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吕布借道

小说: 三国之转生霸主 作者: 古典松 更新时间:2018-12-14 06:22:46 字数:8783 阅读进度:111/503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111章吕布借道

曹操听到众人的话,露出沉思之色道:“荀彧,你这次出使豫州,对豫州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曹操开口,其他人也都望向荀彧,想要看看荀彧是如何评价汝南黄衮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黄衮原本名不见经传,可是却借着黄巾贼趁势而起,屡破黄巾贼。

虎牢关会盟,诛杀董卓的时候更是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力,麾下战将凶猛无双,甚至连吕布都不是对手。

夺得传国玉玺,却又转手卖了一个大价钱,这份果决让人也不得不佩服。

此时又主动送来了三十万石粮食,让众人极震撼又疑惑。

荀彧看了下曹操,又看了下四周,随后郑重道:“主公,我观黄豫州,乃是主公日后最大的对手。

汝南之行,我所见百姓安居乐业,极为认可汝南。

当日江夏黄祖来袭,范增在几日就征调了十万兵马。百姓听闻有人来袭,人人愤慨,人人求战,可谓是民心凝聚。

除民心之外,黄衮占据汝南中原之地,但是又主动放弃颍川和陈郡大部分,舍弃了混乱的北方之地,转而经营相对安稳的南方,这便是占据了地利。

在汝南之地,道路宽大,城墙被修筑的高大宽厚。

除了城墙之外,还要许多坞堡,百姓以坞堡为核心,可以抵挡贼人,也可以储存武器。这也是地利。

如今的黄衮黄豫州差的就是天时,一旦三者具备,便如同潜龙出海!”

荀彧的话让曹操等人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没有想到荀彧对黄衮竟然如此看重。

荀彧说到此处,对着曹操接着道:“主公,我听闻黄衮在豫州实行的是叫做保甲制度,极为严苛。

除了保甲制度来稳固百姓外,黄衮还提出高筑墙、广积粮和缓称霸,如今的黄衮也就是按照这三个制度不断实行起来的。”

“高筑墙,广积粮和缓称霸,这与文若提出的深固根本乃是一脉相承啊!这黄衮身边有高人?”

曹操顿时惊道!

荀彧拱手道:“主公,深固根本只是大致的概括,却没有这三句话来的简练!而黄衮身边的确有高人,只是让我无法明白,这些人皆以上古人名自称,也不知晓是自比还是故意遮掩。”

荀彧说道这里,神色再次郑重起来。

曹操的脸色也满是震惊。

“文若,那你说如今我们如何行事?”

曹操看着荀彧高声问道起来,他心中也着实好奇了,如今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荀彧看着曹操道:“主公,我觉得可结盟!目前黄衮的优势比我们大,他可谓兵强马壮,虎视江东之地,定然可以牵制袁术!”

郭嘉也上前笑道:“主公,文若说的不错,黄衮目前可以结盟。”

“嗯!那就做好迎接豫州使者的准备!”曹操郑重道。

而此时被曹操众人所忌惮的黄衮正享受着自己的温柔乡。

黄衮回到后院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蔡文姬。

不过今“四九零”天的蔡文姬打扮与以往不同,云髻上面插着一个金步摇,一晃一颤,仿佛要振翅欲飞。

黄衮心中也隐隐知晓蔡文姬为何如此了,但还是轻轻的笑着调戏起来。

蔡文姬看着黄衮,满脸感激道:“夫君,多谢你将父亲从长安城救了出来!”

蔡文姬心中感激之极,他的父亲蔡邕虽然是大儒,可也因为如此,被董卓赏识,从而遭到了天下人的唾弃。

如今又得罪了王允,被下入了牢狱,若非黄衮救出,怕是承受不住牢狱啊!

“文姬,你为何如此说话,蔡邕本就是当世大儒,又是我的丈人,这次将他从长安城救出来,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如今长安城太乱了,已经不适合在那里居住!”

