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凌统偷袭陈登营

小说: 三国吕布之女 作者: 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9-09 05:22:50 字数:4415 阅读进度:417/419

她不仅十分清醒,而且十分重视它的存在,如一块卡在吕氏喉咙口的骨头一样的疼。而为了生存与发展,还要忍受这块骨头很久很久,取不出,吞不下!

而吕娴的方法是,消化掉它!让它成为吕氏的一部分,不去抹灭黑历史的存在,更不去否认这一切,而是包容它,成为身体的部分之一。

而现在所做的只是代价之一,而这代价本身,也未必能让吕布又重新白回来。

因为人有功过,便是有天大的功,也掩盖不了过。功过不能相抵。便不相抵便是了。

最重要的是,去做。再不可伤仁义之行而已了。

吕布起点为负数,如今好不容易回到零,便不能再在德行上回到负数。否则就真的再不可能有翻身之日。势虽强,一朝被人打落成泥,更难堪,更败局。

为人下,尚可以再择主,然而为人主,只有成,或者败,两种结果而已。

吕布有这样的觉悟,她也有。

臧霸道:“我明白女公子的坚持了。”

“所以任重而道远啊。”吕娴笑道。

“天下如何四分?”臧霸道。

“曹袁存一,徐州为一,孙策也为一,便是刘备的一。这便是四分。”吕娴道。

臧霸道:“若如此,只恐那时才是修罗之战。”

吕娴道:“曹袁之间,自然看好曹胜,而曹操何其英雄,他必然要联合刘备,孙策,三方伐我徐州。而徐州那时,必要北上,主动攻击,而不是被动防守。那时才是真正的修罗场。”

臧霸想了想若袁绍灭后的局势,还真的十分不乐观。

也难怪女公子想的如此之远,如此之焦急了。

也正因为吕布的勇武,吕布的黑料,吕布犯了的规矩,以及吕布的强势,所以曹操必要联合诸侯,而先灭吕布。

“都说灭袁绍是地狱之战,他是强势,但他这个人,做领袖,不太行,所以势虽强,也只是表面的强,真正的地狱之战,不是灭袁,而在于,灭袁以后的四分局势。”吕娴道:“要不然,就是曹操联合刘备,孙策,共伐徐州。徐州三面受敌,进攻,防守,主动出击,这才是真正的地狱之战。”

“此战才真正的关乎到徐州是绝地逢生,破局转势的关键。”吕娴道:“若败,徐州尽灭。宣高觉得,刘备和孙策听不听曹操的?!”

臧霸道:“肯定会听从的,不为曹操,而为他们自己之势考量,必从之。刘备英雄也,如此忌惮主公,在寿春时就已有灭除我主之心,孙策更为如此,已然敌对,将来,必要北上,灭我徐州。曹操自然更不用说。”

吕娴笑了一下,道:“我父三方受敌,遭这么多人恨,也是绝大的英雄了。”

臧霸见她还如此轻松,一时特别想笑,道:“女公子不担心会败吗?!”

“当然担心,也因此,才如此急着一定要壮大实力。以备后用。在娴看来,这一战,才是真正的逆袭之战。也是定鼎之战。虽难,可是若成,徐州扎稳中原,以后再无人可图。”吕娴道:“而此战若成,势已至,水已至,而所谓的点,所谓的民意也就水到渠成了。只要赢了此战,将来的中原,唯我吕氏做主。不仅要北伐灭曹操,更可以真正的号令群雄诸侯听从,若有不从,兵至,征灭之。宣高,那时,才是真正的锐起之势无人可挡。”

臧霸笑了一下,似乎忆起他从琅琊慕名去徐州时,她的豪言壮语。

如今听她所言,只有这战以后,她所畅想的才能真正的实现。

当初立汉旗,意号令群雄,讨伐曹操。

而只要赢了此战,就可以实现了。

诸侯听或不听,都会出事。听从,便是服从,吕布威望无人可敌,徐州之基,无人可撼动,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局势?!

