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逃亡

小说: 九千岁,太后有请 作者: 乔木J 更新时间:2019-07-10 05:49:26 字数:2204 阅读进度:521/527

宁诗婧的嘴唇颤了颤,张了张口,艰难的笑了一下:“事情还没到那个份上……说不定,钟玉珩很快就要回来了。”

希望他不要回来的太晚,否则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再见他一面的机会。

可是让她就真的丢下这座宫廷和这里的人,她又实在是做不出来。

可惜,现实却并没有给她的心软足够的时间。

远处渐渐传来了尖叫和喧哗声,似乎有地方着了火,火焰烧红了天空,渐渐地显露出乱象。

去办事儿的瑞珠脸色煞白地跑过来,冲到她的面前急声道:“娘娘,来不及了!贤王攻进来了,已经入了宫……您快离开这里吧!”

“不行!”宁诗婧下意识地否决:“陛下还没过来。”

小皇帝过了这个年,也才将将六岁,还是个小孩子。

不管他是不是还是个懵懂的孩子,坐上了龙椅,他就是大安的帝王。

贤王想要登上皇位,小皇帝就是他最大的阻碍,最简单的解决办法,自然是一刀一了百了。

匆忙之下,他已经甩不脱乱臣贼子的帽子,大约也不会介意再多一项残暴的举动。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写就的,一个能够谋划多年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绝对不会有不必要的心软。

她的话音才刚落下,蔺婉晴和木槿就一前一后地从宫墙上落了下来,落地行礼:“娘娘。”

小皇帝被蔺婉晴抱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外面的景象,胖乎乎的小脸一片惨白,见到她眼中这才涌起泪光,一把扑到她的怀里抱住她,喊了一声:“母后!”

经过这一年的教育和上学,他已经成功变成了一个懂事儿的小男子汉,已经很少哭了。

宁诗婧又是心疼又是辛酸,忙不迭地将他抱入怀中,轻轻拍他的后背:“母后在呢!陛下不要怕,母后一定会保护好陛下。”

小皇帝用力点了点头,奶声奶气地应道:“朕也会好好保护母后。”

“娘娘。”木槿皱起眉,压低了嗓音汇报道:“贤王已经攻破了宫门,这会儿正带着兵往勤政殿过去……奴婢听那些人说,贤王下了命令,一定要将娘娘和陛下捉过去……您必须得离开了。”

贤王显然是冲着这对天家母子来的,只怕他再狠一点,见到他们的第一面就送他们上路,大安不能没有皇帝,一切也就没有了退路。

宁诗婧的心头重重一跳,不等她说话,永慈宫外也传来了喧哗声,显然已经有人搜到了这里。

“不行,来不及了。”娴太妃皱起了眉头。

这里只有蔺婉晴和木槿会功夫,可是瑞珠,小皇帝和宁诗婧三个人,她们根本没办法儿带着他们高来高去。

小皇帝还眼巴巴地抬起头,忽然抿了抿嘴唇,低声说了一句:“母后,小郑子还在勤政殿……”

宁诗婧的心头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陛下放心,奴婢出来之前,已经将小郑子安排妥当了。”蔺婉晴忙安抚道:“他只是个小太监,贤王的重点不是他,没关系的。”

她做事儿向来是妥帖的。

听到她这么说,小皇帝才松了口气,乖乖地靠在宁诗婧的身边不在说话。

“娘娘,这种时候不能继续拖延了。”娴太妃头一次展露出惊人的冷静,当机立断地道:“你们现在没法儿离开,要走只有一个法子。”

“那些人不可能认得娘娘的脸,您跟妾身换身衣服,假装妾身离开这里,立刻从密道离开。”

“妾身和绿萼假扮成娘娘和瑞珠……”

“这不行!”宁诗婧皱紧了眉头,毫不犹豫地拒绝:“这台危险了!”

“总不会比娘娘呆在这里更危险!”娴太妃强硬道:“您也说了,贤王的目标是您和陛下……妾身到时候只要说妾身不小心落了水,换了您的衣服在这里歇息,他又能奈妾身何?”

“娘娘,这种时候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陛下是大安的皇帝,万万不能出事儿。您就不要再犹豫了。”

的确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就算宁诗婧还是不肯,可是娴太妃心意已决,而前面隐隐传来了骚乱声,显然已经有人了殿开始搜查,确实没时间让他们想别的法子了。

最后,宁诗婧只能按照娴太妃所说的,匆忙换了个装扮,然后让小皇帝藏在中间,他们一行人分做两路,快速奔逃。

有士兵从前殿进来,宁诗婧一行人快步往永慈宫的后门走去,而穿着太后冕服的娴太妃则是带着同样换了衣服的绿萼,快步朝着相反的方向,头也不回地开始跑。

“站住!”

那队士兵高喝一声,果然顾不上宁诗婧一行人,快速地提着武器朝着娴太妃两人追了过去。

宁诗婧最后往那边担忧的看了一眼,咬了咬牙,跟着其他人快速朝着密道赶过去。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再去想其他的根本没有意义。

所有人的努力,都是为了她跟小皇帝能够好好活下去,她只有努力的保住性命,才能不辜负大家的付出。

宫中这会儿已经显出了乱象。

许多宫殿都着了火,里面传来宫人哭泣惊叫的声音。

这些士兵也不知道贤王都是从哪里找来的,有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明显就是经过仔细培养的,还有一些却穿着盔甲也有些不伦不类。

总觉得像是临时拉来凑数的,在宫中四处乱窜,抢了金银珠宝,拉着宫女占尽了便宜,高兴的大笑出声。

简直是人间惨剧。

宁诗婧不敢多看,只能用力偏开头不去看这些景象,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专心的赶路。

密道距离永慈宫有些距离,他们一路遮遮掩掩,尽量避开人眼,免得横生枝节。

然而他们毕竟人数不少,很快就又四处乱窜搜查的士兵发现了他们,高喊了一声:“什么人?!”

几个人的身形同时一僵,互相对视一眼,冷汗从额头滑下。

前面一个穿着铠甲,手里抱着一堆金银珠宝的人正面路狐疑地看着他们,在看到宁诗婧几个人的脸之后,眼里闪过了淫邪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