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街头赛马

小说: 一世神帝 作者: 一之羊儿 更新时间:2019-10-08 17:10:13 字数:2200 阅读进度:1539/1582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街头赛马

“道歉?”

李炎笑着看着眼前这个修士,不得不说这些吃饱了没事做的权贵弟子还不蠢,有些眼光知道自己等人不好惹,所以只想一个道歉了事,而且之前也极其精明,将这事情的由头专向自己,成为自己理亏。

有些心机,也有些手段。

不过,现在李炎也闲着无聊倒也不如于这些人耍耍,他说道:“我可不觉得我说错了,尔等的确是鲜衣怒马,吃饱了没事做。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哪些权贵的弟子,但想来其他人是因为担心惹祸上身所以敢怒不敢言罢了。”

别看眼前这些公子哥街头赛马,一副纨绔模样,但是其实力真是不弱,一个个全是天命境,这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成就很显然是老一辈倾尽全力培养的结果。

有道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修行路上只要有人指点,绝对是进步如飞,想当初李炎为了突破一个境界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吃了多少苦。

“吕凌和这个修士说那么多走什么,我们别理他,继续塞我们的马,这几匹金龙马可都是从大唐运来的,价格不菲,若非大唐被魔物被消灭了,我等还得不到这等好马。”旁边的一位公子说道。

“这次赛马是你赢了,接下来以这里为,城外五里亭为终点,如何?”

其他的人似乎对吕凌和李炎争辩并不敢兴趣,因为他们也知道眼前这个修士不好惹,所以还是就此打住为好,免得一言不和发生什么更剧烈的矛盾。

吕凌说道:“也是,那就不理会这几人了,我们走吧。”说着又翻身上马,调转马头。

旁边的绣竹忍不住说道:“的确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做的人,大唐,大元两大王朝都被魔物灭了,大汉也沦陷半壁江山这些人还有心情赛马。

若是人人都这般我看大汉还是灭了为好,不过刚才幸好他们没有冲撞我等,否则定让他们吃吃苦头。”

听到这话还未走远的吕凌当即又脸色难看的骑马回头,他最受不得有人在背后说自己,而且还是在自己听到的情况下。

“不好,吕凌的这个脾气犯了,这下怕是要出麻烦了。”

“没办法,这些人的确有些目中无人,我等已经没有怎么样了,他们还不依不饶,真以为我们怕了他们不成。

走,和他们议论一番,看看谁占理,真要打起来的话我们也不怕他们。”其他三四个同行的公子哥,也都骑着金龙马回头了。

李炎见此不由摇了摇头,这下绝对要出事,绣竹脾气上来可是见人就骂的,就算是自己都一样骂。

不过骂完了之后她总会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低头认错,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绣竹这个脾气,但是他习惯了,这些心高气傲的公子哥可不会习惯。

这些人之前之所以不计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李炎身为逆命境大能的缘故,可不代表他们就是好人,如果是好人的话也不会街头赛马了。

“这位姑娘,看你衣着也是大汉的修士吧,一介散修不知道我等大汉的规矩也就算了,你竟也不知道?”吕凌看着绣竹有些恼怒道。

绣竹冷哼道:“自以为是的东西,你也配教训老娘,趁我等没有发火赶紧滚,打扰老娘狂街,仅此一项老娘就该斩了你们。”

霸道,绣竹这话不但霸道而且还嚣张,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恶人形象。

樊军见到事情有愈演愈烈的势头,急忙道:“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而已何必闹的大家都不开心,这事情就此打住如何?”

他身为京城人士,也认得这些修士都是京城底蕴很深的权贵子嗣,不过这边的李炎更加不得了,这可是被大汉封为瀛洲王的人,拥有整个瀛洲,还有一股能独抗魔物进攻的势力,若是真的斗起来了,这还了得。

不过李炎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对于这些有分寸的权贵之地他并没有想要对付他们的心思。

但是绣竹不一样,她可是个不吃亏的人,她觉得这样让这些人离开太过便宜他们了,所以才出声讽刺了一句,若是他们敢回头的话那么绝对要教训他们一下。

而最后也的确依了绣竹的意思,吕凌这些人受不了一个女子的冷嘲热讽,所以连赛马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气势汹汹的返了回来。

绣竹没有听那樊军的劝,因为她看的出来这个樊军和自己的男人关系并不是很好。

既然是这样那自己理他做什么,直接说道:“老娘可不知道什么大汉规矩,你们识相的就给我们道个歉然后滚,不然的话今日老娘便把你们腿打断,就当是给你们的一点惩戒,让你们知道在街头赛马不小心冲撞了一些不能冲撞的人弄不好可是会丢性命的。”

吕凌一甩衣袖说道:“散修就是散修,毫无半点礼仪可见,今日的兴致全被你们一扫而空,还敢让我等道歉,你以为大汉是什么地方,想教训我们,你还差了点。”他也忍不住眼前这两人了,直接翻脸。

李炎到时饶有趣味的旁边看着,看看绣竹到底会弄出什么事情了,不过看着样子也不可能真打起来,这些公子哥没有那么蠢,直接一个大能站在这里还敢动手。

绣竹嘲笑道:“礼仪?你也配,既然是纨绔子弟就好好做个纨绔,哪天死在女人肚皮上就行了,别再老娘面前招摇过市。”

“你”吕凌当即气的不清了,这个女子的言语竟如此犀利,低俗。

绣竹的说话一向如此,说话带着脏,这点李炎早就领教过了。

元香为此不止一次说了她,并且要她改正,结果绣竹再元香面前不说了,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依然如初,和当初认识自己也都一个模样,这要是没有习惯的人绝对无法忍受。

修士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岂能容许自己被如此的侮辱,尤其是这些人都是权贵的后代,本身就是那种无法无天的那种。

吕凌怒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子,看来今天的事情不是一句道歉的话可以了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