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四章 悲催的袁监军

小说: 一等家奴 作者: 南山昨日.CS 更新时间:2017-04-25 15:04:06 字数:4452 阅读进度:294/389

第二九四章悲催的袁监军

叉着腰,摆出一副很牛逼造型的单云篱听见这一声暴喝,还沉浸在这种征战沙场的气氛里,压根儿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她气唿唿的撇嘴道:“本将军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贼子张狂,让你尝尝我开山王枪的厉害,哥咱们杀上去,省得陈耀武那滚蛋老咱们单王府的武艺都是花拳绣腿的假把式!”

“好!”

单云战应了一声,战意熊熊,心中也是憋屈得紧,这次定要让那陈耀武看看他单云战的枪法有多厉害。 .更新最快

再四天前他兄妹二人偷出北业城,本打算是要挑战陈平帐下昔日横扫西凉,名动武朝的十大名将,不料,出了北业城根本就没看见一个护粮大军的影子。

二人心有不甘,几番打听,才知道原来那陈平的护粮大军还在单文都出城的两天前便已经北上。

原本他们兄妹二人知道这个消息也准备要放弃了,却不料正在这个时候,又见两个骑着异常神俊大马的士兵来到他们面前,态度傲慢的问道:“喂,两个孩儿,知道北上的护粮大军是几天前路过北业城的吗?”

单云战单云篱兄妹二人抬头一看,见叫他们孩儿的人明显年龄还没有他两大。

单云篱顿时就郡主脾气犯了,脸一板:“你是何人?敢叫本姑娘孩儿,找死吗?”

陈耀武原本见这两人穿着铠甲,还以为都是北业城里的将,听单云篱一本姑娘三个字,顿时大笑不止,跟着温埔跑了几年的江湖话随口就来:“原来是个娘皮,问你爷爷是谁要干嘛?莫不是想要给爷暖被窝”

“找死”

“呀呵娘皮,很有胆量嘛,也不打听打听,你尽然敢动陈家军的人”

“陈家军很有名吗?没听过,就你这张贱嘴,本姑娘不仅要打死你,还要撕烂你的嘴”

“娘皮,你应该庆幸你这句话是对我的,要是让我大哥听见了,恐怕过不了几天北业就再没有北业军了”

“好嚣张的贼子,竟敢这么看不起我北业军,今天就要让你见识见识我北业军的厉害!”

如此,单云战兄妹二人联手大战陈耀武和黄虎,一路打到了陈平的大营这里,人家黄虎更是连刀都没拔,可以陈耀武一人压着他们兄妹二人打。

这才有了陈耀武他两的武艺是花拳绣腿的法,搞得这两个心比天高的世子和郡主被气得不轻。

言归正传,且哈良部落境内的野狼坪这里。

单云战和单云篱兄妹二人所骑的同样是和陈耀武,黄虎坐下的烈火.哮天一样的西域良驹,转眼间便脱离了队伍冲下了山去。

身后的大军追之不上,转眼间便被甩开了百步开外,黄虎看的面色一紧,急声道:“武哥,大哥了这二人是北业王的世子和郡主,不能让他两出事,不然北业王非和咱们撕破脸拼命不可!”。

“他奶奶的,两个傻叉,脑袋被驴踢过吗?咱们这么多人,傻子才去单打独斗”

陈耀武发了句牢骚,不过时间不等人,忙着手臂一挥,山上一瞬间箭射出十来匹脚力尖的快马。

奔行中,陈耀武还不忘学着时候陈平教他的腔调唱道:“看前面黑洞洞,待俺上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这一幕,可是将陆可婉都气得不轻。

陆可婉在凌乱的战场里随手抓了一根长枪,飞身上马,气唿唿的便向单云战,单云篱迎将上去:“你们两个兔崽子,看为娘今天不打死你两”

双方的马儿都冲得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山脚下。

单云篱和单云战冲在最前面,看清楚了迎面冲来的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险些从马上摔了下来,哪里还敢动手,支支吾吾道:“娘,你怎么来了。”

“两个没用的东西,打架打不过别人,还要打你娘了,堕了我陆家开山王枪的威风,老娘回头再来教训你两。”

着,陆可婉坐下的马不停蹄,英姿飒爽,手里的长枪挽起一朵枪花,径直向后面冲来的陈耀武迎去,厉声喝道:“便是你我陆家枪法是花拳绣腿的?”