若不听从,立可以此为名讨伐之,连出师之名都有了。

此战以后,便是进可攻,退可守,而所谓江东与蜀益,将会变得十分被动。

而徐州之势,比之当年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更甚之!

那时就可以实现了,只要曹操联合诸侯灭不了吕布,就是吕布作主,联合诸侯灭了曹操。局势就会完全逆转。

那时,中原必有一霸,霸者出自曹吕二者之间,只可存一。

天下并为三分。时势一至,江东与蜀益,便是有势,也是迟早可图的。

这就是她以前一直重复审言的,徐州要天下,必要先定中原之意。

一想这其中要走的路,遥想以后此般的盛况,臧霸心中也升起热血。他虽对功业名利一事看淡,却重义,如果能在她身侧看到天下如此之势,也是会很高兴的。

而他知道,他等着的这一天,迟早要实现的。

臧霸不知道这一天要等多久,可是活一日便在她身边一日,看着她能走到哪一步,慢慢实现她的理想。她的理想,才是兴天下大义之行也。

臧霸道:“有朝一日,若天下统一,女公子要做什么?!”

“当然是罢兵,养民力,蓄国力,治世之道,又是另一道法则了。”吕娴道:“天下乱时,民不安,若有冤屈,也无所告诉。衙门废驰,百姓饿死。而治世,则是明正典刑,民有衣食,民有冤屈,可上官府告诉,这就是体制。而要做到这一点,未必就比打仗更容易。届时,便是所有人共同的努力。只要维护太平,只要官府给与申斥口,其实百姓,很好安定的。”

抓住了重点,也就能平冤狱,治天下了。

是的,治世,就是平冤狱这一件大事。

而其它的,所谓的养民之策等等,其实只是朝廷引导,而百姓自会自给自足。

朝廷真正要做的,只有这一点:冤有处诉。天下自会太平。

当年臧霸父亲就是有冤无处诉,臧霸这才杀了官吏,逃走为泰山贼的。若是治世,又何须如此。治世之中,公道正在,大义便在!

臧霸道:“那么,吕氏兴旺,立下社稷,汉天子呢?!”

“周王室立,而置商遗民于宋,汉天子之事,自与袁氏同,”吕娴道:“我等皆是汉人,既能容天下,何不能容一汉天子?”像袁氏一样看着便是了。便能复辟,也不可能了。所以吕娴不会杀,还会善待。

其实这样的先例有很多,也不是每一个都是杀掉结束的。

这样的容人之量,吕娴还有,她也有自信,吕氏若得天下,久之,天下人都兴吕,除了少数要复汉以外,又能成何势?!

势这个东西,如火,火熄灭成灰,再死灰复燃,怎么可能?

臧霸点首,心中最后的疑虑也去了。余下种种,唯有无边无际的信任和死忠而已。

吕娴看看山洞外面的夜色,道:“睡吧,明日一早还需继续赶路。算一算日子,其实今天,算是过年。”

明天是初一啊。

可是乱世之时,一切都乱了,别说年节了,便是二十四节气,百姓都顾不上过。

除了一些治安,以及军事重镇,或是未废的城池还过以外,其它的万家灯火类的节日,全部都没了。

若是治世,外面肯定到处都是鞭炮声的。可如今,却安安静静到过份了。

这些,难免叫人伤感。

以前的汉,虽然也人口稀少,地广人稀之处,也少有炊烟,但是,从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现在全中原的人口,还知道足不足一千万人。

与后世,真的不能比,哪怕后世一个超级城市的人口都不止一千万人了。

现在这人口密度,真的一点不夸张。

三国之时,死于战乱中的人,太多太多了,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乱末之时,能与现在这里相比。

徐州虽一直在吸纳流民,然而,能挽救的又有多少人呢?!