黄衮笑了起来,将蔡邕接到安城,既可以笼络那些寒门士子的心,也可以全了自己的名声。

黄衮想到这里,不由对关中的局势感到一丝担忧。

整个关中之地还在厮杀不断,天子估计不久之后就会沦落四方。

“夫君,听说你从长安城还带回来了一个绝色的女子。什么时候接回来,总在外面也不是一回事。

若是被人知晓,还说我是个妒妇呢!”蔡文姬体贴道,心中也很想知晓这个貂蝉到底是怎么一副绝色模样,让自己的夫君来个金屋藏娇。

黄衮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窘迫,嘿嘿一笑,也不回答,低头wen住蔡文姬。

当黄衮走出房屋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起来。

天下风云大变,袁绍击败了公孙瓒,正围攻公孙瓒所在的幽州,公孙瓒败局已定。

而关中之地,李榷和郭汜已经攻破长安城,吕布匆忙逃出来了,直接要投靠袁术。

“主公,关中来了消息,李傕和郭汜已经攻破了长安城,杀了王允,挟持了汉帝,吕布带着几千兵马从关中逃出来,现在直奔袁术,但是他会从我们的豫州经过。”

范增见到黄衮走出来后,立刻将这些消息禀报起来,神色有些郑重。

吕布虽然被项羽击败了,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乃是当世之枭雄。

“吕布要借道?”黄衮心中微微一沉,没有想到这吕布竟然前来投靠袁术。

----

下面内容为重复,看下一章节,飞卢的系统问题,后期修改的时候这一章节无故要7000多字才能改动,由于是后期修改只能上传重复章节,抱歉了各位。

112章吕布来了

黄衮听到这里,心中一沉,对着范增道:“亚父,立刻召集三千龙牙骑兵,我要亲自去一趟郾城!”

黄衮对于这个吕布绝对不敢小视。

在黄衮的想法中,这吕布兵败,应该去河内投河内太守张杨才是。

因为这一道路为最简单,只要渡过黄河,沿途关隘就少,从河东奔河内也是最快最方便的道路。

没有想到吕布直奔这袁术而来。

看来如今这吕布也知晓天下大势在袁氏兄弟手中。

而这河内太守张扬却没有丝毫的本事。

毕竟关东群雄中,实力当首推袁氏兄弟。

黄衮思忖的时候,范增立刻下去执行命令,召集军队。

而此时的吕布惶恐如丧家之犬,驻守在鲁阳之地,若非李榷和郭汜正忙着劫掠长安城的百姓和富户,早已经追杀而来了。

吕布从长安城逃出来的时候,兵马不过数百,如今虽然有了数千人,也是沿途收拢溃败,裹挟一些青壮老弱而成。

所以吕布的兵马几乎没有战斗力,也只有数百亲卫可以护持家小。

而吕布对于投靠袁绍和袁术,也进行了思虑。

只是袁绍兵多将广,又在幽州和公孙瓒大战,路途遥远,吕布如今兵马困乏,根本无力北上。

他又担心会被袁绍当做炮灰。

尤其北方战乱,公孙瓒英雄也,其兵马又多匈奴之辈,骁勇善战。

反观南方袁术不仅富硕,还没有任何的强兵悍将。

吕布现在南下唯一担心的就是黄衮了,当下驻守在南阳鲁阳,毗邻颍川。

原本这鲁阳一带也应该有兵马驻守。

只是黄衮知晓西凉军这些年将会肆虐北方。

为了和北方有缓冲之地,便将郾城以北的地方全部搬空,形成了一个无人地带。

吕布见到了郾城一带城墙高大,兵马雄壮,便停步不前,向袁术表达投靠之意。

只是南阳被孙坚劫掠一空,待到孙坚兵败,南下长沙的时候,南阳也近成了荒芜之地,也只有南阳腹心之地还算是富裕。

吕布手中只有三千多兵马,大多还是老弱,那里敢去南阳腹心劫掠。

这些时日吕布在郾城一带不断的走动,斥候四处探查,想要寻找富裕之地劫掠获得足够的钱粮。

“温侯,我们查探了四周,这郾城城高兵多,郾城四周的百姓结坞堡自守,很难攻破!”