枪还没到,便感觉劲风割面,宛若牢笼,向着陈耀武罩去。

陈耀武毕竟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即便跟随名师学艺多年,可力有不逮,又怎么可能是陆可婉的对手。

眼看着枪影重重,劲风如刀,落到身上非死即伤,陈耀武面色大变,想要勒马后退已然不及。

时迟,那时快,便在此时,一把寒刀撕裂空气,叮当一声击在枪网之上,撞出好大一团火星。

陆可婉的枪网应声而碎。

便在这个时候,身后一匹健马急冲而来,朗声道:“武哥连战了三日,且先歇息,这一战我来会会她”

罢,叮当之声大作,二人战到一起,眨眼间已是十数招过去。

一人使枪,一人用刀,众人只觉火星四溅,人影重重,短时间内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陆可婉先为江南第一家陆家的大姐,后为北业王妃,一向自视甚高,此番携怒出手,却没想到十数招过去了,还拿不下对方大营里冲出来的一个十四五岁的普通士兵。

心中震惊之余,更是脸上无光。

当下更是恼羞成怒,娇喝一声:“单文都,你是死的啊!就看着别人欺负你老婆孩子?”

单文都,魏史可和袁卫三人还沉浸在这场不可能被陈平如此轻松完胜的震惊里不能自拨。

此刻听陆可婉怒喝,三人同时看去,单文都还没来得及动作,却是被人称作武朝大内第一高手的袁卫瞳孔极速放大。

抽出腋下的紫金鞭,几个起落,急掠而来,急道:“王妃速退,此人出手游刃有余,刀法行云流水,毫无滞感,恐怕还没出一半的功力,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会会他”

没出一半的功力?

这下是真轮到陆可婉傻眼了,老娘都打得心惊肉跳了,好了半天这熊子还没出一半的功力?

这还怎么打?

难道我陆家的开山王枪就真的这么渣?

袁卫乃武朝大内第一高手,和她大哥陆乘风一个级别的,他的话陆可婉自不会怀疑。

陆可婉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又惊又怒。

心下一颤,手中的枪法顿时破绽百出,心想这下完了,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本以为对方要乘机下死手,却不料黄虎收刀而立,面容微笑,颇为有礼道:“陆家的开山王枪果然名不虚传,当年师父尝尝挂在嘴边,晚辈还有一事相询,还望王妃告知一二。”

陆可婉听得莫名其妙,秀眉一拧:“不知你所问何事?”

黄虎道:“我与武哥离开蜀州之时听师父提及,不日将下江南,与尊兄相约在临州的飞虹山一决高下,不知谁胜谁负?”

“你师父是谁?”

陆可婉疑惑。

然而不等黄虎再话,远处奔来的袁卫已经杀到了跟前,手中紫金鞭已经横扫而来。

黄虎正要应战,确是身后的又是七八个雄壮的大汉已经杀到,一摸寒光刺来,却是褚羽的丈八蛇矛一招将袁卫的紫金鞭挑开。

只不过只交手一招,袁卫也是顿时一惊,他的紫金鞭一鞭扫出有多大的力气他是清楚的,竟然被人随手挑得偏离了方向。

心道,只是这个和王妃大战的士兵就不是泛泛之辈,怎么又冒出一个这等高手,那陈平的大军里到底有多少高手。

正在袁卫震惊之时,便听褚羽笑道:“既然你要打,我来陪你玩玩,偷袭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别我不照顾你,你和我打,是生是死,算我褚某技不如人,你要是将他伤了,一会儿他大哥回来,可不管你们什么身份,全都得死”

谁这么霸气?

知道我们是谁吗?也敢这么胡吹大气,且不老子袁卫一个正三品的秘蝶司统领,身后还有一个银州的镇抚史,和一个北业王呢?你也敢杀?

