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说: 八零穿书之水美人 作者: 范江江 更新时间:2020-08-01 22:28:49 字数:4354 阅读进度:18/18

金镰侃这样的,狗都怕他,更别提咬他,哪有机会得狂犬病?绮芳被被自己无厘头的结论逗笑。

不过说起恐慌,绮芳想起穿越前有次坐飞机,降落时遇到低空风切变,飞机颠得跟机关枪似的,坐在她隔壁的女孩恐慌发作,身体关节痉挛,连动都不能动。

恐慌的诱因很多,发作的表现也不同,金镰侃应该是突然遇险,短暂地失去身体控制能力。

“你说谁有狂犬病?”躺着的人睁开眼。

这家伙不会是早就醒了吧,绮芳装傻,“什么狂犬病?你耳朵灌水,听错了。”

某人早就恢复意识,感到丢脸一直装晕,再装下去不知道要被小瓷瓶编排出什么病,掩饰尴尬的最好手段是威胁,目光锁住绮芳的脸,“你不需要研究我的恐慌症,也不许告诉不相关的人,要是让我知道你说出去……”说完,视线往下移,看向绮芳的脖颈。

什么意思?还想咬她不成?

绮芳护住脖颈,身体往后退,她刚才推论错了,这人脸白得像鬼,再给配对尖牙,能装吸血鬼。翻脸不认人,东郭先生的狼,说的就是躺着的这只狗东西,骂他狂犬病都是轻的。

绮芳虽然不怕他,但也不想继续惹他,闭口默认。

极度乐见别人吃瘪,金镰侃嘴角往上抬了零点一毫米,朝绮芳伸出手,“扶我起来。”

拿她当丫鬟使,绮芳直接无视,“既然你醒了,把我放下船,你哪来的赶紧回哪去。”

“我现在这样是谁造成的?我要去你家等着你那个连船都划不好的三哥跟我赔礼道歉。”

见绮芳不搭理他,金镰侃自己慢慢坐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水,皱眉把一根水草从衬衫袖子上捻起来扔掉。

恐慌的诱因确实是他们造成的,做事要公平公正,绮芳赶不动人,没再提让他回去,小船很快划到余家门外。

周莲漪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见刚出门没多久的孙女扶着浑身往下滴水的小金进门,惊讶地问道:“小金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余友渔跟孩子们闻声也都一起迎出来,三个小娃娃觉得牛魔王今天一点都不可怕,像落了水的大狗。

“三哥划船碰到前面的船,他的船正好在后面,也撞在一起,掉水里了。”绮芳回道。

周莲漪皱眉,“天还没彻底热起来,大清早水凉着呢,厨房有热水,赶紧去洗个澡,芳芳,去给小金煮姜汤去去寒。”

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又灌了碗姜汤,见金镰侃还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老两口心里愈发疼惜,这孩子经受的磨难太多,年纪轻轻,落个水都能弄成这副样子,看来精神和身体这些年没少受磋磨。

“去东边二楼绮芳三哥的屋子睡会。”余友渔打发金镰侃去休息。

金镰侃依言顺着楼梯上到东侧的二楼,打量了一眼,中间是个小客厅,左右各有一间卧室,左边的卧室门开着,他走进屋子,见里面寥寥几件家具,一张铺着蜡染的蓝色床单的简易木床,床前立着个衣柜,靠窗放着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

他确实有些疲累,余家虽然不是他的家,却莫名让他有种安全感,索性在这里休息一会。

躺上床把身体放平,闻着枕芯里艾草的淡淡清香,金镰侃合上眼,回到龙城后他身上那根弦绷得太紧了,噩梦缠身,精神状态不好,才导致今天一场小小的事故就激起好久不曾发作的恐慌。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放松,大夫告诉他,恐慌症跟精神极度焦虑有关,他遵循医嘱让自己不要急,饭要一口一口吃,账也可以一点一点慢慢算,可回到故乡,报仇的对象就在眼前,碍于手段不好施展只能生生忍着,要找的东西也一点头绪都没有,怎么能不焦虑?

