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

小说: 三次元的我与纸片人们格格不入 作者: 白纸雀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3635 阅读进度:103/104

青雀来到这里也有小几个月了。吃喝总是用别人的, 难免良心不安。

干脆拿起老本行,打算试着发布小说。

正巧中午的时候遇见了太宰治,青雀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太宰治。

“羽子想要做什么, 就去做吧。”太宰治说。

他双手撑着面颊, 两边被挤出来的腮帮子肉看起来软乎乎的。

青雀总感觉,现在的太宰治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长肉了一些。

初次见面时,他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吹倒了。

“想要些什么我还不确定,总归要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才行。”青雀说。

现在正是入秋的时候, 天气转凉。

凉爽的风吹拂鬓边的发丝, 挠的人面颊痒痒的。

一片落叶不小心落在了青雀的肩膀上。

她此时正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根本没注意肩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客人。

太宰治盯着那一片落叶, 伸手, 把它拿下来。

“京都有一处枫叶庄,也算是我名下的资产。羽子如果想要找到一些灵感, 可以去那里看看。”他说。

落叶小小的一片, 还有一个被虫子啃食的小洞口。

太宰治拿起叶子, 用洞口对准自己眼睛,透过洞口去观察青雀的表情。

青雀瞧见了太宰治的动作, 忍不住生了笑意,“治先生,和小孩子一样。”

“羽子比我了六岁,对比起来, 我确实是个孩子。”太宰治笑道。

“不, 并不是这个原因。”青雀说。

她见又一片落叶飘落在桌子上,便拾起落叶, 学着太宰治的样子。

只可惜这一片落叶完好无损, 没有什么洞。

“因为治先生总是很努力表达自己的感情, 小心翼翼的样子。所以感觉,治先生和孩子一样。”

男人的笑容突然僵硬了。

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到最后,露出的笑容显出了前所未有的疲态。

“果然,是瞒不过羽子的。”

青雀笑了笑,拿过了太宰治手中的落叶,把它夹在了本子上。

“用落叶做书签,是个不错的主意。”她说。

“……羽子喜欢就好。”

本子被翻过一页,露出崭新的一面。

黑色的墨水在空白的纸张留下痕迹,在最后收尾时落下了一个小小的墨点。

“不说点什么吗?”青雀说道。

太宰治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嗯?”

青雀将书本合上,“如果不好好分清楚区别,我可是会生气的。”

刚开始只是一个猜测,青雀没有往细节处想。

但是几个月的相处以来,青雀察觉到了。太宰治一直在模仿着什么东西,好像在尽力还原事情发生的轨迹。

在这些行为中,青雀看见了那双眼眸下的隐藏的情绪。

他想要告诉她什么东西,但总是被惊吓地退回到阴影处。

“稍微,有些气恼。”青雀说。

太宰治沉默了。

他安静地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僵硬如被线条扯开来的面具。

见他依旧不会说话,青雀微微皱起眉头。随后,她叹了口气,起身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嗯。”

那一日的谈话似乎就这么翻过去了,接下来的日子和往常没什么变化。

当天晚上,青雀就收到了中也的消息。枫叶庄已经准备好,只要青雀乐意,随时都可以过去。

只是,青雀知道,太宰治明显闹别扭了。

看着太宰治耸拉下去的嘴角和浑身上下“不要打扰我”的气息...

青雀哭笑不得。

明明之前还说不会和她生气,这会竟然开始别扭起来了。

不,也可能是小心思被戳穿之后的害羞。

总之,小孩子一样。

“小银那天和我说,你通宵了两天?”

“……”太宰治别过脸,努力认真阅读手底下的文件。

从青雀的视角看,就是一只满腹怨气的猫猫揣着手手不理人的样子。

青雀憋着笑,上前,“明明该生气的是我,怎么你倒是生气起来了?”

“羽子小姐,首领的工作繁忙,如果没什么事情,就离开吧。”太宰治冷冰冰说。

看来是真的恼了,连敬语都用上了。

一般情况下,青雀得走人。

但青雀直觉,她要真的走了,太宰治脾气得闹得更大。

突然想到小银带着请求的神情,“雀小姐,请您一定要让首领休息。我们身为属下没有办法,但如果是您的话就一定没有问题!”

不说小银,青雀也觉得得让他好好休息了。

“我的故事写了个开头,治先生想听一听吗?”青雀拿出自己的小本本,说。

太宰治周围的气息固然卡顿了一下。

见这方法有效,青雀就来到太宰治的身边。

瞧着他慢慢往后靠的样子,青雀干脆伸出一条腿卡住了椅子,叫他退无可退。

“太宰治,要乖乖做个好孩子哦。”她笑道。

太宰治的身体猛然僵硬。

在无数个平行世界的太宰治的记忆中,有那么些个世界,存在着一种武器。

它的名字,叫做鸡毛掸子。一般情况下,他都作为打扫用工具,安安静静躺在仓库内等待发霉。特殊情况下,它就会变成武器,被青雀拿在手中开

始教训人。

而开启这个武器的,正是青雀直呼全名的时候!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最让他影响深刻的,便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在成年之后因为玩心大起炸了整个厨房,顺带把酿制了一年的米酒都给糟蹋了。当天晚上,竹笋炒肉的声音响彻整个晚香堂。