吕布麾下大将张辽探查后,神色郑重道。

一旁的侯成等人则叫嚣道:“温侯,我们如今兵马困乏,粮草不继,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这汝南虽然有坞堡和城池。

但是粮草最多,黄衮麾下的甲胄和武器也是极为锋利。

这郾城刚刚攻破不久,城池也没有来得及修缮好。

而且黄衮在此地的兵马并没有多少!

我们正可以一鼓作气,攻击郾城,到时候劫掠一番,立刻从荆州直奔袁术之地!”

魏续的脸色亦是郑重道:“温侯,拼死一搏吧,如今荆州内乱刚刚平息,我们从荆州过道虽然遥远。

但是总比这黄衮安全!”

张辽看着众人道:“曹操已经向黄衮借粮,我们也可以借粮,比劫掠的要好。

若是从荆州过,我们就必须经过南阳,然后进入荆州,不知晓要耗费多少时间。

而且南阳太守和据城而守,荆州的刘表若也是如此,我们就腹背受敌了。

我们从荆州走,就必须要打造战船,又不知晓拖延多久!”

张辽说道的时候,吕布点了下头,看着下远处,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魏续,曹性,你们两人装作匪兵劫掠四周的坞堡,不要暴露了行迹。

郝萌和侯成你们奔袭汝南借给曹操的粮草!”

吕布说道的时候,众将轰然领命,只是张辽的眼神任然满是忧虑之色。

只是不到两日的时间,吕布的兵马全都铩羽而归。

郝萌和侯成被护卫粮草的大军击溃,而各大坞堡和郾城士卒抵抗甚激,根本不是吕布几千兵马能够攻破下来的。

这日吕布有些恼怒了,望着远处巨大的郾城,心中怒火万丈,看了下四周众人不由喝道:“没有想到我吕布成事以来竟然遭受如此劫难,今日不管如何,随我一起进攻郾城。

破了此城之后然后休整,大不了直接前往河中,再去投奔袁绍!”

吕布也是被逼急了,口中长啸一声。

因为若是在拖延下去,他的士兵就要杀马了。

四周众将见到吕布恼怒,也不再劝谏,如今也都希望以吕布之威或许可以攻破郾城。

吕布做出决定后,便集合了这数千大军,直奔郾城而去。

只是在吕布刚刚出营,来到郾城附近后。

黄衮率领三千骑兵也奔袭而至。

马蹄声震动声中,吕布旁边的张辽看着远处顿时呼喝道:“温侯,前方有数千骑兵奔袭而来!”

吕布等人口中长啸一声,勒马而止,远远看去,见到三千浑身甲胄,面带狰狞面甲的骑兵从远处快速的来到面前。

吕布望着这一支军队的队形、兵卒神态,便可知其等非一般,尤其是骑兵甲胄器械又整齐,就算是吕布也不敢言自己一定可以取胜。

尤其是看到这一支兵马最前面那昂藏大汉,吕布的眼睛猛的一颤:“那自诩为项羽的大汉?”

吕布一眼就认出了项羽。也知晓了这一支大军的来历。

黄衮站在骑兵最前面,看着远处的骑兵,在项羽和朱亥等人的护卫下,直接来到了吕布的面前。

这个时候黄衮才看得清楚,这吕布身形高大,体型魁梧,鹰眼狼鼻,给人一种凶悍的感觉。

此时的吕布身上套着的是一套环锁铠,头顶战冠,手提丈八长天方画戟,凌然的坐在战马上,马背后还有张铁胎硬弓。

黄衮打量的时候,目光望向了吕布座下的赤兔马,心中更是暗赞了一声。

“今日这吕布过境,赤兔马也得姓黄了!”黄衮心中大喜,没有想到得到这赤兔马竟然不费丝毫功夫。

黄衮打量吕布的时候,吕布也认出了这一支骑兵为首的乃是黄衮,当下提戟问道:“足下可是黄豫州?”

113赤兔马

黄衮看着面前的吕布,上下打量了下,笑道:“汝南黄衮,见过温侯!没有想到虎牢关一别,竟然在这里和温侯相见。”

黄衮淡淡的笑道。

吕布则是一惊,虎牢关一战,他只知晓有黄衮,却并没有见到过黄衮的样子。

如今相见没有想到黄衮竟然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少年,当下再吃一惊,不由脱口问道:“你便是黄衮?”

