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礼物

小说: 八卦误我 作者: 东边月亮圆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236 阅读进度:3/19

江宋是个健谈的人,更何况他现在是没话都要找话讲。

撇开两个人现在的身份来说,如果只把他当成普通的刚认识的人,何姜觉得跟他聊天还挺有意思的。

但对话再愉快,总有散场的时候。

她现在住学校宿舍,即使放假时间也有门禁,眼看差不多,她说:“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

江宋也知道她的情况,提议道:“要不搬到我那儿住,就在一品江。”

一品江是全国有名的豪宅,随便一套都要九位数,离江河集团走路就十来分钟,住进去从此免去通勤的烦恼。

不过何姜也就心动一秒,马上摇头说:“过几天就开学了。”

江宋四十岁那年自我调侃,等将来送孩子上大学估计人家还以为他是爷爷,没想到老天也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到底没太勉强,觉得这一晚对两个人都有许多需要平复的地方,调整也是要时间的。

他道:“那送你回去。”

何姜点点头,站起来想起件事说:“现在抽血吗?”

陈明远已经带着人在外面等很久,以他陪着女朋友看电视剧的经验,觉得做亲子鉴定对于亲子关系还是有点影响的。

不过江宋和何姜都不觉得,毕竟凡事都要讲证据嘛。

尤其是何姜,盯着一管血说:“要不要多抽点?”

万一路上撒了不就耽误时间。

抽血的护士是专业,说:“这样就够了,明早八点之前能出结果。”

她专业给各大富豪做鉴定,于工作专业上就是少说话最好,能的话尽量都不看客户,垂着速退出。

何姜还没见过□□的阵仗,有一种异样感,不过把袖子放下来,没再说什么。

倒是江宋眼尖,问道:“手上的疤是怎么回事?”

何姜满不在乎说:“不小心划拉的。”

这句话只有部分事实,毕竟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初中逃课爬栏杆的时候弄伤的,当时她胆战心惊去打破伤风针,哪怕就几十块钱,也意味着她接下来的一周要节衣缩食。

女孩子留疤都是大事,江宋全是心疼。

他打小也吃过不少苦,还以为等将来有孩子能金枝玉贵地养着,结果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女儿还在艰难地生活。

他叹口气道:“回头做个检查吧。”

他自己是穷过来的最知道,没钱的人命是最贱的,别的都不打紧,要是身体出问题金山银山也没用。

何姜惜命,想想没拒绝,不过有的东西她还是要推的,比如银行卡。

作为一个合格的家长,掏钱是最基本的。

江宋虽然还没拿到鉴定结果,心里却已经有愿意接受的事实,毕竟从时间上来推算就该是这样。

一个男人,本能不会去质疑曾经恋人的忠诚,因为这对他来说也意味着另一种羞辱。

更何况他不觉得何秀娟是这样的人,初恋总是美好。

为人父,经济上的补偿只是第一步,对江宋来说也是最简单的,因此他道:“拿着。”

态度多少有些强硬。

何姜并没有多少钱,但也称不上贫困。

她妈是因为闯红灯才车祸去世,当时有笔赔偿款,一共十万,后来大舅何永强借走做生意,她的生活费也由他负责。

她初高中都是在一座县级市念的,消费并不高,正经开始花钱是她上大学以后。

临江是一线城市,食堂最简单一顿午饭都要七八块,每个月一千块钱只能混个温饱,好在她拿过不少奖学金,平常又有兼职,日子还算过得去。

在这个时候掌心向上,尤其是生父面前,说实话,何姜诡异的自尊并不允许,也觉得受之有愧。

她偶尔是个很别扭的人,少女时期的种种终究落下阴影。

江宋甚至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从前的样子,敏感、要强。

这是他没想过的。

他满心是愧疚,正当壮年的人露出两分憔悴说:“薇薇,听话。”

何姜咬着嘴唇,到底不想惹他不高兴哈她的亲人太少,对父亲这一角色有太多憧憬,尽量折中道:“要不结果出来再说?”