牛皮不是你这样吹的,你怎么不上天呢?

褚羽见他一脸的不屑,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一样,随手指了一下漫山遍野堆满了尸体的战场,继续道:“你自己看吧!这些人就因为杀死了咱们护送粮食的一个民夫,就被他大哥全给杀了”

单文都,魏史可闻言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心里猜测这些人都是陈平的护粮军干的,可这会儿听对方的一个将领亲口出来,还感觉如在梦中。

单文都指了指满战场的尸体:“就因为他们杀了你们的一个民夫,你们陈将军就把他们全部杀了?”

“可不是嘛!”

褚羽叹了一声,忽而,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勐一拍脑门:“哎呀!不好意思,记错了,其实也不是他们杀的,就是他们的马受惊了,给踩死了一个民夫,所以陈将军就把他们全给杀了。”

“噗”

“就因为人家的马受惊了,踩死了你们的一个民夫,你们就杀了人家十来万人?”

单文都和魏史可快疯了。

袁卫也傻了,第一次听这种大战,弄了半天是因为这种事。

还有没有规律了,你陈平搞没搞清楚,这是在人家元蒙国的地盘上啊!不是你的蜀州城啊呸!蜀州城好像也不是他陈平的。

还打个毛的架啊!袁卫将紫金鞭收入壳中,看来是得发挥一下监军的职能指责了。

老脸一寒,摆出一副很有官威的架势,拿出一个金牌:“本官乃新任护粮军监军,你们陈将军呢?在哪里?本官限他半天之内来见我,不然后果自负”

话是完了,不料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动,两三万个骑兵全都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一直看到袁卫心里都发毛了,他大喝道:“快去派兵去找你们陈将军啊,还傻站着干什么?别逼本官军法从事!”

大军还是没有一个人动,大家依旧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袁卫尴尬了。

魏史可和单文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什么情况。

一直等到袁卫都尴尬得老脸通红了,才听几万骑兵里有人好心道:“噢!那个监军是吧?我们不是你的护粮军,你可能找错人了?”

找错人了?

擦!

这还能找错人?

袁卫大怒:“你们的主帅叫陈平没错吧?”

大军里又一个骑兵接话道:“是叫陈平没错,可是我们不是你的护粮大军啊!你们朝廷派给陈将军的三千大军,因为在铜牛山的时候不听陈大人号令,被别人全给干掉了!”

到这里,那士兵坐在马上双手一摊,继续好心提醒:“那个监军大人,你的军队在铜牛山,你应该走哪里去发号施令,到我们这里来,你是真走错地方了”

袁卫:“”

他已经快吐血了,他发现他竟然无可辩驳。

人家没错,朝廷确实只派了三千军队给陈平,还真是全都死在了铜牛山。

没有兵,你监军,监个毛的军啊!

这脸算是彻底丢大发了!

咳咳

魏史可咳了两声,帮着袁卫化解一下尴尬的场面,拱手道:“这位将军,你们陈大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咱们亲自去找他也可以的”

褚羽又忽而想到了刚才的话还没完,自言自语的道:“你他两的大哥啊?

早上就离开了,是去把这十个部落的首领全给杀了就回来

哦没事儿,你们不用紧张,最多三五天时间就会回来的

所以,哪位监军大人啊!我给你,你千万别动他们两个,他两大哥的脾气真的特别暴,你吧,在咱们武朝,人家元蒙国的哈良,默特这些部落的首领,怎么着也是直隶总督或者王爷一类的大官吧!人家还不是照杀不误,你们的官再大,还能大得过封疆的直隶总督和王爷啊”

单文都打了个哆嗦,感觉脖子一阵冰凉,你特么王爷长王爷短的,不就是给老子听的吗?

难道就因为老子没让你们进城,陈平就要将我也杀了?

魏史可,袁卫集体晕倒。

当然,他两可不是因为褚羽陈平杀人而害怕!而是陈平那疯子杀了人家整整十万大军还不心甘,竟然还跑去灭人家老巢了,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

我的哥,你到底是来送粮食的,还是来发疯玩的啊?(未完待续。。)