吕布这次称呼却已经有些无礼了,黄衮有官职,当面直呼名,这是极端无礼的行为。

荀彧前来亦是以黄豫州相称呼,虽然黄衮未得豫州州牧,但是已经实际掌控了豫州。

对于吕布的称呼,黄衮虽不在意,朱亥和项羽却已是大怒。

项羽顿时瞪目喝道:“吕布小儿,竟如此大胆,敢直呼我家主公之名!”

项羽倒是很想要和吕布大战一场,趁机夺了他的赤兔马。

黄衮嘿嘿一笑,喝住了项羽。

吕布看到项羽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他可是领教过项羽的厉害,哪里敢在这个时候和他硬拼。

当下对着黄衮拱手道:“没有想到黄豫州如此少年便已名满天下,布失语得罪,请见谅!”

黄衮哈哈一笑,这吕布如今都已经是掉毛的凤凰了,倒也不用在意了。

如今局面却是自家占据主动,即便吕布是天下枭雄,也要小心翼翼的讨好。

黄衮觉得这种感觉很好,面前可是三国第一高手的吕布,如今被项羽击败,又被自己所困。

当下大笑开口道:“一时失语,何罪之有?温侯来此为何?此次集合大军,不是要犯我边界吧?”

吕布听到这里,心中暗恨,这黄衮乃是明知故问,自己仓皇而逃,所携带兵马不多,否则一定要和这黄衮大战一场,夺了他的基业。

他原本想要趁机攻城,可是见到黄衮的大军,又见到了项羽,那里还有这种心思,现在只想要求取活命罢了。

此时吕布脸上微红,终还是硬着脸皮道:“西凉军贼势大,叛乱朝廷,王司徒已不幸遭难,我独力难挡,此次南下想要向袁公路求取援兵!”

黄衮听到这里,看了下吕布。

这吕布终究还是要一些脸面的。

黄衮当下笑了下道:“我亦闻王司徒遇难,实为可叹!王司徒为朝廷诛杀叛乱,今日被贼人诛杀,太过可恨了。

只是我关东群雄盟主乃袁本初,若欲借兵,温侯可以去袁本初的地方,只渡大河往北,经河东至并州便可,缘何至此?”

吕布听到这里,淡淡的笑了下道:“本初正与公孙瓒大战,如今自身兵力都捉襟见肘,恐难借兵,”

吕布笑着又道:“反倒是袁公路兵多,今欲往江东一行。”

黄衮听到这里,心中更是舒畅,既然你铁了心要前往袁术的地方,这可是一次敲竹杠的好机会啊!

吕布败军要想从自家地界经过,自己别的也不要,这赤兔马乃是必得之物。

失去了赤兔马的吕布还是吕布么!

黄衮想到此处,不由大笑起来:“温候有所不知,我虽然执掌汝南,但是新得几个郡县。

这些人大多出身世家大族,对我这个寒门之人,乃是阳奉阴违,甚是可恨,尚请温候稍待一些时间,待我重整几个郡县,平定豫州之地,再放温侯离去!免得温侯在我的地界遭到了骚扰,反而被天下之人耻笑!”

黄衮的说辞让吕布目瞪口呆,没有想到黄衮竟然可以睁眼说瞎话,只是他稍一思忖便明白这黄衮是趁机要挟。

可此时吕布也只得忍气,冷冷的问道:“黄豫州要何物?”

吕布直接开口问的便是黄衮索要何物,却是连最后的遮羞布都省了。

黄衮自然不在意,张口讨要道:“温候神武,当日与我麾下大战,借助赤兔马得胜。

我这将领甚是喜欢,今日欲得此马!”

黄衮说道的时候,项羽脸色大喜,而吕布则脸色大变,怒道:“赤兔马乃是我之战马,如何能够借得?”

大凡武将都看好的战马、铠甲和锋利的武器,吕布得赤兔马之助,一身武艺能够发挥十成,且人借马力,往往战力更强。

所以这吕布如何舍得这赤兔马。

黄衮呵呵一笑,轻声道:“温侯不舍赤兔,难不成舍得给貂蝉么?”

