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心办坏事

小说: 八卦误我 作者: 东边月亮圆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214 阅读进度:4/19

多花钱的服务从来都是一流的,江宋拿到鉴定结果的时候才凌晨四点。

天光未明,他在书房里已经抽了一夜的烟,两扇窗户大开着,风呼呼往里灌。

他把图片转发给何姜,半晌没回复,寻思小孩子的睡眠就是好,天塌下来倒头也能睡。

他是有点动静眼睛就瞪得跟铜铃似的,尤其是这两年。

公司的发展已经到新高度,百尺竿头难更进一步,瓶颈就在眼前,再高的楼也是会转瞬就塌掉,他突然有如履薄冰的心情,可以说最近心情最好的时候就是今天。

在传统观念里,继承人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江宋觉得自己未能免俗,忽然转过身从保险箱里拿出一份遗嘱。

四十出头的年纪并不算大,但人的意外总是时时有,尤其是他咨询过律师,知道父母也有继承权之后就在未雨绸缪。

因为那意味着他的打拼也有那些和他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弟妹的份,想想他一口血就呕出来,所以早早准备好后事,那就是在没有亲生子女的情况下把所有财产捐出。

这个孑然一身情况下做的决定,现在看来也是最完美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孩子真的能承担一切吗?

财富有时候是把利刃,未必是件好事。

江宋并不懂如何为人父,只是最本能的趋利避害,他叹口气把文件收起来,对着落地窗外的风景发呆。

另一边,陈明远也在盘算这件事。

给有钱人做工作的第一要义就是嘴巴严,因此他哪怕对着枕边人也不会多说一句。

他女朋友也习惯了,平常不多问,只是迷迷糊糊道:“是有很重要的事吗?”

陈明远把床头灯关掉,声音幽幽道:“做太子太傅,是不是比皇帝的贴身太监好?”

又不等人回答就自言自语道:“也得看看是什么样的太子。”

他现在虽然是总裁特助,但早就定好过几年要到分公司去,如果快的话再过十年就是公司高层。

前途一片光明,不过人都是奔着高峰去。

可以说,这份鉴定结果搅乱知情人一池春水,与之最息息相关的何姜反而一觉到天亮。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枕头底下的新手机,看到微信消息提示点开看。

图片上很清晰写着亲子关系成立,既在意料之中,又多少让人吃惊。

即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何姜都会设想最坏的结果,更何况她关于生父的一切只来源她妈的口述,连丁点证据都没有。

人家紫薇好歹还有信物,她是什么东西都没能拿出来,乍看之下有点薄弱,心想她爸居然是个不多疑的人,也是挺奇怪的。

有钱人都这么草率的吗?她眼睛转来转去,手在屏幕上动着,才把要回复的话发出去。

【收到。】

一板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做汇报。

江宋没能睡着,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洗漱后到客厅。

陈明远早早来等,看到人说着今天的工作安排道:“十点要开季度会议,午饭约的刘总……”

挣一分钱有一分的忙碌,江宋点点头,看向厨房说:“早餐准备好了吗?”

他本来是都在家吃完晃晃悠悠去上班,今天因为要去接人只能带走。

保姆陈阿姨拎着保温桶说:“好了。”

车往复兴大学开,出城的路还算顺畅,但返回的时候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不管什么车都受困于早高峰,顶多是左右的车会拉开距离,生怕跟迈巴赫发生磕碰。

何姜在车里吃掉一笼虾饺,肉眼可见的焦灼起来。

她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甭管怎么弹性上下班,每天都是九点之前到办公室,这会也不能表露出情绪,只能余光看着手表——这是她自己买的,用券后只要三十六。

江宋是一点都不着急,也不能体会普通打工人的心思,甚至觉得父女间有更多时间说话也挺好的。

他不紧不慢地寒暄着,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

何姜答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看车终于要挪到公司楼下说:“我在这下吧。”

要是遇见哪个同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陈明远已经替她考虑周全,说:“9号梯可以走,我已经交代过,不会有人多嘴的。”

9号梯是高管们专用,每层楼都需要刷卡进出电梯厅,使用的人并不多,可以省去排电梯的时间。

何姜松口气,接过属于自己的门禁卡,车停稳后拔腿就想跑,到底按捺下来。

江宋看她急得笑意都收敛,问道:“你们主管很凶?”

