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砸不死你

小说: 三国之开局签到送李元霸 作者: 珺侯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1:02 字数:2396 阅读进度:53/53

蒲头惊愕的无以伦比,怒声骂道:“一群没用的家伙,一支千人队,竟然被一个人打败了,真是奇耻大辱,伦桑,你去,将这人的头给我躲下来。”

蒲头身后,转出一人,只见其生的虎背熊腰,身高九尺有余,头戴鹰羽,面容凶狠,眼大如牛,手持一柄狼牙棒,足有五十八斤,正是蒲头口中的伦桑。

这伦桑可是蒲头部落中最勇猛的武将,曾经一人徒手打死四头野狼,甚是凶残无比。

“大人稍候,伦桑这就去砸碎他的狗头。”

伦桑策马而出,直奔南边混乱的战场。

只见南边的鲜卑阵中,一人一骑,正在里面翻江倒海,杀得答塔部落的千人队狼奔豕突。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随刘义前来的李元霸。

本来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还需要两日才能赶到,可是刘义与李元霸胯下的坐骑,都是万里无一的千里良驹,便早早赶到了。

不曾想,还没进入望平城,就看见鲜卑土狗在攻城,刘义当即让李元霸冲阵。

初始,没人在意李元霸的驶来,毕竟只有一人一骑,千夫长答塔还以为是自己人,便没有放在心上。

可等到李元霸扑入答塔的千人队中,答塔才发现,自己闯大祸了,竟将一只猛虎放了进来。

看着手下将士个个寒颤后退,答塔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举着手中的弯刀,扯着嗓门吼道:“贼子,受死吧!”

“哗!”

答塔只感觉眼前残影掠过,一对大锤拖着两团巨大的影子从天砸落下来。

糟了!

答塔立马意识到了危机,急忙将身子向左一偏。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答塔得身子一阵剧烈的晃动,差点从马背上摔落下去,右臂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

惊觉回头,答塔惊骇的看着自己的右臂已经没了,连同穿在身上的护体铠甲一起,被砸成两截。

“哎呦!”

答塔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身子骨一软,再也稳不住身子,从马背上滚落下去。

“咔嚓!”

万里云龙驹前蹄重重的踏下,直接将答塔的胸骨踏碎,胸腔里面跳动的心脏顿时化着一滩血水,喷射了出来。

“千夫长死了,快逃呀!”

“快逃呀!”

答塔的部卒如同见了鬼神一般,惊恐万状,再也不敢抵挡,千人队也就这样呗瓦解了。

沉寂了数月的李元霸,今日终于得偿所愿,放开手脚的大干了起来。

“贼子休要猖狂,你爷爷伦桑来也!”

李元霸正杀的激情四射,突然面前闪出一骑枣红马,不由大笑道:“终于来了一个对手!”

“伦桑?这名字太难听了,可敢吃我一锤!”

伦桑怒目圆睁,蒲头部落,所有人听见他的名字,都无不叹服,没想到却被眼前这个汉贼取笑。

实难忍受。

伦桑高举手中的狼牙棒,怒声骂道:“快快报上名来,待会爷爷好去邀功请赏。”

“李元霸是也!”

趁着李元霸答话之余,伦桑已经策马急出,手中的狼牙棒如泰山压顶之势,对着李元霸的脑门砸来。

“咦!”

李元霸目色一厉,右手闪电般挥出擂鼓瓮金锤,只见一道火光划过,伦桑本以为能一击即中李元霸,不曾想狼牙棒却被李元霸硬生生给格开了。

“你使诈?”

李元霸不由怒视道。

“哈哈……”

伦桑讥讽的笑道:“使诈又如何?你们汉人不是常言,兵不厌诈嘛?看招!”

借着答话的机会,伦桑再次挥出狼牙棒,向着李元霸的腰腹袭击而来。

“哼!”

看着呼啸而至的狼牙棒,李元霸冷哼了一声,左手提起擂鼓瓮金锤迎了上去,右手一抛,直取伦桑面门。

“当!”

一声炸裂般的巨声响起,伦桑手中的狼牙棒再度被格挡,那反震的回力,差点让伦桑拿捏不住。

“贼子好大的力气!”

一向自负力大如牛的伦桑有些胆怯了,两次交手,已经让他对李元霸有了认识,那就是自己拼力气,绝不是李元霸的对手。

不及伦桑细想,突然头顶一阵疾风传来,如同寒冬腊月的寒风,刺骨透凉。

“啊……”

伦桑惊叫了一声,只见天空中如同落下来一座大山,向着自己头顶盖来。

失算了。

伦桑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李元霸竟能同时挥动双锤,眼看无可逃遁,伦桑只能匆忙弃马,从马背上跳下来。

“砰!”

就在伦桑跳下马背的同时,李元霸右手的擂鼓瓮金锤已经如影相随,直接砸落在枣红马得头颅上。

只见,伦桑的枣红马瞬间没了马头,血肉模糊的马脖子微微晃动了一下,便四蹄朝天,直接毙命了,连最后悲鸣的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伦桑惊愕的下巴差点脱臼,若不是自己逃得快,下场可能更惨。

“你跑什么?”

李元霸抡起擂鼓瓮金锤,直指伦桑,喝问道。

不逃?

难道等死嘛!

伦桑探手在地上抓了一把沙土,握在手心中,答话道:“如今爷爷失了坐骑,可有胆量下马一绝生死。”

若是别人,哪里还有伦桑苟延残喘的机会,但是李元霸闻听此言,还以为这伦桑马下功夫厉害,当下兴起,喝道:“好!下马就下马,这次可不许逃!”

听着李元霸的答话,伦桑内心大喜,双眼阴谋一闪,趁着李元霸下马的间隙,左手一丢,手心中的沙土直扑李元霸面门而去。

风沙顿时迷乱了李元霸的眼球,压根睁不开眼睛,就在此时,伦桑手中的狼牙棒悄然挥起,对着李元霸的头颅重重的砸来。

远处斜坡上,刘义极目细看,不由惊呼道:“不好!元霸中计了。”

“哈哈!”

伦桑当即大笑了起来,这当头一棒落下去,李元霸不死都难。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伦桑就要得手,突然,李元霸听声辨位,右手将擂鼓瓮金锤对着伦桑砸了过去,左手横锤于头顶,将伦桑的狼牙棒撞开了。

“哐当!”

伦桑的身躯随着擂鼓瓮金锤重重的跌落在一起,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忽而,嘴角鲜血溢了出来,苦不堪言得指着李元霸道:“你……”

至此,蒲头部落的头号勇士,就此损落。

李元霸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尘土,对着伦桑碎了一口,喝道:“你又使诈!看我不砸碎你。”

说完,李元霸起身拾起伦桑胸口的擂鼓瓮金锤,对着伦桑的尸首,一连砸了三下,尔后,伦桑便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