吕布听到这里,有些疑惑,他倒也听说王允有一个侍女为貂蝉,美丽绝伦,却被人所抓

但这与自己有有何关系。

黄衮看了下吕布神色,知晓他和貂蝉没有关系,如今这貂蝉已经被自己收入囊中,可不想被这吕布惦记。

当下便笑了下,也不再追问。

此时吕布则看着座下的赤兔马,满是不舍,但是看了下周身士兵的模样,

长叹一声,如今的他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刻,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吕布看了下自己的兵马,一脸苦涩,然后对着黄衮冷冷道:“我可以给你赤兔马,但是我要粮草十万石,兵器和铠甲三千套!”

吕布说道这里,黄衮嗤笑了下,淡淡的笑道:“温侯所欲太过了,粮草一万石,足够温侯到达寿春了。至于兵器和铠甲,袁公路自然会给予温侯的!”

黄衮说到这里,淡淡道:“温侯若是不愿,我可自取!”

吕布听到黄衮最后的话,勃然大怒,恨不得杀了黄衮,只是一想到黄衮兵强马壮,只能忍一口气。

看着黄衮道:“粮草三万石,汝南所产的精锐兵器铠甲百套,普通铠甲和武器千套。

若是不愿意,我便杀了赤兔马,也不会轻易让你所得!”

吕布说的狠辣,黄衮哈哈一笑道:“好!若温侯所愿。

今日便交割了这些东西。”

黄衮立刻命令人去郾城取物资。

此吕布大怒归阵,众将皆围上前来相问,却听吕布咬牙切齿怒吼:“黄衮小儿可恨,竟然如此折辱我!若不杀其,难消今日之恨!”

众人听到这里,心中大惊,这黄衮的兵马他们可都见到了,他们如今这些残兵败将,如何能够抵挡住这么一支大军,当下都忙开口劝道:“将军且忍一时之气,若不得过关,吾等渡河去投袁绍就是!待到日后整顿兵马,再来报仇雪恨。”

114章吕布再败

吕布听到众将的话,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冷冷的看着众人道:“黄衮这贼人竟然向我索要赤兔马,我若是不予,他定然来抢,如今我们兵困马乏,不能力敌,如今为了粮草和武器,我已经将战马许诺给他了!”

听到这个话,众人都是一惊,赤兔马可是吕布的心爱之物,在平日,别人连碰都不允许,今日竟然肯交换,难道温侯换了性子。

不过能够穿过汝南,前往江东,众人也都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吕布冷冷道:“黄衮这小儿既要,便送给他。

这一段时间,我们正好休整士卒,再加上黄衮送来的铠甲和武器,士兵便有了一定的战斗力。

待我们离开汝南的时候,这黄衮定然前来送行,到时候我们突然发难,将这黄衮小儿斩了。

黄衮一死,这豫州定然大乱,然后我们就可以尽情劫掠,最后带着首级去投袁术。

这定然是一份大礼!即便不敌黄衮麾下军马,我们也安然度过了汝南!”

吕布说的极为自信。

而众人听到吕布的话,皆是一喜道:“将军妙计啊!若是能够派遣一将随着赤兔马而去,待牵马的时候,再趁机斩了黄衮麾下的大将项羽,温侯便再次天下无敌!这汝南就无人可以挡得住我们的大军了!”

侯成的话让吕布微微一愣,旋即拍手道:“好!!就用此法,到时候一定要给我斩了那项羽!”

众人轰然叫好,这个计划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即便败了,也只是逃跑到江东之地罢了。

当交换粮草的时候,吕布亲自牵马来到了两军阵前,满是不舍的将赤兔马交给了黄衮。

而黄衮则立刻将赤兔马交给项羽。

看着面前的赤兔马,项羽大喜之极,跨坐在赤兔马上,开始驯服此马,只是赤兔马性烈,项羽也只能走走停停的驯服。

吕布看到这个情况,脸上愤怒,心中杀意浓烈。

交换了战马后,黄衮防止吕布在汝南乱窜,带着三千兵马以送行的名义监视着他们。

让吕布的这些兵马不会乱窜,骚扰沿途的百姓,更防止吕布窥伺汝南的真实情况。

一路上行走的时候,范增有些警惕起来,对着黄衮道:“主公,这吕布本倨傲之辈,如今竟然肯如此低声下气献出赤兔马,定然有诈!