何姜赶忙摇头说:“不是的,老张人很好,是我不喜欢迟到。”

江宋也不知道老张是哪位,小领导他连见估计都没见过,不过想到自己是按照她说的时间去接人,说:“你平常都几点到?”

“八点五十五。”

这个点简直是劳模,办公室里常常只有她,何姜很喜欢这种感觉,尴尬接着说:“我不知道有这么堵。”

坐地铁的时间是可以估计的,开车却有很多超乎预料的事情。

要换别的员工这么积极,江宋还是挺高兴的,但在刚刚相认的女儿身上又是另一回事。

他提起昨天的话头说:“我打算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按你的想法来。”

何姜还以为他是说自己现在住的地方,问道:“装修的话你不就没地方住?”

说完也觉得挺傻的,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有个十套八套房子住不过分吧。

江宋没想到自己还有被人担心流落街头的时候,好笑道:“是顶楼那套,我嫌大一直空着。”

还待解释两句,电梯门正好打开。

何姜可没功夫管这些,马上说:“我先走啦。”

腿跨出去又回过头说:“爸爸再见。”

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这两个字对父女俩都意义重大。

江宋看着说:“回头让王杰上来一趟。”

王杰是江河视频的副总裁,负责大部分业务,虽然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他肯定是一无所知,但以后可不能这么下去。

何姜不知道因为自己即将有的变动,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出电梯厅。

其实她不用这样的,因为出来的位置也是紧挨着领导们的办公室,这个时间点压根没人,她头一回走到这,加快脚步到“普通人区域”,只觉得空气都清新几分。

今天连踩点爱好者陈慧文都来了,她看到人惊讶道:“我还以为你今天请假。”

何姜一言难尽摇摇头,随口说:“睡过头了。”

她说着话开电脑,把手机和包放桌上。

这两样东西都是新的,陈慧文一眼注意到说:“你这个是phonecase吧?”

何姜英语四六级都在六百分以上,但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单词在这儿指的是一个手机壳敢卖四位数的品牌,只以为是东西本身,心里嘀咕着以前没看同事有中英夹杂的毛病啊,不过还是说:“对啊,很可爱吧?”

她爸送礼很贴心,连手机壳都一口气有十几个,她简直是挑花眼。

陈慧文“啧啧”道:“很贵也是真的,我一直没舍得买。”

又说:“你在哪家代购买的,有没有比较便宜?”

何姜陡然意识到什么,看着手机壳都像是烫手山芋,说:“我也不知道,是别人送的。”

她话音刚落,另一位男同事吴志彬就凑过来说:“男生送的吧?”

内容没什么问题,语气却叫人不舒服。

何姜表情淡淡说:“我爸送的。”

她入职没多久,同事大多也不知道她的家庭情况,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要是换在熟悉的同学面前,她就不会这么说。

吴志彬平常还挺潮的,只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家庭不会太富裕,说:“大人不懂,看好看就买,但咱们年轻人还是要支持正版。”

说得好像别人是贪慕虚荣,上升到不尊重版权的地步。

何姜的表情冷下来说:“配我的新手机,当然得是好的。”

也是这句话,大家才注意,陈慧文打圆场说:“你这是promax吧?”

何姜抿着嘴笑说:“对啊,我爸觉得越贵的越好,我反而觉得有点太大。”

她说话的时候看着吴志彬,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缝,看着好像是在笑。

吴志彬心想一个手机就显摆,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耸耸肩说:“那你父母也挺不容易的。”

就这一套下来,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打肿脸充胖子委实没必要。

何姜一时语塞。

她并非是擅长跟人起冲突的性格,甚至偶尔有几分软弱,因为她没有可以挡风遮雨的墙,只能用回避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即使现在好像有“后台”,她仍旧是以往的样子,深吸口气说:“看来你很会体谅人。”

眼神在他身上扫一遍,只差直说大家都差不多。

吴志彬道:“是啊,不过我爸妈就是怕我没钱花,不怕笑话,我现在还领生活费呢。”

他说得坦荡荡,照例显摆他的奢侈品们。

何姜和陈慧文对视,双双翻白眼,听也不听,做着自己的工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