一样支离破碎,血烟和末泼撒在了祭坛的废墟上,染红了一大片。

泰勒汀主母脸色变了变,枯瘦的手掌紧握了一下,嘴唇开合着,加快了祷文的念诵。两个主母几乎是在同时完成了各自的法术。

两个老家伙都露出了冰冷的笑容,一个口吐晦涩的律言,一个则高声念出最后一句咒文。

泰勒汀主母他们头上的蜘蛛幻象突然绽放出一股股能量的波动,五彩的波纹朝着四方扩散,那样子就

覆盖了整个神堂的巨大蛛网,它驱除了附近的死灵灰这只巨大的蜘蛛幻象如同活物一般,八条细长的节肢一划拉,跳上了光纹构成的蛛网,把悬浮在半空的路易兹主母当作了捕食的目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了过去。

不分先后的,路易兹主母森的低吼:“凋死术!”。随着她的点向下方的手指,环绕周的灰色符咒圈出灼目的强光,卡拉家族众人所在的地方顿时被一团团间杂着红紫光斑的黑色光雾所笼罩,范围之广大,几乎覆盖了半个神堂。

阻隔死灵能量侵袭的防护结界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半球形的光罩颤动着变形扭曲,发出碎玻璃被碾压的脆响,“嘎吱嘎吱!”的令人头皮发炸。那几个支撑结界的女祭司同样在撕扯神经般的痛楚中抖动不已,额前亮晶晶的汗珠就像滚烫的沸水一样闪亮,血管跳突起老高。如果转用黑暗视觉,一定能发现她们几乎变成了一群炽的红色光团。

看到防护结界即将溃散,而泰勒汀主母她们也在专注的控制自己的神术,莫甘及时组织起边的法师,展开一道抵御死灵法术的魔法反制圈,堪堪护住了母亲及其边的高阶祭司没有受到影响。而那些反制圈外的普通战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凋死术”黑色光雾的笼罩下,这些卓尔战士才走出几步路,体内的生命力就像是烈底下的浅水洼,快速的蒸发殆尽,悉数变成了枯萎的干尸。

他们圆睁着眼珠,无力的倒在地上,起皱干裂的躯体比骷髅的形象还要恐怖,甚至连声音都已无法发出,就灰飞烟灭,变成了灰雾的一部分。同时变成沙尘的还有沾染到光雾地地板和墙壁,坚硬的黑耀石成片的化作细微的粉末。唯有那些炼尸在其中毫发不损!

“浑蛋!想要我死在这吗?可没有那么容易!”暴露在“凋死术”中的强函若暗自咒骂,弟弟莫甘在这种节骨眼上也不给他加持一个保护的法术,明显就是要他死在这里,他哪能不恼火。法术的力量在侵蚀着他,光滑紧绷的肌肤出现了皱褶,好在他为卡拉家族的武技长,上魔法装备绝对够档次。交叉缠在他前的一根银色粗链倏地分裂四散,幻化成上百个萤火虫般地银色符文,飞舞着守护在主人地边,抵御法术的侵害。它在强函若堪堪逃入反制圈时。终于抵受不住八级死灵法术的威力。爆碎成星星点点的光粒飞散。

这种大范围的杀伤法术对迪迪的作用不大,护着那几只牛头怪从容的退到黑色光雾笼罩地区域之外,他静待双方分出胜负。按说在这种况下他应该出手相助卡拉家族干掉路易兹主母,可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已经看出了泰勒汀主母即将获得胜利。幽魂法袍似乎有点后继乏力,迪迪猜测应该是路易兹主母不懂得如何激发这件神器真正地力量。

果然,那只蜘蛛幻象扑在路易兹主母周的灰色符咒圈上。巨大的体形几乎将目标包覆了起来。它的八条尖锐节肢此起彼伏的刺击。一对奇形的獠牙也连连啮咬,激发出一蓬接一蓬的绚丽的光斑。而从蜘蛛幻象地腹部末端,彩光熠熠地蛛丝窜飞而出,自动缠向灰雾缭绕地路易兹主母。

五彩的蛛丝似乎带有神奇而可怕地力量,无论是死灵灰雾还是攒动的怨魂,只要碰到都会被神能驱散,遂成千丝万缕的钻回法袍内,就算是那一环环符咒圈。在蛛丝的缠绕下也不断的紧缩。蛛丝越来越多。在两条后腿的编织下。形成茧一样的丝团,看那架势渀佛是要将路易兹主母包封在其中。就像真正的蜘蛛对待那些捉到的猎物一样。

路易兹主母枯萎的脸上显出了惊惧的神色,却慌乱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专注的状态被打断,“凋死术”相对的受到影响,开始渐渐的散去。反倒是好似有智慧的幽魂法袍,自动吸回了弥漫整个神堂的死灵能量,而那些炼尸也停止了动作,僵直的定在原地。然后,它们的灵魂同样受到强制的召唤,纷纷被抽离了躯体,飞入了幽魂法袍之中,留下的躯壳则如干裂的土偶一般,分崩离析!

灰色的符咒圈光华大盛,无精打采的怨魂也如冬眠醒来的蛇群一样剧烈扭动,伴随着朝外扩张的符咒圈涌动起来,不停的撞击在渐渐缠紧的蛛丝上。

一方向内收缩,一方向外撑展,两者之间不断激发出无声的冲突。前赴后继的怨魂几乎挤满了符咒圈内的空间,鼓dàng)着不断胀大。五彩的蛛丝虽然绞碎了冲击而来的无数怨魂,也将光华闪烁的符咒圈紧绷绞裂,可携带着死灵能量的怨魂渀佛无穷无尽,被震碎的同时也将强大的破坏力释放出来,蛛丝大股大股的断裂。

再僵持下去注定是两败俱伤,泰勒汀主母当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她使出最后一丝力量,几乎咬碎牙根,强忍着令体麻痹的剧痛,分心凝聚起一道浓缩的能量,直接打进了路易兹主母的精神世界。

要是在平时,这种强度的精神攻击对于这位主母来说完全微不足道,但现在则截然不同。冰冷的心灵爆震击溃了这位主母最后的抵抗,她发出一声凄厉尖细的哀号,体“啵!”的轻响碎作了一蓬沫,而那团莹鸀色的灵魂,则变作了一个特别强大的怨魂被吸入了幽魂法袍内。

失去了穿带者,法袍也失去了驱动的力量,符咒圈崩碎,怨魂乱窜着逃回法袍内,数以万计的五彩蛛丝趁势裹卷而上,将这件可怕的邪神器封在了其中。

最后的一丝死灵能量淡化消散,防护的结界也随之撤去,泰勒汀主母与其家族的成员全都气喘吁吁,浑虚脱,淋漓的汗水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要不是他们有着精灵一族特有的骄傲,必定会如死狗一般瘫在地上,可面对一旁神色悠然的盟友,她们只能像一刚才的迪迪那样,板着难看的脸色,昂首的强撑,硬是有两个高阶祭司坚持不住站着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