绮芳找了个砂锅出来,把飞过水的排骨加入姜片入锅大火煮开,开锅撇去浮沫加入红枣和薏米,再抽出根柴火用小火慢慢煲。这是奶奶吩咐给金镰侃补气血的。

汤要慢炖,给报社的投稿写了一半,绮芳上楼去补作业,一进屋发现床被占了,床上的人听到动静转过头。

“你怎么进我房间了?爷爷让你去三哥的屋子,对面那间才是。”这厮不会是故意的吧?不经允许进女生房间,猥不猥琐?

金镰侃撇嘴,“从哪里能看出这是女人住的地方?”

绮芳:“……”

确实看不出来。她对居住环境要求不高,干净整洁就行,何况这里夏天湿热,屋里东西多格外显得热,像现在这样,她住着最舒服。

无话可说,她不跟病人一般见识,稿子没法写,下楼给孩子们讲故事,再讲一遍孙悟空狠揍牛魔王的故事。

金镰侃把人气走,心情很好地继续躺着,鸠占鹊巢的滋味真不错,竟然破天荒地睡着了。

睡了个好觉,一睁眼就见周莲漪坐在床前,正一脸和蔼地看着他。

金镰侃赶紧坐起来,“周奶奶。”

没问他为什么睡在绮芳床上,周莲漪欣慰地点点头,“嗯,睡了一觉脸色明显好多了。”

老人向来有话直说,拍拍金镰侃的手,语重心长地劝慰道:“孩子,别把太多的担子担在自己身上,知道你这么累,你爷爷和父母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

金镰侃闻言只摇了摇头。

“就咱们两个,你跟奶奶说说,这些年过得好吗?”

金镰侃没隐瞒,告诉对面慈祥的老人离开龙城后的经历,“刘爷爷那个村子很闭塞,受波动小,村长也开明,让下放到村里的老师在学校代课,有个教授对我很好,我的学业也没落下。就是山地贫瘠,粮食产量低,日子清苦,年岁大了一些,我就跟村子里的年轻人翻山走古商道,效仿当年的徽商把山里的山货和茶叶运到省城和沪市的黑市卖,攒了点资本。”

黑市哪是那么容易混的,金镰侃不想细说,周莲漪也不详问,换了个话题,“那天送来的古董是不是从佘家那里弄来的?”

金镰侃点头,“用了点小手段,没费多大劲。”

“对佘家你有什么想法?”

一直目光低垂的金镰侃,闻言抬头,一字一顿道:“血债血偿。”

意料之中的回答,周莲漪喃喃低语:“三世必报,血债血偿。”

想到他一路走来的艰难,周莲漪更不想他出事,直视眼前后辈带着恨意的双眸,“现在不比当年,我们没法像佘家那样冠冕堂皇地公报私仇,做事不能突破法律底线,孩子,报仇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等得起,就怕他们死得早。”

周莲漪怎能不会听出金镰侃执念的深切?沉默良久,最后轻叹一声,“奶奶没法阻止你,也不想阻止你,你记住,你并不孤单,还有我们在后面支持你,奶奶只有一点要求,你做的事情不能连累绮芳,她当年还是个吃奶的小娃娃,这些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奶奶,您放心,金家的仇我亲自报,不需要牵涉到她。”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莲漪也不再隐瞒,“报仇之后,想必你还要恢复家业吧?肯定要找那本家传的《酒经》,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其实奶奶知道《酒经》的一部分下落。”

“您再说一遍!”遍寻不得的《酒经》终于有了线索,金镰侃忘记上一次这么激动是什么时候。从床上跃起,连鞋都顾不得穿,站在地上双目紧紧盯着周莲漪。

“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当时事态紧急,你爷爷原计划的托付人出了事,没能把东西交付出去。当时我们家情况也不怎么好,实在是无人所托,你爷爷躲过看守逃出来,临时交给你余爷爷一个密封盒子,让他代为保管,等条件允许再把东西交给余家的直系后人。

虽然没明说,但无疑就是那本《酒经》。你余爷爷当时多问了一嘴,据说这本《酒经》被你爷爷一分为三,分别拜托三个信任的人代为保管,其他两个保管人我们并不知道是谁,你在你刘爷爷身边这么多年,发没发现他手里有一份?”

