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

小说: 三次元的我与纸片人们格格不入 作者: 白纸雀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4100 阅读进度:104/104

青雀醒来之后, 就发现周围的东西变高了许多。

不,应该说,是她变矮了。

看着自己肉嘟嘟的小手, 青雀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来到等身镜子面前,青雀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竟然变回七岁的身体吗?”

七岁的小孩子,那么二十二岁的大人衣服自然是不能穿的。青雀翻箱倒柜, 终于找出十年前刚来那会的衣服。

不过, 十二岁的衣服还是有些大。

“雀姐姐,今天是不舒服吗?”门外响起了中岛敦的声音。

青雀挠挠脸, 来到门前, 开门。

中岛敦一眨眼,没看见青雀的身影,“雀姐姐?”

感觉到衣角被什么扯了一下,低头, 就看见一个和青雀长相无比相似但是目测只有七八岁的小萝莉。

白皙的肌肤,因为羞耻而泛红的面颊, 还有那松松垮垮的衣服。

“呜哇哇!!!”中岛敦连连后退好几步, 才稳住身形。

“雀姐姐?”他惊疑不定试探道。

青雀点点头,“哈哈哈哈,好像冲击有点大呢。”

“……这何止是冲击啊。”中岛敦恍惚说。

为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今天的晚香堂只能暂时关闭。

给武装侦探社发了消息之后,两人便准备用早餐。

看着努力让自己坐上椅子的青雀, 中岛敦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

这是,七岁的雀姐姐!

虽然行举止和二十二岁的一模一样,但是套上了七岁的壳子, 就不自觉戴上了奇怪的滤镜。

“敦敦?该吃早餐了。”见中岛敦还停留在原地, 青雀就朝他招手。

黑发的萝莉挥舞着手朝他招手时, 眼睛亮闪闪的,面颊上的婴儿肥看着就和棉花糖似的。

中岛敦:……过,过分可爱了吧!

用过早餐,两人就该出门了。

“老……师?”织田瞳孔呆滞看着青雀。

“早上好,小织。”青雀打招呼说。

与他解释了情况,织田表示打算一起前往侦探社。

“老师,不如我抱着你去吧。这一身衣服不怎么适合走路。”织田说。

提拉着裤腿的青雀思考了一会。虽然说羞耻了一点吧,但自己现在只不过七岁,在外人看来应该没什么。

“那就麻烦小织了。”

“老师的样子很可爱,所以不会觉得麻烦。”织田说。

三人来到武装侦探社。

刚刚打开门,青雀就被一群人围观了。

“好可爱!小小只的雀小姐太可爱了吧!”晶子上来就从织田手中接过青雀,抱在怀里疯狂蹭。

乱步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猫耳发箍,戴在了青雀脑袋上。

“小雀超级可爱!”

梦野久作挤进人群中,拉起青雀的手,“久作现在是哥哥,可以照顾妹妹了!”

被众人又是捏脸又是揉脑袋的青雀头晕眼花。

最后,福泽谕吉终于看不下去,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青雀小姐现在的身体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不要太吵闹了。”

有了社长的开口,众人才停下胡作非为的手,面上都有些失望。

“社长明明自己就很开心。”乱步指出福泽谕吉的小心思。

“咳!”福泽谕吉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这时,出门购置衣物的中也回来了。

“老师,我给你买了衣服,先去……咳,换一换吧。”中也红着脸说。

青雀抱着衣服袋子,朝着中也露出软乎乎的笑容,“谢谢中也。”...

“……不,这是我应该的。”

中也盯着青雀头顶的猫耳朵,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

嗯,很软,很可爱,这辈子值了。

跑去更换衣服的青雀,看着手中的衣服,沉思片刻。

中也,私心太明显了。蝴蝶结和蕾丝不觉得太多了吗?

但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换了。

青雀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套上。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想不到啊,森鸥外多年未完成的梦想就在今天被中也完成了。

套上了粉色的公主蓬蓬短裙,蝴蝶结装饰上衣,还有花边短袜以及小皮鞋。

青雀做了足足十秒钟的心里建设,才踏出房门。

“我换好了。”

刚出门,就被一人从地上抱起来转了好几圈。

“太可爱了吧!!!杰!我们快点把雀偷走!”五条悟抱紧了怀里的小萝莉,抬手就准备离开。

“悟,把雀放下。现在的雀太小了,你会吓到她的。”夏油杰说道。

五条悟哪里愿意,抱着青雀又是蹭了蹭,“不可以哦,趁现在,就把雀偷走藏起来!”

突然,他愣住了。

一只手抱着青雀的他,另一只手捏捏青雀的脸蛋,又摸摸脑袋。

隔了一会,他才说:“杰,我的六眼没有失效哦。”

此话一出,众人包括青雀都愣住了。

“也就是说,雀现在完全是普通人了!”五条悟严肃着一张脸,“杰,不来抱一抱吗?”

青雀缓了一会,见夏油杰愣在原地,便笑了,“要抱一抱吗?”

萝莉的拥抱近在咫尺,可爱的笑容软乎乎得就好像是含苞待放的花苞。

夏油杰小心翼翼伸出手,碰了一下青雀的指尖。

无事发生。

说明青雀现在确实是一个普通人。

见夏油杰还是磨磨唧唧,五条悟直接烦了,抬手就把青雀塞进夏油杰怀里!

“悟!”夏油杰心头一跳,将青雀护住,“你太粗鲁了!”

五条悟眉毛一挑,亮出一口闪亮亮的大白牙。

乱步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中也,快拦住他们!他们要抢走小雀!”

中也反应迅速,下意识动用异能力要将两人压制。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不过是一眨眼,五条悟和夏油杰就带着青雀跑路了。

众人:……可恶的东京人!

