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下一项

小说: 三国的异界征战 作者: 酒中捞月 更新时间:2020-10-18 07:20:25 字数:2153 阅读进度:67/67

“好了,不要吵了,”苏云不得不从中调停。

“想吵架自己私底下去吵,你们打起来我也不管,不要烦我。”

“史信,办的好,这几天好好在家陪陪你夫人吧,先不要出来工作了,毕竟人死为大,这些粮食你留下半袋作为口粮,我也不能叫给我干活的功臣没饭吃是不是。”

史信一阵推脱,他献出去的东西哪有在收回来的道理。苏云他倒是想着不给来着,但是这么多村民看着呢,他就顺便给自己树立些好名声。

众村民一看这二族叔不收,可都着急了,也很触动,这是真君子啊,他们一辈子不能达到的境界。

“二族叔你就拿着吧,村长赏你的。”

“是啊二族叔,你接下来吃什么,怎么过活。”

苏云看着史信在那里享受着村民的吹捧有点不耐烦了。

“给你你就拿着,再说这本来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这下史信不拿捏了,痛快地收下了。

苏云一行人走了,美凤还是有些不忿,“村长,这个人好有心机啊,他自己把粮食都捐出去,你也不能看着他饿死,肯定还是得给他一点粮食,这样一来功劳他有了,粮食他也有了,还在这里收获了声望,这个人太阴了。”

金陵是不同意这种说法的,“虽然这里有演的成分,但是不得不说,他本身确实就是这种性格,第一次送粮食出去没有得到回报,还能再送第二次,这就是他难得的地方了,云哥自然不会让他太难看。”

“嗯,金陵说的没错,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苏云如此回应?

事实是,他原本想让史信自己想办法的,毕竟这本就是个惩罚,但是他被名利小小的绑架了一回。

在这件事过去之后,二族叔的美名被传的沸沸扬扬,反倒是村长史进逼着大家交粮落下了一个坏名声。

在粮种筹够了之后,耕地的事已经不需要担心了,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等着秋收就可以了。苏云也开始筹备着去虎威村主村去看看,他正准备开始今天的晚课,吱呀一声,门开了,原来是金陵过来了。

“金陵,这么晚不睡觉,有什么要紧事吗?”

“云哥,我确实有一件要紧事想和你说。”

苏云叫史闻香泡了茶,两人坐下。金陵对着史闻香道:“你先下去吧,我跟云哥说会话。”

史闻香看了看苏云,苏云挥挥手叫她下去。

“干什么,搞得这么神秘,”

金陵先开了个玩笑,“云哥,现在就是跟以前不同了哈,你这都有丫鬟伺候了,我都开始开始怀念咱们刚开始没人那会儿了,想聊就聊。”

“这还不简单,咱们虎威村照样没什么人,咱们俩回去,不还是一样嘛。”

“切,真是不解风情。”金陵嘀咕道。

“云哥,我是来和你说怎么处置那些废柴人口这件事的,你想好了吗?我不能跟你达成一致意见,我这心里不踏实。”

奥,原来是这件事。“这倒是不急,这事不急。”

“你是想把这些人处理掉是吧,但是一下子消失这么多人,这事太大了,又不是一百多只鸡,能说杀就杀的。”苏云沉吟。

“不过嘛,你先说说你的想法,你想怎么操作。”

金陵看着苏云心口不一的样子觉得有戏,“我目前有两种方案,第一种就是直接杀了他们,咱们做一些伪装,马匪也好,敌军也罢。

现在虎威村里不是可以制造铁制兵器了吗,再等到民兵营,或者虎威军营,建好以后,转职一些士兵,直接杀过去。只需要一杆枪,我想云哥你必然可以以一敌百的吧。”金陵声音听着挺好听的声音,但是说的确是一些杀人流血的事。

苏云一皱眉头,要他杀自己人,这也太,开玩笑了吧。

“简直就是胡闹,就算他们是垃圾,那也得有个收垃圾的罩子,这样血流一地的,太难看。”

金陵尤不死心,“云哥,这外面不是套着一个马匪的罩子吗,哪里就血流一地了。”

“这就是自欺欺人嘛,我说不行就不行。”

“那好吧,我还有第二种办法,就是开矿?”

苏云秒懂,因为开矿而死的人,那可真是太多了,只要把人往矿场上一放,你说他怎么死的都有人信。“这倒是个好办法,既能积累资源,又能消耗人口,这块遮羞布就比上一个靠谱太多了。

“行吧,金陵你真是越来越变态了,你这样不行啊,以后怎么娶老公啊。”

金陵咯咯一笑,这个娶字用的好,云哥就是懂她。“云哥同意了?太好了,那一定要尽快实施啊,看着他们每天吃那么多,我真是心疼死了。

老公就不用我自己操心了,该来的伺候他自己就来了,要是来不了,要不云哥你就对我下手得了。”

金陵目光卓卓的看着他。苏云倒是也不怵,他又不是初哥,没谈过对象。

“那可不行,你不觉得现在咱们的这种状态非常好吗?你呀,就去霍霍别人去吧,我看那个刘源人就不错,还救过你。”

“你说他呀,”金陵面色稍暗,“他人倒是还行,就是三观太正了,这种人不适合我。”

“想到伤心事了?那个郭子现在还在种地的队伍中呢,你要是来气,就多欺负欺负他。没人敢说你什么的。”这件事苏云很少说起,现在提了一嘴,就是想替金陵把这个伤疤除去,这种决定都定下来了,也就不差那么一个两个的人。

金陵对于这个却有些完全相反的想法,“云哥,这个人我会一直留着他的,”面对苏云奇怪的眼光,金陵解释道,“我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侮辱,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我会慢慢的让他感受到什么是绝望。云哥,我其实是个记仇的人。”这就属于彼此的交心话了,面对自己最熟悉的人,我们总是无法隐藏自己的缺点。

“这都是小事,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