那样她好像能理直气壮一点。

江宋无奈道:“行。”

不过说:“但别的就不许推了。”

何姜还以为他是说刚刚包厢里的礼物,点点头应,等到宿舍楼下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

她先是惊讶于这车能开进学校,后是奇怪于怎么停着一辆小货车,等看到陈明远站在边上,已经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

陈明远是总裁特助,管着总裁办十来个人。

就在老板父女喜相逢的时候,他一点也没闲着,把每个人都支使得团团转,最终凑出了这一车吃穿用都有的行头来。

何姜简直是目瞪口呆,说:“这也太多了吧。”

她是被迫极简,长久以来好像成习惯,看这些跟浪费差不多,只是掩不住惊喜的表情。

小孩子收礼物,心口不一。

江宋就是打算用糖衣炮弹来“腐蚀”她,微笑说:“明天还有几样。”

何姜头摇得像拨浪鼓说:“宿舍没地方了。”

她这也是实话,上床下桌的六人间并不宽敞,集体空间最重要是自我约束,哪能放太多东西。

江宋没考虑那么多。

他发家致富太久,已经忘了体贴人这件事,这会说:“不一定你都用得上,不喜欢的可以先放家里。”

“家”这个字,对何姜的意义非凡,自从她妈去世以后,她只有舅舅家和外婆家这样的选项。

在她的潜意识里,那并非是安居之所。

她胸腔有说不出的酸涩,连眼眶泛红都没能压下来。

江宋总算从她身上看到脆弱的一面,自己也挺不是滋味的,阔气道:“以后想要什么,爸爸都给你买,咱有钱。”

他到底年纪摆着,自称得很自然,何姜是嘴唇动动,没能张开口。

江宋生怕她又要提鉴定结果的事,赶快说:“明天来接你上班,早点睡吧。”

何姜从幼儿园就自己搭乘校车,接送两个字像天方夜谭,可惜她没来得及出口拦,人已经走得一干二净,徒留她跟一屋子东西和来看热闹的学生们。

即使是假期,宿舍楼还是有几个人的,这么大动静纷纷探头看,好在都不是很熟悉的同学,她只笑笑就关上门。

回过头举目四望,都是精美的包装纸,恍如坐在金山之上。

何姜的文学素养再高深,也只有幸福两个字可以形容。

她拿起最近的一个,小心翼翼扯开包装,露出蓝色的盒子。

这是一个大家不陌生的品牌,何姜只觉得像个烫手山芋。

她大着胆打开盖子,发现是一条手链。

说是手链,更像是几个回形针别在一起。

考虑到品牌溢价,她拿出手机拍照搜索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就这玩意,值一个学期的学费?

她不理解,她真的不理解。

这个开端奠定了接下来拆礼物的基础,可以说是花里胡哨的东西居多。

当然,这个定义仅限于何姜赋予的,对她来说能称得上实用的大部分是电子产品们,尤其是新手机深得她心。

她现在用的是八百多买的国产机,开个微信都要闪退个好几回,但每当她想要换的时候总能从它身上迸发出新的生机,让人下不了决心。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穷字。

像江宋这样的身家,买东西当然不会看价格,给她的是最新款的苹果机,内存512g。

何姜权衡再三,还是根据指引开始使用,然后给刚加上微信的人发消息说【礼物我都很喜欢,谢谢!】。

看着很生硬,何姜念了两遍,又加上一句【from新手机】。

发完她盯着屏幕等回复。

江宋对她也是小心谨慎,斟酌后道【喜欢就好】。

他拿捏不准这个年纪的孩子在想什么,对副驾驶的特助征询道:“会不会太冷漠?”

陈明远想想说:“何小姐应该会想保持一点距离感。”

一看就是戒备心极强的人。

江宋觉得这话有几分道理,手指在大腿上点点说:“找个设计师,顶楼那套重新弄一下。”

不管何姜愿不愿意跟他住,房间总是要准备的。

也不光是这个,很多事都需要安排。

他接着道:“我要何姜更详细的资料。”

陈明远的工作类似于天子近臣,老板的一言一行都需要揣摩。

他试探道:“大小姐能这么优秀,您也就后继有人了。”

在某些方面,江宋还是敏锐的。

他偏过头看窗外说:“江河的摊子太大,不是谁都撑得起来的。”

他手里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二十,未必是成绩好、名校毕业这些就够,能力不足的话没有必要非要指定下一任总裁。

但他同时也讲传统,觉得家产还是要留给亲生骨肉。

这是他知道有何姜存在的第一想法,不出意外的话这也就是他的继承人。

私心里,他当然希望何姜样样都优秀,可也知道是不能强求的。

他含糊道:“再说吧。”

他态度未明,陈明远则是决定等鉴定结果出来后把这位大小姐的重要程度往前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