猫咪的紧急避险向来有用,太宰治几乎本能露出一个极其可爱的笑容,伸出的爪子搭在青雀的小本本上,“好的哦~羽子~”

态度转变实在是快,青雀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缓了一会,青雀才揉了揉太宰治的头发,“噗!真是拿你没办法。”

感受到脑袋上的重量,太宰治的眼眸中突然亮起了小小的微光。

小小的,如同烛火一般。

胆小鬼总是受到惊吓,所以会缩回阴影处。但是当他发现外面的阳光是温暖的之后,就会立刻得寸敬尺。

他抓住了青雀的手,起身,拉着她来到沙发边坐下。

“羽子的故事,是什么?”

“关于落叶。”

青雀整理好自己的坐姿,然后伸手拍拍自己的大腿,“要躺下来吗?”

太宰治:……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脑子有点短路。

虽然脑子没有反应,但身体很诚实。

柔软的布料擦过面颊,等他清醒,就发现自己已经找到最舒服的姿势躺好了。

额头被一只手擦过,微凉的触感带给了他一丝凉意。

手指滑过眼角,太宰治感受到对方指尖的薄茧。

“好了,现在是故事时间,要认真听哦。”她说。

声音,就像拍打在树叶的雨滴。哗啦哗啦不断地从叶子滴落,顺着叶子的经脉流动,最后将泥土打湿。

小小的水洼里,砂石在旋转,带起了一个个小旋风。

太宰治突然感觉身上轻飘飘...

的,柔软的绸缎覆盖上了他的眼帘。

他本能抓住了什么。

“羽子,我稍微有些……困了。”

青雀任由自己的手被他抓着,闻,便轻声说:“那就休息一会吧。”

这一睡就是八个小时,青雀觉得无聊了,就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写写画画。

等太宰治悠悠转醒,就瞧见青雀的笑容。

眼眸中,倒影的是他。

垂落的黑色发丝扫过他的面颊,就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柔柔的。

她眼眸中的笑意,太宰治仿佛看见了一片小粉色的樱花落在了湖泊上,荡起了小小的涟漪。

“晚上好,治先生。”她说。

“……”

太宰治伸出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我,好像要死掉了。”

日子兜兜转转,青雀总算是决定前往枫叶庄。

当天,太宰治十分愉快地将自己所有的工作推给了中原中也,在对方暴怒的背景音乐下,开开心心跑到了枫叶庄。

“小矮子话太多啦,我这是在帮他改正缺点。”太宰治理直气壮说道。

“中也要是听见了,估计又得和你吵架了。”青雀笑道。

青雀拿着一个篮子,对地上的落叶挑挑拣拣。看见了漂亮的,就会收回篮子里。

“羽子收集落叶做什么?”太宰问。

“我想试一试红叶天妇罗,味道应该很不错。”青雀回答。

哪知太宰停了,双眼立刻发亮,“我可以吃到羽子的料理吗?”

“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只会开水煮白菜。”青雀说道。

“不过,这是我的拿手好菜,治先生想吃,今晚我可以为你做一道。”

正好来到了小溪旁,青雀干脆在这里停下来休息片刻,顺便再观赏一下枫叶。

太宰治站在她的旁边。

突然,青雀对他说:“你下去一些。”

“诶~羽子是在嫌弃我吗?”太宰治委屈巴巴说。

“只一次。”青雀笑道。

她手指着小溪的那一头,“顺着水流走,大概五十米,你会在小溪里看见一片枫叶。”

太宰治眨巴眼睛,“奖励。”

他拉住了青雀的袖子,“如果不给奖励,我是不会帮羽子取回来的哦。”

青雀闻,露出笑容,“好。”

太宰治这才转身去了青雀手指的地方。

越是顺着溪水走,前面的枫叶越是繁密。

“哗啦啦——”

枫叶顺着风不断飘落,擦过了他的发丝,面颊,衣摆。

“羽子~你要的是哪一片?”太宰治朝着青雀招手。

裙摆翻飞,被溅起的溪水打湿。

她笑了笑,从篮子里取出一片枫叶,然后轻轻放入溪水里。

那一片枫叶顺着溪流,一会儿停,一会儿走,磕磕绊绊。

他将手让入溪水中,冰凉的水从指尖穿过。

太宰治将枫叶拿起来,回到了青雀身边。

“羽子想要的枫叶,我取回来了~”太宰治笑道。

他将枫叶放在青雀手中,“羽子打算给我什么奖励呢?”

青雀整理好裙摆,“开水煮白菜如何?”

“这不是说好今晚吃的吗?羽子耍赖~”

两人渐行渐远。

衣摆纠缠在一起,秋风吹过,露出了两只十指相扣的手。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