金镰侃摇头:“爷爷性格太谨慎,金家酒的核心机密只有他和大伯一人懂,刘爷爷有酿酒技术,给了他怕他参透,不会这么做。《酒经》在金家向来是最高机密,传男不传女,我爸是小儿子不继承家里的主业,也仅仅看过一次,我记事早,听他和我妈闲聊时说起过这个东西。”

说完回身坐回床边,为自己的想当然而懊恼。

对于《酒经》爷爷临死之前并没有向他吐露半个字,他猜测这东西毁于火灾的可能性不大,除了被交付给别人保管,最坏结果是被佘家得到。

后来也是找到住在省城的爷爷当年的司机一家,才知晓《酒经》的一点线索,得知《酒经》被分开存放,佘家也曾找上门。

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司机手里这份佘家并没有得到,坏消息是他要跟佘家竞争,要在佘家之前把散落得部分都寻回来。

余家手里的这份,早先被他第一个排除,因为余家跟金家一样,当时自身难保,虽然余家值得信任,但他想以爷爷的性格,不会把东西交给余家。因为这就相当于羊入虎口,直接将《酒经》送到了佘家手里。所以,他才没第一时间向余家打探《酒经》的下落。

计划没有变化快,爷爷没人托付,最后东西还是交给了余爷爷,那么……话到嘴边,金镰侃没问出口,东西是不是被佘家得了去?

周莲漪不知道他的踟蹰,“其实我不怎么认同你爷爷这个安排,虽然分了三份,佘家想谋取到完整版本得费些功夫,可人心最禁不起考验,彼时的信任未必能信任一辈子,还不如直接把东西直接交给你。”

习惯性理了理梳得一丝不乱的发髻,感叹道:“也许你爷爷也有顾虑,怕你年纪太小,身怀巨宝,被佘家或者其他有心人盯上,还不如两手空空,更安全,这在当时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能理解。可是,看你的反应,你爷爷临终之前并没把三个保管人是谁告诉你,这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不跟你说呢?”

金镰侃心中各种感触交融在一起,凝成一声似悲似怨的轻叹,“是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抬头望向面前睿智的老人,金镰侃目光坚定,“您说得对,除了报仇,我还有一个目标,让金家这棵倒掉的大树在祖地重新发芽,让金家酒再度在龙城飘香。对《酒经》我势在必得,周奶奶,你手里的那份我不白拿,我用东西换。”

周莲漪摆摆手,脸色有些赧然,“小金,你先听我说,我们手里那份并不在我们手上。”

“不在你们手上?难道真被佘家抢去了?”

“并没有,但也跟杀千刀的佘福贵有关,最初捣了我们的作坊和货,抢了我们大半家底还不够,跟上面汇报要带人来彻底抄我们家,我和你余爷爷听到风声,连夜把家里最后藏起来的一批东西装船,往上游两江交汇地的船坞转移,走到官凌渡,佘家得到消息带人在后面追上来,当时风大浪急,他们开的是钢壳船,我们逃不掉,不能束手待毙,我一狠心把东西都沉了江,你爷爷托付的《酒经》也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金镰侃并不怪余家,换了他也会这么做,与其让佘家得,还不如直接扔了。

站起身郑重地给周莲漪鞠了一躬,“周奶奶,不管这份《酒经》能不能找到,我都要谢谢你和余爷爷。”

周莲漪扶他起来,“这声谢我们担不起,官凌渡水下有旋涡,东西不知道被带到哪里,那东西虽然你爷爷封得严实,我们又把他装在乌木箱子里,可这么多年,不知能不能保得住。到头来,我们可能要有负你爷爷当年所托。”

不像周莲漪期望那么低,金镰侃很乐观,金家是做酒的,对密封保存最有研究,何况《酒经》用特殊材料书写,东西未必保不住。

有了希望,下楼吃午饭时,金镰侃接过绮芳递过来的排骨汤,对她笑了笑,那笑太过“温柔”,吓得绮芳手一抖,汤洒了金镰侃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