虹龙上,青雀戴着咒具

眼睛,看着下面的庞然大物,一脸惊奇。

“原来咒灵长这样啊,好神奇。”

“是吧是吧,所以雀还是和我去高专吧。”五条悟说。

“不,盘星教就挺好。”夏油杰笑道。

“高专。”

“盘星教。”

两人又开始了吵闹,青雀听得耳朵疼。

“惊喜!抓住雨宫啦!”

小丑装的少年突然出现在青雀面前,“现在是雨宫争夺大战,果戈里要成为第一名!”

事情发生太快,五条悟和夏油杰这回才结束争吵,下一秒青雀就被果戈里带走了。

“爱丽丝酱~这一条裙子怎么样呢?是不是很可爱呢?”

“不要!林太郎是个笨蛋!说好了去吃冰淇淋,林太郎骗人!”

“爱丽丝酱~”

爱丽丝一拳打在森鸥外的脑袋上,生气说:“我不要!都怪林太郎,爱丽丝今天想吃冰淇淋,都怪林太郎!”

森鸥外可怜兮兮拉着爱丽丝的衣摆,“诶~”

“嘭!”

巨大的气球在森...

鸥外和爱丽丝之间炸开来!

森鸥外浑身戒备,以为是什么敌人,不想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粉色蓬蓬裙的超可爱萝莉!

黑色的长发,软乎乎的猫耳朵,还有那棉花糖一样可爱的面颊,就好像是一把箭,直接将森鸥外的心脏戳穿!

青雀再次被果戈里抱在怀中,上下跳了好几个台阶,再次和他一起消失。

爱丽丝来到森鸥外身边,看着傻愣愣的森鸥外,“林太郎,你看到了吧?”

森鸥外突然热泪盈眶,“呜呜呜,我的人生,一片无悔!”

果戈里抱着青雀在进行空间移动,身后的五条悟和夏油杰奋力追赶。

“果……戈里,放,我下来!”青雀断断续续说道。

果戈里眨眨眼睛,金色的眼眸中出现了难得的认真,“不行哦!要趁这个机会,把雨宫抢过来才行!”

青雀:……行吧。

“哥哥,这些东西够了吗?”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嗯,可以回去了。”

龙之介与小银准备回往盘星教。

“龙之介!!”

龙之介飞速朝着声音源头跑去!

虽然说青老师的声音听起来哪里不对,但只要是老师,他就不会认错!

“前面的歹徒,放下青老师!”

青雀已经不记得到底经过了多少次空间转移了。

后面跟着的人也在不断增多。起初只有五条悟与夏油杰,后面多了个龙之介,再后来中也同样跟上了。

“果戈里,现在已经是中午,我稍微有些饿了。”青雀说。

果戈里一愣,“诶?已经是中午了吗?”

青雀:是的,这一场追逐战持续了一个上午。

不过也正是这个愣神,果戈里被中也逮住了间隙。

“嘭!”

“给我放开老师啊!”

果戈里倒地不起。

“老师,你没问题吧?”中也担忧问。

青雀摇摇头,笑道,“没有事哦。”

她见果戈里跟地里的小白菜一样可怜兮兮的,便蹲下来,揉揉他的脑袋,“明天和果戈里玩扑克,如何?”

果戈里瞬间恢复元气,“雨宫和我说好了哦!”

“嗯,说好了。”

虽说追逐战终于停歇了,但该解决的问题还没解决。

青雀本身就是异能与咒力无效的体质,这一次变成了七岁竟然会成为普通人,这还真是说不过去。

思来想去,大家也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黑衣组织的神奇小药丸。

就在三个月前,青雀前往东京的一场慈善晚会,遇到了被黑衣组织灌下了小药丸的曾·工藤新一后·江户川柯南。

但也说不通,毕竟柯南后来也被青雀触碰,变回了原样。

还有什么呢?莫非是彭格列的火箭筒?那个东西可以让人与十年后的自己叫唤。但年龄对不上啊。

霓虹的能量体系一大堆,说也说不清,最后还是只能静观其变了。

“阿治,放手。”

“嘿嘿,不要。”

青雀敲了一下太宰治的脑壳子,“我要睡觉了。”

被敲脑袋的太宰治立刻露出委屈,“好疼啊,阿雀好狠心,我可是阿雀的丈夫!”

明明是个二十岁的人了,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样子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好痛啊好痛啊,要阿雀亲亲呼呼才能治愈!”

青雀无奈,只能在他的额头盖了个章,“可以了吗?”

得到小萝莉的奖励,太宰治心满意足爬起来。

从早就准备好的衣服袋子里掏出一...

件小睡衣。

紫色的小长褂,样式简单,只有一两个云朵点缀。

“蛞蝓的品味太差了,阿雀,我们换这一件~”

说着,他就要上前动手帮青雀换衣服。

“啪叽!”

“嗷!”

房间门外,兰堂看着脸上顶着一个小小的红色巴掌印的太宰治,忍俊不禁。

“首领,如果行为朝森鸥外靠拢的话,会被雀讨厌的。”

“呵呵呵,雀殿下已经很温柔了呢。”红叶笑道。

“嗯,山鸟确实很温柔。”魏尔伦十分赞同。

翌日,青雀就发现自己变回来了。

“阿治,不可以趁现在动手动脚哦。”

太宰治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明明是阿雀先动手的~”

他指的是青雀换回来之后原本的衣服损坏以至于只能披被单这件事。

青雀微笑脸,“哦?”

太宰治立刻扬起无辜的笑容,“哎嘿~”

见对方周围散发着小花花,后面的尾巴都要摇成风车,青雀叹息一口,“算了。”

得了便宜的猫转瞬间软成了一滩猫猫泥,钻进了被窝里。

春日的横滨,花朵依旧与从前一般绚烂。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