可是哪怕不能挽救,也得继续做啊,至少,能让活下来的人,都有一个奔头。

战争上的人口锐减,真的是残忍的特别耗大的残忍牺牲。经过黄巾起义,董卓之乱,中原群雄的相互攻伐数年,再加上天灾,各种的人祸。三国时期,是完完全全的废驰了很多的东西。

平民自不必说,死的不知道有多少。而很多的世家大族,也在其中灰飞烟灭。

战争所带来的,是灭顶之祸。没有任何一场天灾,疫病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个年,过的其实也太简陋了。

吕娴以前哪怕在军中,也是热闹着看春晚的,吃年夜饭,到处都是喜庆的感觉,哪怕只是一个人过年,但你知道外面所有人家全在过年,便会有一种踏实感。

可是现在,这心里空落落的,有点无奈。

她依旧喜欢和平,还是更喜欢治世。她会一直为此努力,直到有一天,喜庆就是喜庆,过节就是过节。

按部就班的这么过着日子,其实也是另一种幸福。

徐州以后扩张了实力,若是得了兖州,所得到的城池,也得大力安抚流民。

也不过是千万把人,只要能守得住城池,这些人立即就能恢复生产力。所带来的回报,又何止是亏损?

前期所投入的,全部都会有回报的。

只是眼下,很多人不知抚民,也顾不上抚民。

可是徐州,要双管齐下,一起做这件事。

养民与养兵,是两个蓄水池的关系,一开始养民,的确是有点投入水,可是水越来越多的时候,是会反哺另一个蓄水池的,最终两个水池的水都会满起来,生产力恢复了,实力上升了,鱼有了,税也有了……不断的良性循环。

而这一切,总会慢慢变好。

吕娴与臧霸元朔日还得起早继续赶路。

而徐州上下,却是透着点喜庆的味道。在这里的百姓,虽简陋,却也是过了一个真正的太平年。

虽然饭食有点少,不那么丰盛,虽然也未添置新衣,然而心理上的慰藉,以及安全感,还有对来年的希望,以及所有对未来的寄托全在这年里了。

春总会来的,就像这冬日的雪与冰,会慢慢化掉的。

世事到了最坏的地步,不会比这更坏了,只会越来越好。

而他们也希望徐州越来越好。

广陵却顾不上过年,这里依旧乱糟糟的,还处于战乱之中,这个时候的从军之人,哪里能顾得上过年?!

只是喝冷风,吃雪水的扛着打仗呢。

孙乾是劝解了张飞一回又一回,可是张飞就是不听。

大约是太想守住广陵,又极想退敌,因此,陈登几乎一忽悠,张飞就只一心的要图了外面的二将。

陈登要的不止是退敌,或斩杀二将,他要的是生擒。因此,忽悠了张飞的同时,也使了一个好计。诈计。

诈什么呢?!骗江东兵马,他与张飞起了冲突,以为广陵可图,打算诱入陷阱,生擒之了。

凌统听到斥侯禀报,便要强攻城,立下战功,以回报孙策,然而周泰却心中存疑,道:“只听闻,却未知实,许是诈计,不足为信,凌将军还是要慎重再断决方好!”

“陈登本降吕布,自与张飞不和,这有何可疑之处?!”凌统道:“广陵只守不战,再攻这不下,如何与主公交代?!如此好时机,还要等什么?!”

“陈登既被张飞赶出城去,不是偷袭的好机会吗?!当一举歼之,再图进城。”凌统道。

周泰道:“只恐其中有诈。若张飞怒,以他的性格,必要杀陈登,却留之未杀,只赶出城去?不奇怪吗?!而且还将陈登所带三千人全还与他。此事定有古怪,还要再行斟酌!”

“若不早断,必无功,”凌统道:“何故如此疑心,再迟疑,不可图也。先去破陈登,拿下此人,立大功也。”

周泰见他不听,一时拧紧了眉头,还欲再拦,凌统却已经点了三千人马出营去了。

周泰忙追出去,却见凌统早上了马,兴冲冲的去了。

“怕是有失,速准备一营接应,”周泰道:“若是诱敌之计,只恐必失也,这事全透着古怪,未必可信。”

副将偏将等人道:“将军如何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