明日我们就要离开了汝南的地界,我担心吕布会突然发难!”

范增的话让黄衮笑了下道:“这定然有诈,若是吕布再三推拒,或者提出更多的要求,我也会信了几分。

但是现在却答应的如此爽快!

而且这一路上,吕布整训士兵,并没有一心赶路的意思,我早已经让项羽和朱亥戒备了,也让吴起率领虎卒在边界埋伏了起来!”

黄衮淡淡的笑了起来,现在他倒是想要这吕布发难,再捞一笔。

黄衮笑道的时候,吕布沿途走来,却是越来越心惊,原本以为汝南是黄巾贼肆虐重灾之地,定然是荒芜一片。

但是现在看来却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这里不仅不是荒芜,还是国富民强之地。

百姓安居乐业,人口富足,若是56将此地夺了,兴许不用再去南投袁术。

想到这里,吕布心中更加热切起来,有了此地,他就可以东山再起。

跟随吕布的众多将领也是心中喜悦,目光望向各个地方,觉得此地简直就是富硕之地啊,若是能够占据此地,他们就可以窥伺天下。

这个时候众人也才知晓黄衮实力的非同小可。

当两支大军来到汝南与袁术的交界处的时候,吕布看着远处跟随的黄衮,上前笑道:“布多谢黄豫州相送之恩,今日布愿借酒水,以表感谢!”

吕布说道的时候,令人端来了酒水。

黄衮听到吕布的话,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看了下两边的朱亥和项羽。

两人立刻心领神会,随着黄衮朝吕布走来。

吕布也带着张辽、高顺等人走到两军前。

此时吕布见到项羽和朱亥跟来,眼中闪过一丝戾气,盯着赤兔马,充满了不舍。

吕布敬了两杯酒后,看着项羽座下的赤兔马道:“此马天下无双,望公善待!”

项羽拱手正要说话的时候,吕布口中一个呼哨,赤兔马双蹄猛的扬起,项羽猝不及防,就要摔倒在地。

此时吕布提戟朝着项羽劈砍而来,张辽等人则朝着黄衮斩来。

只是吕布刚动手,项羽双~腿一夹,单手按在马头上,硬生生的将战马按了下去,手中大戟狠狠一晃,与吕布打在一起。

而另一边,朱亥手中大刀猛的劈砍而下,与张辽等人站在一起。

这个时候,吴起和李牧从两侧掩杀而来。

刹那间杀喊声震天。

成廉、侯成、曹性、宋宪等将见吕布动手,亦挥军上前。

一时两军大战在一起。

黄衮从容不迫的退到了军阵中,看着远处的厮杀。

而吕布虽然做了准备,奈何黄衮的兵马精锐。

不多时,吕布的军马死伤惨重,便是吕布和项羽大战,身上的铠甲破裂,已经浑身是伤。

“黄衮算计吾等!退走!”吕布眼见形势不妙,立刻呼喝起来,朝着远处退走。

奈何被项羽缠住,四周的大将见到如此,立刻上前相助吕布,而朱亥亦是上前,双方大将立刻混战在一起。

吕布且战且退,看着被大军团团护住的黄衮,知晓想杀他已是不易。

吕布的大部分兵马不过是收拢来的败军,如何敌得过虎狼般的汝南铁骑,已被杀得溃败开去,不少已开始弃械求降。

“走!”

吕布现在只想速走,那里顾得了身上的伤痕,硬生生的承受了项羽一戟,甚至顾不得身上插的箭矢,想要朝着远处逃走。

只是那里能够走得了,龙牙骑兵紧紧的咬在吕布的大军后面。

不过半晌的时间,朱亥先行回来道:“主公吾等一路追杀,已斩敌将薛兰,将吕布麾下大将魏越、宋宪、曹性、郝萌等以下千余人抓获,此外他们的家眷老小和吕布的家小也都被我们抓到了!只吕布领轻骑独逃,项羽将军正追杀!”。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关注xbqgxs新笔趣阁进入首页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